找回密码
 注册
搜索
热搜: 活动 交友 discuz
查看: 237|回复: 8

那只白羽毛的麻雀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9-1-10 00:56:45 来自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本帖最后由 碧云天下 于 2019-1-11 10:42 编辑

那只白羽毛的麻雀

作者:碧云天下


        一只白色的麻雀,是的,没错,披着一身白色羽毛的一只刚刚学飞的小麻雀子,在高高的深绿色老榆树丛中分外醒目。枝头上並排的还有它的雀兄或雀妹,叫喳喳一起叫喳喳,一顺溜的小黄芽嘴,雀爸雀妈轮翻儿含着蜂儿虫儿蝶儿的喂来喂去,难得片刻的寂静。初夏的风柔柔的暖意,这只白羽毛的小麻雀也调皮的学着梳理羽毛,远方一只野猫的几声“喵喵”,终因为我在老榆树下的守望,而成为遥远的回音。
        我已经追逐它不止一天了,这个小东西,离开屋檐下那个老麻雀窝才几天的功夫,已经可以从一个高高的枝头扑腾到另一个高高的枝头,它的雀爸雀妈没有因为它的白羽而放弃对其喂食,在它的五个兄弟姐妹们中,它的白,白的如四月桃园里的一丛梨花白。我费力的摇了摇这棵粗壮的老榆树,惊的它的又一只姊妹雀儿扑腾扑腾的飞到小河对岸小柳树上。
        其实我只需一弹弓就能把它打下来的,我书包里的小小弹弓,弹弓的皮筋是曾经用六只小黄雀与家在附医的隔壁班上的一个同学手中换来的,挂盐水的牛皮筋,筋力不是一般的大,出手,往往十鸟七死三重伤。而此时的我,只盘算着怎样能不伤筋骨的把它,这只有着神奇白色羽毛的小麻雀活捉,我想捉了它养在窗台上的鸟笼中,我想好好研究研究它为什和别的小麻雀羽毛不一样,我想满足我的好奇心。我用惊飞的弹子几次把护着小雀儿的老雀爸雀妈赶走,它俩在我的头顶上一闪一窜的,惊惶不安里还时不时的丢下几片麻雀屎,有一次都差点儿落在我高高仰起的红通通的小脸上。这老榆树太高太茂盛了,得想个法子把它赶到河边低矮的柳树上,我一次次弹子击落它头顶上下前后左右的老榆树叶子,白羽毛的小麻雀多半是本能的抖擞了一下,两只嫩黄的爪子,似乎儿勾住榆树枝儿更紧了。
        它不会飞的很远的,而我,拎着书包也真不能待在这老榆树下太久,上课的预备铃都响了,刹腿向教室飞跑的我,不忘着回头又看了看老榆树枝上那已是朦朦胧胧的一小块白。
        我小声告诉了最要好的同学大小双子,他俩是一百个都不信,这年头麻雀儿打的多了去,那有啥白羽毛的麻雀?我发誓下课带他们一起去寻找,悄悄话的动静稍大了点,尔东老师转身看着我几个,黑版擦轻轻的敲了两下。
那一堂课,不知怎的,时间这么的长。
        下课铃响了,我连藏在书包里的弹弓都没有拿,让双子哥俩紧跟着,快步走到老榆树下。它的五个小姊妹麻雀儿仍还在那高高的枝杈上,唯有我说的白羽毛的小麻雀不见了,对了,还有它们的雀爸雀妈也不见在树稍头上盘旋鸣叫。眼见为实,双子说:“那了?这牛吹大了吧”,我知道他俩嘴上这么说,心里比我还渴望着呢,毕竟我打弹弓那个准头,他俩再来个俩,也还是比不过的呀,我说一不二的准头,他俩见证多了。
        不信邪的我,听着那些小麻雀的叫唤,直追寻到学校食堂后面的黑烟囱旁,雀爸雀妈见了我和双子,惶惶不安的在屋檐上飞来跳去叫声又急又促,终于,眼尖的我在漆黑的烟囱边上见到了这着毛绒绒白羽毛的小小白麻雀儿,只见它那白羽毛肚皮上多了点烟灰黑,红瓦红砖中小小的背和小小翅膀则显得更加白黑分明;”看了吗,是不是只白麻雀子”?双子俩都兴奋的弯腰捡了一个个泥团儿,高高的扔去,红瓦上一阵叮玲珰浪的响,一本心思里驱赶着它转身或离开高高的烟囱,白羽毛小麻雀儿的起飞有点儿意思,白里有黑的两小翅膀扑腾扑腾的,在黑烟囱边上打转着,不远处的小杨树林里,惊飞的雀爸雀妈枝头上跳着叫唤着,仿佛鸣唤着小白羽毛麻雀从食堂的黑烟囱上飞下。
        也许,真是我们扔的泥团惊吓了它,只见一团小白团儿从黑烟囱上斜飞着,抖抖活活的竟然穿越飞过小河边小杨树林,一下子落在了河对岸的灌木丛上;真的时不我待,我让双子哥俩紧盯着,摔了衣服鞋子,快步下水向小河对岸游去,说是小河,实际上也就七八米宽,学校常年放养着一些鱼,河心一些荷花,一座木曲桥连接两岸,只是此时小白麻雀落下的地方离小木桥有段距离,策略是对的,我游过去,小双子守着原地,大双子从桥上迥回,一只刚刚学会扑腾扑腾飞的小小白麻雀,在我们的三重夹击中,能飞到那?
        忘乎所以的我们,眼瞧着捕捉成功离我们仅一步之遥,然尖锐刺耳的上课铃声响了,千想万想的,忘了在学校忘了没放学,双子俩最先反应过来,嚎道:“快上岸,铃响了”,丢下我转身向教室奔去,河里的我是急着也没有用,湿漉漉的裤叉,小腿肚上半截的黑泥水,我挣扎着爬上了岸,那个狼狈相,别说多惨了,二节课迟到,在学校小河里皮嘛,我和双子哥俩都没敢说为了一只白麻雀,谎称在河边走走玩的,不小心掉到了河里,尔东老师半信半疑的,好一番训话,家长就不用带了。
        这是我一生中唯一的一次见到了一只小小的白麻雀儿,同学双子哥俩可以作证。后来的许多日子里,我和双子在学校里里外外大大小小的树林里,仔仔细细的寻找了多少遍,还是没能再寻找到它。那个遥远的初夏的麦收时节,老城墙边上的学校里,仿佛那只有着洁白羽毛的小小麻雀仅仅是一个美的童话。
        几十年后的今天,一座座城市几倍十几倍的扩展,挤压的连小小麻雀都成了国家的珍稀保护对象。儿时那个肉蛋都凭票证供应的年代里,麻雀虽小也是肉,唉!不当人之的,总觉得我们欠着麻雀的一个歉疚,而这只应该说是极珍稀的小小白麻雀子,多半是麻雀基因突变后出现的白化现象,想来当年如果不是因为我们的惊扰,也许现在小城的天空将自由的飞翔着一群白麻雀子,就像一群白鸽子在鸽哨悠扬中盘旋在小城的蓝天白云之上。



