找回密码
 注册
搜索
热搜: 活动 交友 discuz
查看: 243|回复: 6

燃香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8-12-29 12:43:24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本帖最后由 小虫卧草 于 2018-12-29 13:07 编辑

052501svuq3z63xx3zwu0v.jpg




    引:“多谢了,多谢四方众乡亲,我今没有好茶饭哪,只有山歌敬亲人,哪,敬亲人。山歌好嘞,好似热茶暖透心,世上千般咱无份,只有山歌属穷人……”
  
  八十年代初,正是改革春风在祖国大地开始劲吹的时候,我在家乡的建筑队里工作,游走于山旮旯里跟着我师傅学泥水,为了乡亲们不随地拉野屎,树立文明的风气,到处建公厕。我师傅其荣叔是班长,领导着我们七八个人。我师傅说革命工作不分贵贱,都是为人民服务,建公厕这个平凡的工作于我也是很重要的,所以我很快乐。
  
  那时我还是个十六七的楞头青,啥事不懂,用师傅其荣叔的话来说,就是个“懂个屁”。因为我做小工不停地挑来的砖石和砂浆,让我几个干活的师叔伯,连停下手来抽口烟的机会都没有。为此,我还获得了县里授与的“新长征路上青年突击手”的光荣称号。
  
  但我师傅不以为然,骂我是“挑屎都不会偷吃”的笨蛋。我对我师傅所说心服口服,因为我是真笨。只是我就弄不明白了,屎也可以偷吃的么?但也别说,现如今还真有很多人嗜好吃屎,说屎真香,这就更让我弄不明白了。
  
  后来有一天,我一拍脑袋终于想明白了,这世界不是那么简单的,做好你自己,但不顾及别人,也是不厚道的。正所谓“人人为我,我为人人。”“有难同当,有福同亨。”还要“大家好,才是真的好。”
  
  记得那年那月那日,正是秋凉时分,我大师兄司徒自愿做东,请我们到县城看电影《刘三姐》,还顺便请我们上县城最著名的人民大酒楼吃了顿“安乐大茶饭”——也就是吃个馒头,饮壶茶,名曰:饮茶。但服务员瞧不起我们这群又脏又穷的工人阶级泥水佬,终于发生矛盾被大骂着扫地出门。这事儿对我影响很大,以至于我的行为和思考,于今和有些人的似乎不怎么一样,也就不难理解了。
  
  事情经过是这样的:作东的司徒大师兄到柜台交钱点了一壶茶,请我们每人吃一个馒头,这真是高级享受啊。茶喝光时馒头还没吃完,我大师兄斯文地说:“服务员同志,加水!”那天我大师兄出门时头发抹了猪油,光可鉴人,工装也整洁得很,没沾上泥灰,所以说话就不敢和在工地干活时那样粗鲁。但女服务员同志们就是视而不见,不屑理他。
  
  我师伯桂华叔便抱着揭了盖子的茶壶,屁颠屁颠跑向写着为人民服务标语的柜台,但很快便面红过耳,灰溜溜地走了回来。 “咋啦?”我师傅问。我师伯答道:“她们说她们已不是旧社会的丫环,可以让你们这帮咸湿泥水佬呼来喝去,她们早就当家作主站起来了。加水就要加钱,没钱就别咋咋呼呼象个大傻瓜!”
  
  “吓!”我司徒大师兄拍案而起,大声道:“瞎了你们的狗眼,领导阶级也敢欺负?我们工人阶级不是主人吗?!”我习武的二师兄阿牛也一脚踏在凳子上,撸袖子伸手朝前一指,呀呀,呸!就要大闹狮子楼了。我师傅一脚踹他屁股上,骂道:“混蛋!放下你的狗爪,给我老实坐下!”这时,茶楼的女服务员全跑来与我大师兄对骂,男厨师也跑出来看风景,有人手上还提了把切菜刀。
  
  好男不与女斗,况且做人要有骨气,我大师兄掏出十元钱一拍桌子上:“老子不做主人了,啥也没有,就是有钱,吹咩?”然后拉着我师傅我师伯,转身带领我们昂首阔步走下楼去。下了一半楼梯,我师伯桂华叔又屁颠屁颠跑上楼来,摸起桌上的十元钱。水中天地,泥里乾坤,我师伯桂华叔你叫他做什么都可以,就是不做大傻瓜。
  
  经历了这件事情后,我那一贯沉默寡言的师叔阿孖乸,经过几天的认真反思,终于发现了这样的绝对的真理:“国家落后就要挨打,人穷命贱就要挨骂。”难道不是么?此外,阿孖乸师叔还唯独对我说:你小子要读书!此前只有师傅其荣叔对我说过这样的话,而他从没对我说过。
  
