找回密码
 注册
搜索
热搜: 活动 交友 discuz
查看: 4129|回复: 1

年少从戎壮怀激烈 英雄暮年不忘初心——访新四军老兵吴元章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9-1-4 12:59:17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年少从戎壮怀激烈  英雄暮年不忘初心
——访新四军老兵吴元章
顾少俊
吴元章,新四军老兵,1926年8月出生于泰州市姜堰县大伦镇,现住泰州市区。吴元章经常出钱帮助所在小区里的困难户,长期资助5家特困户,最近打算再资助两户困难家庭,女儿正在帮他物色。吴元章所在的小区,上至耄耄老人,下至3岁孩童,提到吴元章,没有不竖大拇指的。吴元章多次被泰州市多家单位授予“优秀共产党员”、“先进个人”、“先进党员”等荣誉称号。
2018年12月,本人两次走访吴元章。吴元章虽然已过鲐背之年,但耳不聋,眼不花,思路清晰,面对采访侃侃而谈。

1937年8月13日,日军进攻上海,战火很快蔓延到吴元章的家乡。1938年春天,日军到姜堰乡下扫荡,吴元章随大人乘船躲到荒田里。日军抢不到粮食,在大伦镇附近打死数十名老百姓,最惨的是刘荣庆一家3口全被日军杀害。姜堰沦陷期间,日军犯下淊天罪行,给姜堰人民带来了沉重的灾难。
1943年,陈玉生司令带新四军来到吴元章的家乡,成立抗日民主政府,积极宣传共产党的施政纲领和抗日主张,组建各区、乡政权,请当地有声望的乡绅担任区、乡长,组织县独立团,区、乡游击连,成立青抗会,妇救会等群众抗日团体,锄奸惩霸,减租减息,动员青年参军打鬼子。吴元章的哥哥参加了新四军,吴元章也要参军打鬼子,他找区长。区长对他说:“你暂时不要参军,在村里担任村长,维护后方稳定的工作也很重要。”区长耐心说服吴元章。吴元章要求入党,区长对他说:“入党的要求很高,一个共产党员必须没有私心,要全心全意为人民服务。你要入党,先要对照党员标准,严格要求自己。”吴元章牢记区长的话,担任村长期间,认真执行上级指示,工作开展得有声有色。
1944年1月,区长对吴元章说:“你的入党申请批准了!”吴元章激动得心都要跳出来了,他无法抑止内心的激动,热泪夺眶而出。在党旗下,吴元章庄严宣誓:为共产主义事业奋斗终身!区长对他说:“共产党员是为人民而生的,共产党人的理想是解放全人类!”在以后漫长的岁月中,吴元章一直记住这句话。
吴元章村里一个参军的小青年当了逃兵,部队派人找到村里。吴元章听说逃兵是自己村的,感到大大丢了脸,再也坐不住了,一定要挽回影响。他召集村里十几个十六七岁的小青年,对他们说:“不要在家种地了,和我一起参军打鬼子。你们哪个都不许做逃兵,谁做逃兵就不是我吴元章的朋友。”吴元章小时候是“孩子王”,担任村长后,为抗战做了大量工作,在村里威望很高,他一招呼,小青年们个个响应。
吴元章带十几个小青年到区里找区长要求参军。区长正在和陈玉生司令谈话,吴元章一行人风风火火闯进区大院。陈司令问清情况后,对吴元章大加赞赏,当即把吴元章他们编入新四军8团1连。

