找回密码
 注册
搜索
热搜: 活动 交友 discuz
查看: 483|回复: 3

[原创] 躲在衣橱里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8-9-8 20:10:03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本帖最后由 若婴 于 2018-9-14 19:11 编辑

躲在衣橱里

文/若婴

(1)

      祥生发现,最近妻子芸芸的外卖叫得忒多,几乎天天叫。
      花钱是小事,祥生不怕花钱,他挣到钱。
      结婚时,祥生对芸芸说:“我负责挣钱养家,你负责貌美如花”。一句誓言,让祥生成了网红。
      成了网红的祥生没有食言。他果然是挣钱的好手,每月十号,数万元的工资准时到卡不算,多劳多得的提成,以及奖金、绩效等等,一年至少也有三、四十万的收入。
      祥生还发现,给芸芸送外卖的小哥,常常是一位眉清目秀的小白脸。除了送,他还揽件,帮芸芸寄快件。祥生纳闷了,一个送外卖的,整天风吹日晒的,脸怎么就黑不了的呢?
      最让祥生受不了的是,貌美如花的芸芸从外卖小哥手里接过外卖时的那个表情——妩媚、动人,亲热有加。
疑窦一旦产生,就会如脓包般鼓涨起来。
      这几日,在设计院工作的祥生颇有点儿心神不宁,眼前时常浮现出芸芸的媚笑和外卖小哥的小白脸。祥生甩甩头,眨巴眨巴眼睛,努力将思绪集中到手头的设计作业上来,可思绪乱飞,不听使唤。
      不行,得探个究竟。祥生说到做到。
      早晨,西装革履的祥生,拎着公文包对正准备出门晨练的芸芸说,中午单位有饭局,不回来吃饭了。
      芸芸“哦”了一声,“你不回来,我也不烧饭了,叫外卖。”又是外卖。祥生撇了撇嘴角,摇了摇头,走出门外。
      芸芸紧随其后,锁好门,小跑着跟了上去。
      只见走在小区石子道上的夫妇俩,一个英俊潇洒,阳刚气十足;一个美丽动人,活力无限。实乃是人见人爱,天造地设的一对可人儿。
      祥生去地下车库取车,芸芸则步入小区的环形道小跑起来,渐渐融入晨练的人流中去。
(2)

      双手拎包的芸芸,和一起晨练且又一起去超市购物的林丽在电梯口挥手作别。
      俩人的家在同一幢洋房,芸芸家住3楼,林丽家住6楼。
      芸芸腾出一只手,掏出钥匙,插进锁孔,刚转半圈,锁就开了。
      “咦?明明上保险的呀?可?”芸芸纳闷起来。
      芸芸锁门喜欢上保险。上了保险的锁,钥匙得转一圈半,锁才能打开呢!
      “不好,门锁被动过了,难道是贼?”芸芸立即警觉起来。
      “要是家里有贼,岂能只身进屋?”芸芸连忙拔出钥匙。
      为了不打草惊蛇,她慌慌张张地给楼上的林丽发了条短信——
      请下来,帮帮我,我家好像进贼了。
      刚出电梯的林丽一见短信,立即回头,摁电钮,下。
      林丽下到3楼,和芸芸一起,蹑手蹑脚地开门、进屋。
      瞧瞧客厅、瞅瞅餐厅都没啥异样,再看看卧室、厨房、卫生间,也没丢啥东西,更没个人影。
      林丽说:“不是都好好的么,你神经过敏了吧!”
      芸芸说:“我清楚记得,刚刚出门,锁门时肯定上了保险,可现在开门时发现保险被打开了,肯定有问题。”
      芸芸再次进卧室翻箱倒柜地查看,发现,仅仅床上少了一个抱枕。
      “会不会贼刚进门,听到你开门的声音,被吓跑了,顺带偷走了抱枕。”林丽接着说,“都说,贼不能空手而回的哦。”
      “跑,往哪儿跑?从3楼跳下去,不死也伤了。贼不会这么傻,或许贼就藏在屋里呢。”芸芸的分析,让林丽紧张起来。
      “会不会躲到阳台上去了?”
      “有可能,去看看。”想到一处的俩人,随即一起蹑手蹑脚地走向阳台,猛地掀起阳台上的遮阳布,还是啥也没发现。索性返身,拉扯起一扇扇窗帘。窗帘后面也没人。
      “报警吧!”林丽建议。
      “报警?就因为怀疑,就因为丢了一个抱枕?”
      “不要犹豫,打110。你不打,我打。”林丽果断地拨打了110,说,警察马上就到。
(3)