  是的,国家落后就要挨打,纵观近代史,积贫积弱的旧中国就是很好的例子。所以,我们国家再不能贫穷落后了,要不,靠啥去战胜美帝国主义?如何去消灭日本鬼子,夺回钓鱼岛?要知道光喊口号打嘴炮是不行的。人穷命贱就要挨骂,此句本是俗世俚语,也就不用我多解释了。至于师叔和师傅要我读书,无非是要我读书明理。这事儿我几十年后才弄明白,这还多亏我听了师傅和师叔的话,后来终于跑去念书的缘故。但这并不是说我已明理,而是明白了读书能明理的道理,不再人云亦云罢。
  
  “多谢了,多谢四方众乡亲,我今没有好茶饭哪,只有山歌敬亲人,哪,敬亲人。山歌好嘞,好似热茶暖透心,世上千般咱无份,只有山歌属穷人……”如今想来,我大师兄司徒一定是听了电影《刘三姐》里的插曲“只有山歌敬亲人”,才会突发奇想请我们上酒楼吃大茶饭——吃个馒头饮壶茶的。虽然没有吃好就被人赶了出来,但我还是很感激大师兄让我经了风雨见了世面,毕竟那时人穷,上酒楼不是随便上的。
  
  又是岁末,冷。今夜,我独坐于窗前,静静地听着音响里传出来的《只有山歌敬亲人》这首老歌,让歌声染上夜色在我身旁的空气中弥漫。忽然想起往事,有些伤感,有些凄凉,想起我初踏社会的人生导师其荣师傅、桂华师伯和阿孖乸师叔,以及给了我青年时代无限快乐的师兄弟们,不得不提笔写下如下一些的文字。
  
  那年我去念书离开故乡后,就再也没见过我师傅他们了,不是我无情,是人世有太多的无奈。我师傅和师叔、师伯都老病而死了。二师兄阿牛也死了,死相不好,因为是习武之人,原因我就不说了。另外,曾经老是跟着我跑故乡河里游水的外号叫“憨出”和“憨入”的两个师弟也死球了,全是疯了之后死的。至于我大师兄司徒,他是华侨亲属,后来便凭此万里迢迢跑到大洋对面邪恶的美帝那里去了。如此自然凶多吉少,我估计他也死了,因为几十年了,资讯已如此发达,他却音讯全无。
  
  如今,只有我苟活于人世。师傅、师伯和师叔,还有师兄和师弟们啊,你们全都不在了,天意吗,你说我是幸运还是不幸?人世无常,早知如此,我何苦读书明理?就算明理也换不来快乐啊!这个世界于我早已无趣得很了。我宁愿还是故乡那个无忧无虑砌厕所的建筑小工,从此不踏出故乡半步,只要你们还都活着。
  
  师傅,师伯,师叔和师兄弟们啊,天堂之上可都安好,吃饭了么?人世间的道貌岸然我见多了,但我只怀念你们的善良正直和朴实。冬日里,一壶茶,一个馒头,苟活于混沌浊世的我,又一次为你们燃香了!





发表于 2018-12-29 16:10:53 | 显示全部楼层
看你的文章,总有些年代感,看了这篇,终于能捉摸出你的年纪了
发表于 2018-12-29 17:56:54 来自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对于历史而言,昨天就是今天的历史,过往就是现在的历史;但对于时间而言,历史未必就是昨天和过往。但愿在有些时间内,有些历史不再重复!
发表于 2018-12-29 23:59:23 来自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我们都活在历史中……
 楼主| 发表于 2019-1-9 11:19:18 | 显示全部楼层
林慧妮 发表于 2018-12-29 16:10
看你的文章,总有些年代感,看了这篇,终于能捉摸出你的年纪了

老人了
 楼主| 发表于 2019-1-9 11:21:16 | 显示全部楼层
斜阳 发表于 2018-12-29 17:56
对于历史而言,昨天就是今天的历史,过往就是现在的历史;但对于时间而言,历史未必就是昨天和过往。但愿在 ...

可能吗?但愿。
 楼主| 发表于 2019-1-9 11:22:56 | 显示全部楼层
碧云天下 发表于 2018-12-29 23:59
我们都活在历史中……

轮回之中。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QQ|小黑屋|手机版|Archiver|醉里挑灯文学网 ( 苏ICP备15038944号-1

GMT+8, 2019-3-27 09:55 , Processed in 0.217592 second(s), 11 queries , File On.

Powered by Discuz! X3.3

© 2001-2017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