1连连长姓邵,大个子,山东人,跟随陈玉生多年。吴元章从邵连长那里知道陈玉生司令是一个了不起的英雄。
陈玉生是泰兴人,“九一八”事变后,加入上海抗日救国会。1938年,在泰兴成立抗日救亡大队,共产党派干部到他部队帮助开展工作。1939年2月,陈玉生经惠浴宇介绍加入中国共产党。1940年陈玉生任新四军3纵队副司令员,1941年任苏中军区3分区司令员。陈玉生历经大小战斗数十次,每次都身先士卒。
吴元章参军第3天,连队到陆家窑伏击日伪军。陆家窑离海安县城10里。部队离陆家窑五六里地时,侦察员送来情报,这次只有3个鬼子乘汽艇经过陆家窑。邵连长命令部队原地休息,他和钱前指导员带10名身手好的战士过去,准备活捉3个鬼子。
邵连长走了一个多小时,陆家窑那边突然传来一阵激烈的枪声,副连长赶紧带人赶过去,路上忽见钱指导员浑身污泥,踉跄而来,口言:“情报有误。我们12人中了日伪军埋伏,邵连长他们全部战死,我躲在水边芦柴棵下侥幸逃脱。”副连长带部队赶过去时,日伪军已撤走。
陈玉生决定拿下黄诗良村炮楼,给邵连长他们报仇。吴元章主动要求去黄诗良村侦察。黄诗良村在姜堰县城北面,距县城二十多里。吴元章是当地人,很快模清了敌情。黄诗良村里有十几个鬼子,100多伪军。村庄外围据点由伪军防守,十几个鬼子全住在村中大庙里。日军加固了大庙的围墙,在庙中建了一个岗楼。岗楼上有轻重机枪和迫击炮,火力可以覆盖村庄周围几里地。
陈玉生决定用一个营的兵力敲掉黄诗良鬼子据点。邵连长牺牲后,钱前接任连长,听说要打黄诗良岗楼,坚决要求担任主攻,为牺牲的战友报仇。是夜,部队悄悄把黄诗良村包围起来。这时,天下大雨,伸手不见五指。雨一停,陈玉生下令:“攻击!”钱前带部队一跃而起,率先冲了上去,战士们呈扇状向黄诗良外围阵地扑去,“哒哒哒……”沙包工事里、岗楼上,日伪军的轻重机枪响了,吴元章身边倒下了好几个战友。
陈玉生怒吼:“机枪掩护!狙击手,把那些火力点打掉!”机枪火力很快将沙包工事里的射击手压得抬不起头。狙击手几声枪响,岗楼上的火力点哑了。钱前的突击队很快攻下外围据点,抵近大庙。
大庙围墙很高,非常坚固。围墙的内侧紧靠墙壁是层层叠起的沙袋,构成坚固的沙袋围墙工事。吴元章事先侦察过,大庙东边原来有一个小门,鬼子住进大庙后,用碎砖和泥吧封起来,那地方是个软胁。爆破手按吴元章指定的地方把炸药包放好,一拉导火线,“轰!”地一声巨响,炸开了一个缺口,攻击部队冲进大庙。
“别打了!我们投降……”庙里的伪军打出了白旗。
半个小时后,枪声沉寂下来,黄诗良村全部占领。陈玉生见俘虏里没有一个鬼子,立即下令:“仔细搜索!”岗楼里面发现一个通往庙外的地道,十几个鬼子全部从地道跑了。打扫战场时,吴元章发现厕所里有动静,进去一看,一个鬼子兵躲在里面。那鬼子兵夜里到茅房拉屎,没来得及逃走,被吴元章活捉了。