      十分钟后,警察果然到了,一老一少,俩人。
      问询、查看、笔录过后,老警察说:“既然没丢啥贵重的东西,也算不上个事儿。以后呢,不到万不得已,不要轻易拨打110,要知道,有多少急事、难事等着110去处理解决啊!”
      芸芸连连点头,表示认可。
      一直负责记录的年轻警察合上记录本,对老警察说:“权叔,忽略了一个地方,衣橱。”
      “还真是,快快快,去瞅下。”被唤作权叔的老警察指挥道。
      电影中经常发生的桥段居然在现实生活中上映了。
      只见芸芸领着年轻警察来到衣帽间,打开立式衣橱门一看,果然有人。那人正倚着床上丢失的抱枕,在玩手机游戏。
      年轻的警察还未开口,芸芸就先嚷嚷起来:“怎么是你,你不是上班去了吗?”
      原来,躲在衣橱里的,是祥生。
      洋相出大了的祥生,尴尬地从衣橱中爬了出来,整整衣角,抓耳挠腮地说:“本来是去上班的,忽然想到有一款游戏战未打完,就赖家里继续玩了,怕你发现嘛,才躲在衣橱里。”
      祥生的一席话,笑疼了林丽的肚子,她说:“见过爱玩的,没见过有你这么玩的。”
      老警察权叔则说:“瞧你西装别挺的样儿,也不像个沉迷游戏的主儿,真是人不可貌相啊!”
      小警察抿着嘴笑,又在记录本上刷刷地添上了几笔。祥生歉意地伸出双手,和俩警察握手,打招呼,说抱歉。
     一旁的芸芸,气得咬紧了嘴巴,一句话不讲,成了一个闷葫芦。
(4)

      警察和林丽刚离开,芸芸就和祥生杠上了。
      芸芸抢过祥生的手机说:“别演了,你啥时玩过游戏了?你懵得了别人,懵不住我。”
      “信不信由你,我才学会玩的,瘾大!”祥生嘴犟。
      “玩就玩吧,你干嘛躲衣橱里玩?鬼鬼祟祟的,你心里想的劳什子,我都晓得。”芸芸越说越火,“人模狗样,疑神疑鬼。”
      “嘴放干净些,你说谁是狗啊?谁鬼鬼祟祟啦!”祥生反驳。
      “说的就是你,想抵赖不成。”芸芸指着祥生吼道,气势汹汹。
      祥生不甘示弱:“说你自己的吧,你才鬼鬼祟祟呢,我就是躲在家准备捉鬼的。”
      “鬼?哪来的鬼?你今天将话说清楚了,说不清楚,这日子也没办法过了。”芸芸的声音带上了哭腔。
      “说就说,谁怕谁?我就不懂了,论长相、论收入,我那点比不上那个送外卖的小白脸了?想红杏出墙的话,也找个胜过我人的哪!”憋不住的祥生暴露了底细。
      “啊?原来如此,恶心,真恶心。自己是个强盗心,还怀疑别人三只手呢。”芸芸正色道,“好,既然你怀疑我,刚刚怎么不当着大家的面说出来呢?还装样子、编借口做啥呢?是男人,就应该敢做敢当,别做怂包。”
       “我要的是证据,没有证据,说出来你不怕丢人,我还怕丢人呢。”
      “丢人?丢你个狗大头。你躲在衣柜里捉奸,就不怕丢人啦。你要证据,是吗?好,我给你证据!今天我又点了外卖,马上人家送来了,你尽管拿证据好了。”芸芸觉得祥生简直不可理喻。她气呼呼地说完,一头钻进书房,“扑通”一声,关上房门,还锁上了保险。
      芸芸的话,呛得祥生搭不上腔,憋在客厅的沙发上楞楞地发起呆了。
(5)

