找回密码
 注册
搜索
热搜: 活动 交友 discuz
查看: 3964|回复: 2

醉里飞花令 过年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9-2-2 14:33:29 来自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过年
文|河海洋

        在传说中,年是一头怪兽。过年,如过关。人们用各种方式,来赶跑这头怪兽,希望有一个新的开始。
        杨白劳的悲剧,一如他的名字,仓颉造字,鬼神惊泣。杨和羊,谐音。羊,是财富和吉祥的象征。白劳,其义再明白不过。偏偏有个女儿名叫喜儿,喜儿其悲。父名白劳,女唤喜儿,而这幕戏的舞台正是年关,其悲之大乎!这是年这头怪兽的变形记,早已被埋葬在那个旧时代。
        多年前的一部电影——《人在囧途》,千里之途,状况百出,囧得够惨,唏嘘之余,颇多感叹,每个人都是其中的每一个角色。回家的路,是一条艰辛的路,却是值得努力的路。讨薪也好,回归家庭也罢,在路上,年的愈浓和春天的气息也倍添。除了自然的春天,还包括人生的春天,人生的春天在于人性的光辉。
        有钱没钱,回家过年。回家本身,成为一种别样的人生体验。无论是孤身在外的打工仔,还是光鲜亮丽的大腕,回家之情总如童年跑向母亲的怀抱,干净、纯粹,唯有欢喜。那一刻,所有的疲惫、伤感、甚至委屈,全都封存,或是烟消云散。
        回家的路,是世界上最美的路。再美的风景,也没有故乡更美。那些河流、树木、村庄、天空,在记忆的画布上复活,是生命的一部分,是血管里的一滴。再华丽的豪宅,也比不上老家的旧居。从堂屋到厨房的步数,从村口到门口的路,闭着眼睛都不会错过。再酥软的席梦思,也没有布毯下稻草褥的味道更能入梦。喜欢睡在稻草的床垫上,一翻身吱吱作响,鼻子里浓烈的草香,有一丝甜甜的感觉。
        贴福字,贴花钱,贴春联,过年的色彩是红火火的。在猪圈上贴上五畜兴旺,在灶台上贴上水火平安,在厨房的门上贴上调出五味鲜,在堂屋的门上贴上春回大地,在果树上、在自行车上、在缝纫机上、在水缸上等等,到处贴上红纸条,门里门外,一片红。以前,还有人家在大门上,贴门神,刚结婚的人家在房门上贴上鲤鱼跳龙门,以及胖娃娃的年画。这红色里寄托着最美的梦,这梦伴随着一代一代人长大、老去。岁岁年年,年年岁岁,这红里是永恒的初心。
        过年,是一场狂欢。分散各地的人,都以家为中心,就像是奔赴一场盛大的舞会。长年不见的亲友,在一张八仙桌上,论资排辈,长幼有序,维系着最古老的文化。八仙桌有八个座位,坐北朝南,左为上。有同辈,会在临近的座位上,让来让去,谦让是一节餐桌上的课。除了座次之外,吃菜也有规律。比如筷子不过河,胳膊朝里拐等。棋盘上有楚河汉界,菜碗也是一张棋盘,母亲从小教诲,只能吃自己面前的,不能把筷子伸出界。古有孟母三迁,母亲决定了一个孩子一生中,最美的德行。
        拜年,是一件仪式感极强的礼节。大年初一,一早起来,要先到祖父母床前拜年,祝老人高寿。有孩子们跑年,在一大早就三五成群,小的跟着大的,咬尾巴似的一串儿,绕着村子跑,挨家挨户,喊一声爷爷奶奶、叔叔婶婶的,恭禧发财,年长的祝过到一百二,做生意的祝生意兴隆,嘴巴涂了蜜似的,一圈下来,兜儿满满,腿儿暖暖。大人们则是左邻右舍,串门打牌唠嗑等等。大年初二回娘家,不管远近,风雨晴明,一大早全家出动,去哪儿啊,上我妈妈家啊!一般总是做母亲的应答路人的询问,有妈的孩子了不起啊,哪怕这个女人也已算是老人。这是一种幸福。值得骄傲的幸福。
        年味里不可不说的是美食,舌尖上的酣畅在一桌家乡菜的饕餮中,得到极大地满足。中国是一个美食大国,每个节刻都有不同的吃食,与节日本身彼此呼应。端午吃粽子,中秋吃月饼,过年是一年最大的节日,虽无满汉全席,却也是满桌华彩,很多平时舍不得吃的菜,会在过年的饭桌上亮相,如同最难请的明星。凉拌大蒜百叶、香肠、慈菇烧肉、红烧鸡等,犹如T台上走秀的模特,你来我往,步步惊艳。作为东台人,大蒜烫百叶,不得不说。其自带里下河水乡的气质,蒜段莹白如雪,蒜叶青碧似玉,百叶切成丝,如缕。姜丝明黄,盐花闪耀。讲究的在瓷盘周围偎松花蛋、花生米、咸鸭蛋等,形如盆景,端庄、优雅,而又本分。
        在乡村时光是慢的,鸡三三两两的漫步,羊咪咪叫着,麻雀从来不慌不忙,路边的水杉树,从前谁家搂紧的晾衣绳,嵌进树皮里,那些树不紧不慢,悄悄长胖。河流也是安静的,波平浪静,像老人的目光。长年在外的人,回到故乡熟悉而又陌生。这种滋味,在过年的时候显得更加浓烈。忙,成了现代人的标签,一双脚在千里之外奔忙,只有在年的气氛中,抛开尘世的忙碌,抛开纷纷攘攘,脚踩故土,心归宁静。原来,故乡没有变,变的是背上行囊的我们。幸好,还有年,我们趁此狂欢,在故乡的怀抱里,如孩子一般。



腊月二十八于故土
发表于 2019-2-2 20:01:56 来自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幸好,还有年,我们趁此狂欢……
发表于 2019-2-3 09:17:26 | 显示全部楼层
过年的狂欢,其实就是亲情的放纵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QQ|小黑屋|手机版|Archiver|醉里挑灯文学网 ( 苏ICP备15038944号-1 )

GMT+8, 2019-8-21 22:38 , Processed in 0.087052 second(s), 10 queries , File On.

Powered by Discuz! X3.4

© 2001-2017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