陈玉生派人做那鬼子的思想工作,让他加入反战同盟,那鬼子同意了。陈玉生让他教新四军拼刺刀,他教得很认真。吴元章说:“日本的小学,拼刺是必修课。上了战场,日本兵个个是拼刺高手。陈玉生让日本俘虏教拼杀,提高了部队战斗力。”
吴元章抓俘虏有功,陈玉生把他留在身边做警卫员。1944年下半年,陈玉生患眼疾,带着军医、吴元章和一个警卫员从江苏出发去大连治眼睛。途经山东许世友的抗日根据地,许世友说:“去大连,要经过好几道鬼子封锁线,你们身上有枪,很难混过去。”于是,陈玉生让吴元章和警卫员到许世友办的军事学校学习,他和军医化装成商人去了大连。吴元章在许世友部队认真学习军事理论,并参加过实战演习,军事素质提高了不少。1945年春节后,陈玉生从大连返回,一行人又回到了江苏。
1945年4月,日军为加强控制高邮、兴化、泰州这一带的交通,调宝应城里伪军马佑铭团到兴化南边的周庄驻防。马团从宝应开到高邮,准备再由高邮向东去周庄。马团从高邮到周庄,除高邮城里的伪军护送外,还有日军掩护。马团调防要经过三垛镇。三垛镇在高邮和兴化两个县城的中间,镇前是东西走向的大河,北岸的公路与大河平行。苏中军分区选三垛镇东边的新庄至野徐庄这段长约7里的地带作伏击战场,设下口袋阵,准备全歼这股日伪军。陈玉生的部队奉命把守“袋口”。
陈玉生重视战前情报工作,派吴元章和警卫连黄连长到高邮县城及沿途乡村了解日伪军动向。高邮地下党告诉他们,马佑铭最近心情很好,日军已许诺,到周庄后升他为旅长。马佑铭对这次调防放心得很,他认为有日军护送,安全肯定没有问题。吴元章他们还了解到,几天前,鬼子派人沿调防路线侦察了一遍,认为没有问题。
吴元章和黄连长完成侦察任务后,返回驻地。他们出了高邮县城,走了大约十几里,突然看到对面有一伙鬼子。黄连长说:“咱们回头!”这时路边有一对小夫妻在地里干活,女的挖菜,男的锄草。女的猜出他们的身份,低声说:“不能回头!一回头身份就暴露了。”男的向他俩一招手,随手拿起地上的一个草帽戴到吴元章的头上。吴元章和黄连长一个低头挖菜,一个认真锄草。鬼子从他们身边过去后,那男的伸出四个指头说:“你们是这个!”新四军1942年就在这一带开辟抗日根据地。这里的群众觉悟高。

为了打好这一仗,警卫部队也投入了战斗。4月28日上午,吴元章所在的连队悄悄进入河北岸阵地,埋伏在距离公路50米左右的麦田中。
马团在300多日军和200多伪军的护送下,水陆两路从高邮城向东开拔,下午4点多,日伪军全部进入伏击圈。信号弹一响,陈玉生下令:“封住袋口!”河南、河北的部队以猛烈的火力向敌射击,一艘汽艇很快被击沉。船上跳到水里企图上岸突围的日军成了“活靶子”。公路上的日军急了,展开战斗队形冲了上来。这伙日军训练有素,战术动作娴熟,枪法很准,吴元章身边不断有战友中弹倒地,日军很快冲到阵地前。黄连长急了:“全体上刺刀!一个鬼子都不能让他跑掉!”说话间率先冲出阵地。双方在麦田里厮杀。
一个矮壮的鬼子连续刺倒几个新四军战士后,一转身向吴元章扑来,来势凶猛,刺刀夹着寒风,闪电般直奔吴元章的腹部。对方出手太快,双方离得很近,躲闪已经来不及了,吴元章脑子里一片空白。就在刺刀快要刺入吴元章身体时,那日军的大皮靴在田埂上一脚踏歪,刺刀刺偏了,刀锋贴着吴元章的腰部过去,身子随惯性冲到吴元章身边。吴元章趁机一刀刺入那鬼子后背,那鬼子“哇”的一声,倒了下去。吴元章的刺刀刚从那鬼子身上拔出,一回头,另一个鬼子手中的刺刀离他胸口不到一尺,吴元章以为这次必死无疑了,谁知刺刀没有刺过来,鬼子脚下打滑,仰面倒地,刀尖未到吴元章胸口,已自收回。吴元章心中大喜,上前一步,结果了那鬼子的性命。
吴元章和他的战友用白刃战打退鬼子两次进攻。翠绿的麦田里倒满了敌我双方的尸体。是役,我军歼敌1800多名,俘虏7名日军,缴获重机枪1挺,轻机枪10挺、曲射炮和迫击炮各两门……。曲射炮没有人会用,迫击炮会用的人也不多。陈玉生听说被俘的鬼子会用,就是不肯教。这次伏击战,陈玉生部队牺牲了不少老战士,心里正难受,听说鬼子俘虏顽固不化,火了,命令把那几个鬼子押过来。那几个鬼子进了指挥部,嘴里还在不停地叽哩呱啦。陈玉生指着闹得最凶的那个鬼子,对翻译说:“告诉他,让他教我们战士打炮,如果不同意,我就枪毙他。”翻译说:“他说,他是大日本帝国的武士,想让他教我们开炮,肯定办不到!”陈玉生一听,掏出手枪,上前对着那鬼子的脑袋扣动扳机,子弹没有呼啸而出——哑火了。警卫员小刘“刷”地从腰间拔出手枪,顶上子弹打开保险,把枪递给陈玉生……鬼子见陈玉生动真的,吓破了胆,连忙说:“我们教,我们教……”
这几门火炮后来在攻打兴化城时发挥了重要作用。1945年8月新四军攻打兴化城,西门几个碉堡火力很猛,新四军几次进攻受阻,部队伤亡很大,团长请求支援,上级调曲射炮过来,拿下了碉堡。