      门口的可视电话响了,祥生起身接听,是送外卖的,一位中年大叔。
      大叔将外卖送上楼来,见签收的是祥生,便讨好地招呼道:“大哥在家呀,大姐呢?”
      比祥生大得多的外卖大叔居然唤祥生为“哥”,让祥生好大不自在。
      “出去了,不在家。”不想吱声的祥生随便编了借口。
      “哦,哦,那么请你将这两本书转交给大姐吧!”外卖大叔窸窸窣窣地从挎包里掏出书,郑重地交到祥生手里。
      接过书的祥生心生好奇,问:“这是?”
      “这是我儿子小强让我转交给大姐的,多谢大姐半年来对小强的照顾啊,不但照顾了生意,还借了不少书给他读呢。”
       借书,在祥生家常有的事儿,但从没听芸芸说过借书给外卖小哥,莫非是?祥生索性打破砂锅问到底:“你儿子呢,不送外卖了?”
      “呵呵,他上大学去啦,考的是北大中文系哦!”大叔满脸幸福。
      “北大中文系!”这几个字眼,让祥生肃然起敬。他“腾”的一下伸出一只手,握住大叔的手说:“不错,不错!祝贺,祝贺!高材生还送外卖啊!来,来,来,请进屋坐坐吧!”
      大叔歉意地笑着,说:“就不进屋了。本来呢,小强今天亲自送来的,可他被高三班主任拽过去给学弟学妹们介绍学习经验了。小强能考取北大,多亏你家大姐呢。小强说了,读了大姐推荐的书,他的作文写得顺溜了,高考作文得的是满分哩!”
      “这么优秀的孩子,你居然让他送外卖?他又哪里有时间送外卖呢?”祥生的口气,略显责备。
      “我和他妈双双下岗,人到中年,又没有一技之长,工作不好找,只是做做临工、打打杂,所以手头很不宽裕。这孩子懂事、机灵,说是为了体验生活,就利用星期假日送起了外卖,还教会了我。这不,我家的收入也有保障了。好了,不耽误大哥的时间啦,请你一定帮我谢谢大姐哦!”说完,大叔一脸自豪地告别离开了。
(6)

      原来,外卖大叔是以他儿子的口气称祥生为哥的。祥生摩挲着外卖大叔送还的书籍,内心久久不能平静。
      小人,真是小人。他狠狠地骂了自己,只觉得自己龌龊。
      说实在的,祥生真的不应该怀疑芸芸。
      为了爱情,大学毕业后,独生女芸芸只身随祥生落户省城,成了全职太太。由于爱好文学,操持家务之余,看书、写作成了她的最爱,因而常有文章见多报端。虽然不能靠文字养家,却也结识了不少文友,小强便是其中的一位。
      半年前的一天,芸芸手里拿着本地的一张晚报,目光盯着一篇《合欢树》的散文,边走边看,开门接外卖。送外卖的,正是小强,《合欢树》的标题也吸引了他的目光。小强说:“大姐也喜欢看散文啊,这篇散文写得忒好,我昨天看过了。”
      他乡遇知己了。惊讶之余,芸芸激动地说:“你看过呀,你认为它好在何处呢?”
      小强顿时叽叽咕咕地说了起来。
      小强对《合欢树》的解读,让芸芸刮目相看,尤其是小强对作者写作心理的分析,真是说到芸芸的心坎里去了。
      芸芸说:“你不知道吧,这篇文章的作者就是我啊。谢谢你的喜欢!”
      这回,轮到小强惊讶了。
      就这样,两个文学爱好者之间的友谊开始了,他们成了微信好友。
      当芸芸了解到小强家的经济情况后,动了恻隐之心。于是,点外卖的次数频繁起来。没想到,却让祥生起了疑心。
      知错就改,善莫大焉。
      自知愧对了芸芸的祥生,放下手中的书籍,咚咚地敲起了书房门,边敲边忏悔——
     “亲爱的,开开门,甭生气啦,都是我的错。我混蛋,我小心眼;我弱智,我愚不可及。从今往后,我保证,谁再疑心,谁小狗。”
      书房内,被祥生逗乐了的芸芸,掩面而笑,就是不开门。

2018.07.28

评分

1

查看全部评分

发表于 2018-9-8 23:18:11 来自手机<渎雁襹詫颠E渎雁襹詫颠>| 显示全部楼层
赏读,挺有趣的一篇!
发表于 2018-9-12 01:20:15 | 显示全部楼层
情节生动更有趣
发表于 2018-11-30 17:46:59 来自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语言简单到简练,多写小说不是坏事!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QQ|小黑屋|手机版|Archiver|醉里挑灯文学网 ( 苏ICP备15038944号-1

GMT+8, 2019-1-18 01:59 , Processed in 0.198742 second(s), 11 queries , File On.

Powered by Discuz! X3.3

© 2001-2017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