发表于 2019-1-10 09:18:06 | 显示全部楼层
麻雀虽小也是肉,好有韵味的文章。问冬安!
发表于 2019-1-10 10:12:03 | 显示全部楼层
少不更事,老来总觉得缺憾啊
发表于 2019-1-11 11:00:12 来自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白羽毛的麻雀,的确稀少。描写如在眼前。
发表于 2019-1-12 22:44:26 | 显示全部楼层
       请教了一下生物系的老师,他们说白麻雀是一种基因变异产物,变异的可能性是千万分之一。若是现在发现并捕获到一只的话,您可就发大财了,据说现在一只白麻雀的价格在三四线城市可以买一处简单住房!
 楼主| 发表于 2019-1-15 15:47:57 来自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原来这么珍稀呀,不过,这辈子麻雀没少见,这个白麻雀也就见面了一只,也算是真的有缘吧。
发表于 2019-1-15 17:53:51 | 显示全部楼层
很喜欢读您的散文。
发表于 2019-1-23 14:06:11 | 显示全部楼层
斜阳 发表于 2019-1-12 22:44
请教了一下生物系的老师,他们说白麻雀是一种基因变异产物,变异的可能性是千万分之一。若是现在发 ...

哪里有收购?
发表于 2019-1-23 14:14:19 | 显示全部楼层
白羽毛的麻雀写得活灵活现,童年欢乐的情景犹在眼前。品读!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QQ|小黑屋|手机版|Archiver|醉里挑灯文学网 ( 苏ICP备15038944号-1

GMT+8, 2019-3-23 15:30 , Processed in 0.209166 second(s), 11 queries , File On.

Powered by Discuz! X3.3

© 2001-2017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