找回密码
 注册
搜索
热搜: 活动 交友 discuz
查看: 141|回复: 6

皂荚树,腊树村的名片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8-12-26 19:31:34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本帖最后由 顾林 于 2019-1-6 10:06 编辑

皂荚树,腊树村的名片
              
     
       一座城市有一座城市的名片。一个乡村,也有其独特的历史风貌和人文环境,我们不妨把这个“风貌和环境”看作是乡村的一张生态名片。
  
       地处兴化兴东镇北部的腊树村南邻兴东镇,交通便利,新修的231省道和351省道从村前穿过。同时与在建的知音山花山花海风景区仅隔1500米左右,西距著名的千垛油菜花风景区,也只有十多公里的路程。村辖区内河网纵横,各类特色养殖资源丰富,鱼虾满塘,螃蟹尤丰。腊树村文化底蕴深厚,民风淳朴,自古涌现出不少能人雅士,抗日英雄等新时代“弄潮儿”。
     
  
       腊树村原名张庄,600多年前以张姓人口居多。明洪武赶散期间有张氏兄弟从苏州阊门迁入到“张庄。”此时的“张庄”只是“鲫鱼湖”中的一个个小土墩。兄弟俩在湖中插草为标,占垛为庄,其兄居东、取名大张村,弟居西、取名小张村。从20世纪初,张姓人口渐渐稀少,到20世纪三十年代,张姓人口只在小张村存有。究其原委,因素种种,主要还是因张氏子女婚配不佳,导致所生人丁逐渐下降。
  
       约康熙40年(公元1701年)左右,腊树村顾姓始祖,缸顾寅伯公后裔顾腊公从居住地兴化城迁到张庄村。之后,顾氏人口日益繁衍壮大,至道光年间,顾姓便成为张庄的第一大姓,占全村人口的40%左右。清乾隆年间顾氏后人为缅怀先祖,将张庄改成了腊张,取顾腊的名为村名的开头。后来就腊张的村名,在民间还有一种传说,即腊张不能开澡堂。在乡民口中,将腊张说成了“邋脏”即谐音为“邋塌、肮脏”之意。
  
       到了清朝末年,村中太平庵内的皂荚树,历经100多年的生长,在当地周边已经成了家喻户晓的神树,据传皂荚树是由清乾隆时期,古太平庵(现太平寺)法号鸿德当家师栽种于乾隆30年,即公元1765年,距今(公元2018年)已有253年树龄了。鸿德法师,浑名癫和尚,原东鲍乡唐朱村人。关于太平庵,据原村大队会计、长寿老人居栋昌回忆,本村密智和尚曾在上个世纪60年代初讲过,太平庵在那时就有400年左右的历史了,约建立于明嘉靖年间。密智和尚生前建了一座小庙,同年重塑龙王菩萨金身,约1974年左右密智圆寂。
  
       皂荚树浑身都是宝,具有广泛的工业用途和医疗价值,荚果、种子、枝刺均可入药,皂角还可当肥皂使用。故皂荚树又名“将军树”,有守护、祛病、辟邪之神效。每逢春夏秋三季,树身总是碧绿碧绿的,远远望去,茂盛的皂荚树似一个偌大的油布伞覆盖在人们头顶上空,它保佑着全村人平安健康、福寿富贵,幸福吉祥。
  
       清嘉庆25年(公元1820年),一场“瘟疫”风暴过后,村民为了感恩,大家出资修建了太平庵和龙王庙各一座。后太平庵毀于抗日战争时期,龙王庙在解放战争中被国民党反动派所拆。2014年,由全村村民筹款60多万元,修建了太平寺大殿三间,厢房四间,大殿院中有高9.8米,直径1.8米的铸铁宝鼎一尊。同是嘉庆25年,霍乱在兴化地区传染,腊张村不少人染此疾病。由于当时农村医疗水平极低,村民们纷纷到村中的太平庵中烧香拜佛求仙方。那天正值大雨倾盆而下,很多求仙方者都被围困在庵前的一棵粗壮的皂荚树下,这棵皂荚树相传已有数十年寿命,具有灵气。雨水从树上滴落到人们手中的碗里,众人将盛有“仙水”的碗端回家后,说来真神奇,凡患者一喝就好。这件事一传十,十传百,四乡八村的人都慕名而来求“仙方”,皂荚树从此成了人们心目中的神树。此后不久村民认为“腊张”这个庄名不好听、不吉利,一致要求改村名。于是有人提议,庵中的皂荚树救过许多村民的命,何不用树来命村名。大家一致认为有道理,遂把“腊张村”改为“腊树村”,人名与树名合并一直沿用至今。据考证“腊树村”的村名成立时间应在嘉庆末年与道光元年之间,这就是腊树村村名的历史由来。
  