建国后,吴元章在泰州公安部门担任领导职务。他工作认真负责,多次获上级领导表扬。吴元章的廉洁是出了名的,下级的宴请,他从未参加过;带回家办公的稿纸不让子女用。在学校,子女上学填表,父母职业一栏填普通工人。子女们自谋职业,他没有出面找过人。
吴元章到南京开会,会议结束,经常主动帮助服务员收拾会场,提醒他们及时熄灯,检查厕所里的自来水龙头是否关好。他说:“我们的国家还不富裕,要处处节约。”吴元章衣着朴素,服务员以为他是混进招待所吃喝的骗子,悄悄报告单位负责人。招待所的一个负责人查看了他的证件,才知道他是来参加会议的领导。
有一个烈属,很长时间领不到补助金。她听说吴元章是个热心人,找上门说:“我儿子和媳妇在扬州工作,泰州民政局说我的补助应该由扬州发。扬州民政局说我住在泰州,应该是泰州发。现在两边都不发我钱。”吴元章两边协调,泰州、扬州来来回回好几次,终于让那烈属拿到了钱。有人问:“那人是你亲戚吗?”吴元章摇摇头。“是你战友的遗孀?”吴元章又摇摇头,说:“我不认识她。”把人民当亲人,设身处地为人民作想,全心全意为人民服务,是吴元章心中铁的准则。
退休后,吴元章长期帮助周围困难的居民。社区里的困难户,他每年春节前送上几百元。平时给他们买米、油和日用品。
有一次,吴元章无意中听说,天天在他社区附近扫大街的一个妇女,丈夫不在了,儿子读高中缴不起学费,他主动找上门,每年资助2400元,供那孩子上高中。在他的帮助下,那孩子后来考上了大学,现已成家立业。
吴元章虽然工资高,但是没有积蓄。他的钱都悄悄地用在帮助身边困难的人。这些事,他一直在做,子女们都不知道。
7月1日是党的生日。每年7月1日这一天,吴元章都要包上一辆小车,把社区附近的困难家庭和孤寡老人全部走访一遍,给他们送温暖。从退休那一天开始,三十多年,每年如此。吴元章说:“选这一天去看他们,是为了提醒自己,我是一个共产党员,要时时与人民心连心,同呼吸,共命运。”
2013年7月1日早上,吴元章身体不舒服,仍然坚持要出门。女儿奇怪:“爸爸,你今年88岁了,还有什么重要的事要办?我和你一起去吧!”
吴元章带女儿到超市买米、油、日用品,女儿问:“买这么多东西干什么?”吴元章轻轻地说“别奇怪,每年都是这样的。这些油和米,还有日用品是送给那些孤寡老人和困难家庭的。今天是中国共产党建党日,我是党员,要让他们感到党的温暖。现在我岁数大了,搬运这些东西感到吃力了,只好请你代劳了。我们共产党人要时时把人民利益放在第一位,把老百姓的冷暖放在心头,心中永远装着人民……”
女儿忍不住背过脸去,啜泣起来,现在她才感到,父亲比她平时看到的还要好,父亲的好超出了自己的想象……他心中有一盆火,温暖了许多人……
吴元章不忘初心,牢记使命!他永远没有忘记当年入党时立下的誓言:为共产主义奋斗终身!永做人民的公仆。
 
 
发表于 2019-1-4 16:27:15 | 显示全部楼层
这样的老 革命,老领导,真是让人敬佩啊!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QQ|小黑屋|手机版|Archiver|醉里挑灯文学网 ( 苏ICP备15038944号-1 )

GMT+8, 2019-7-18 13:25 , Processed in 0.058240 second(s), 9 queries , File On.

Powered by Discuz! X3.4

© 2001-2017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