找回密码
 注册
搜索
热搜: 活动 交友 discuz
查看: 99|回复: 3

【醉里飞花令 过年 】忙年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9-2-2 12:54:01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忙年
曹柒零
信息来了,说将大幅度降温,有暴雪。昨天还看到群里有人说暖冬已成定局,大雪无望。这老天爷经不起人念叨啊,仿佛是为了证明确实是冬天,很冷的冬天,有了雪的冬天。
雨是下了一整天的,我也忙活了一整天。为了过年,必须得忙,不忙就算不上过年,就像不下雪算不上过冬一样。
首先得忙活着炸肉圆,方言叫团子,取团团圆圆之意。妈妈说她经不住长时间站,我便说你别忙了,我给你们带炸一下。她说你大哥不吃鸡蛋,行,老李也不能吃,就分开炸。
姑奶奶家杀猪,给我们十多斤肉,学校也发了十斤,肉是不需买了。吃过早饭,我便忙活起来了。剔下骨头与肉皮,肉分三份处理,腌制一部分,留一部分鲜的,再切部分小块的好去街上摇肉,就是把它制成肉糊。去邻居家借来小称,一称量,六斤半,心想有点少了,马上到街上再买几斤,否则光摇肉又不收钱欠人家人情不好。
街上早就是过年的景象了,来来往往都是购买年货的,做生意的一年到头就指望这年前年后发个财呢。先去侄女摊位上买了荸荠山药生姜,又到别处买了小葱。小葱剥皮费事但比大葱有味,买了露天长的青蒜和萝卜。一年到头的不能图省事,要考虑好吃。鸡胸脯肉就算了,估计卖的都是大肉鸡身上的。再回家,已到中午。吃过饭,也不休息,洗洗切切,去街上买肉摇肉,回来放山芋粉搅拌。这也得分三份,爹爹单独一份,他喜欢肉少假多的。所谓“假”,是指除肉与粉之外的东西,他通常不放盐,全部用酱油代替。我和儿子的一份放鸡蛋,妈妈哥哥老李的不放鸡蛋。再有调料加盟,然后顺着一个方向搅拌,放一段时间,就像酿酒需要时间一样,过段时间再下油锅。于是,我炸呀炸呀,一不小心,忙到晚上十一点。我的老腰直不起来了,头发丝里都是油香味。大盆小盆满满当当的都是肉圆,一项大工程完工。
蒸馒头也是件大事。打电话询问,说明天蒸,咱参与就行。午饭后,一大家子的人都到大堂哥家。他家有个很大的院子,厨房在西边,面朝东。父亲离开我们后,大堂哥成了家族最年长的男人。他蒸馒头的手艺最好,也最能吃苦,由他带头大家放心。人到齐了,厨房里分外热闹。二哥年年负责揉面,大哥年年负责烧火,我们就管包馒头。小侄孙趴在桌边玩,侄孙女站在门口看。妈妈年龄大了,堂嫂说:“三奶你就不包了,这么多人呢,赶得上的。”妈妈也就坐旁边,带重孙子玩。这小子没个坐身窝,好动。他靠着桌子,嫌桌子晃动,连声说:“二爹你不能不晃桌子吗?你老晃,你就晃,你用那么大劲干嘛?”大家都笑他,“二爹劲大,蒸大馒头,发大财啊。”
真的是人多好办事,大堂哥烧好蒸笼,馒头也刚好赶上装笼。不多久,屋内再次热气腾腾,像云雾飘绕的仙境一般。“显装了!显装了!”大家一笼一笼地往外端,白白胖胖的大馒头翻个身躺在柴连上。待热气稍微散开,拿起一个就咬,好吃得很:面有嚼劲,馅有味道。妈妈说,一斤马齿苋干子配上七八斤肉,不好吃才怪呢。现在又不是过去,都舍得吃了。
是啊,都舍得吃了,舍得穿了。要过年了,不会“新老大,旧老二,补补落落给老三”了,也不会有“男人焦死了,女人唠死了,孩子快活死了”,年不再是年关,大人孩子不再眼巴巴地看着富人,不再鼻子酸酸地闻着香味。民以食为天,肚子饱了,心就安了。妈妈常说,做梦也没想到有今天这样的好日子。现在的忙年少了愁苦,多了期盼,只盼亲人团聚和和美美。
馒头蒸好,雪也跟着到来。瑞雪兆丰年。雪盖三层被,来年枕着馒头睡。雪水纷落的时候,也是拾掇家的时候。作为职场女人,平日里无暇精细地生活,放假了该修整就修整该劳动就劳动。洗被子,抹灶台,收的收,扔的扔,上擦天花板,下刷绿台阶,换个清爽爽的栖息地。
雪未化尽,年快来到。点点滴滴敲文字,忙忙碌碌迎新年。忙的是亲情,是快乐,是渴望,是传承,是美美的日子。
发表于 2019-2-3 09:20:20 | 显示全部楼层
今年我们家肉圆馒头也自己弄了,往年都是老人弄好了我们吃现成的,自己弄,有点忙年的感觉了呢
发表于 2019-2-7 16:53:17 来自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忙忙碌碌过大年,快快乐乐写美文
发表于 2019-2-7 16:53:27 来自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忙忙碌碌过大年,快快乐乐写美文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QQ|小黑屋|手机版|Archiver|醉里挑灯文学网 ( 苏ICP备15038944号-1

GMT+8, 2019-2-20 14:17 , Processed in 0.223825 second(s), 10 queries , File On.

Powered by Discuz! X3.3

© 2001-2017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