       然而此百年古树也是历经磨难,饱受沧桑。1941年间,日寇侵占兴化城后,大肆扫荡,实施三光政策。沿河(海河)一带百姓遭殃。日军在苏北盐阜大地和苏中地区,妄图扑灭我抗日烽火,伪军刘湘图22师师长,侵占海河一线,沿河筑炮台修碉堡,封锁水陆交通,骚扰百姓,阻止我军抗日。在腊张村,以伪军乡长陆加祥为首,拆庵堂砍树木,并欲毀掉这棵百年古树。时伪保长张如珍父亲张春辉,带领群众跪求,保留下这棵皂荚树。后我军为了保护百姓生命财产安全,保护抗日革命力量;为阻扰日伪军汽艇扫荡,再次欲拆庵堂、砍树木、打坝头,我军区委负责人,魏振明父亲魏刘路,带领群众求情,这棵大树才得以幸存。
  
       解放后,1958年大跃进时代,公社负责人付鸿业搞水利建设打造车辆化,也想砍伐这棵古树,经群众百姓阻止,未能砍成。到了1966年文革期间,以王道成为首,搞破除封建迷信活动,不让老人们逢年过节初一、十五,在大树下烧香拜佛,又想砍伐此树,终未得成。
  
       这棵古树在数次劫难中得以幸存,历经一百多年风霜雨雪,吸收天地之灵气,日月之精华,巍然挺立,越发茂盛粗壮。乡民们对此树的顶礼膜拜,愈来愈出神入化。
  
      有这么一个传说,在20世纪八十年代初,本村河南一村民到村办加工米厂碾米,由于当时的供电资源紧张,一般晚上才来电,甚至要等到夜里。当时村民们都是白天干活,晚上才到米厂碾米。一天夜里,该村民撑船经过太平寺东边的河沟时,抬头发现皂荚树上,灯火通明,异常光亮。定睛细看,仿佛有几条金龙盘卧在大树的各个枝丫上。当场吓的他一身冷汗,瘫倒在船上。后经多方治疗无效,最后还是到古树下祈祷膜拜,用树叶熬汤饮服,才逐渐恢复健康……
  
       说起腊树村的古树名木,还要提到相邻皂荚树仅30米左右的一棵黄杨树。据传黄杨树距今也有近200年的树龄了。俗话说“七楝八桑九年槐,要用黄杨转世来。”什么意思呢?是说黄杨树生长期漫长呀!据老人讲:“一棵黄杨在院保一家,出了墙头保一巷,过了屋脊保一庄。”所以说黄杨树又被百姓称为“太平树”。
  
       约清光绪32年,当时江鸿喜的弟子,二巴子在此棵树旁的古瓦房子中开石粉坊,因生意不好搬到东鲍居住,房子由田茂德购买。至新中国改革开放后,田家搬迁,此房虽无人居住,大树也无人管理,但长势仍然十分旺盛,四季葱葱绿绿,芳香飘逸。
  
     
       皂荚树又名“将军树”,黄杨树又谓“太平树”。腊树村在两棵古神树的护佑之下,百姓日趋兴旺,人民幸福安康,长寿老人员数众多,神树历来并继续保佑着一庄村民风调雨顺,安泰祥和。我们祈愿腊树村的这张“名片”,常青不谢,永不褪色!
  
发表于 2018-12-26 21:49:42 来自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赏读!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8-12-27 15:54:02 | 显示全部楼层
有些树因为一些变故,就长成了传说
发表于 2018-12-27 17:37:32 | 显示全部楼层
学到了不少知识,感谢分享。
 楼主| 发表于 2019-1-2 15:19:33 | 显示全部楼层
谢谢楼上的老师们关注留墨,问候新年大吉,猪(诸)事顺意。
发表于 2019-1-5 09:11:44 来自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神奇的皂荚树!
发表于 2019-1-5 20:05:29 来自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此文中地方色彩、历史、人文都描述的很到位。皂荚树的背后有很多闪光点!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QQ|小黑屋|手机版|Archiver|醉里挑灯文学网 ( 苏ICP备15038944号-1

GMT+8, 2019-1-19 07:13 , Processed in 0.226737 second(s), 9 queries , File On.

Powered by Discuz! X3.3

© 2001-2017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