找回密码
 注册
搜索
热搜: 活动 交友 discuz
查看: 172|回复: 2

【醉里飞花令•过年】 送压岁包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9-2-3 09:35:24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本帖最后由 西风独自凉 于 2019-2-3 09:42 编辑

  春节前,四九将尽,立春将至,天气乍暖还寒,树木庄稼还在苦寒中悄悄等待春天的到来。人们总要在大年前去祭扫祖墓,我们这儿风俗,叫送个压岁包。我们兄弟姐妹择一个大家都方便的日子,结伴去祖坟供菜上饭、点香烧纸、磕头致礼。
  前天久阴的日子突然转晴,腊月天也风和日丽,我们兄妹一群集中起来,去父母坟上。
  坟地在村里偏僻的大河边,那里原来是一片土质较差的茅草地,近几十年来,凡是我们村去世的平头百姓都葬在那儿。以前一路过去十几里,都是田间泥土路,一遇雨天泥泞不堪,今天是好天气,再加上新修的农村水泥公路已经一直通到了墓地边,轻车熟路,一会就到了。
  前几年种上了杨树,不知何时全被伐去。墓地又被杂草占据了,似乎过冬前有人割过,留下遍地的草茬子,北边的一大片地被围起来,修起了商墓区,看样子今后要在这里占一席之地怕不能免费享受了。
  我年青时跟父亲上祖辈的坟,是要扛上大锹,带着镰刀的,先在土坟上割去陈年枯草,然后挖土填圆被雨水冲出的沟壑,并且重新搬上大土块合成的坟帽子。如今土坟已很少见,大多是砖瓦建的廓,如真房状,不过小很多,质地各家不一,有优有劣。近几年又有专门生产墓廓的厂家,做成石质的组件,组建起来的石质墓廓,碑廓一体,中西合璧,或白或灰,红漆大字,坚固稳实,大方庄重。
  父母的坟我们兄弟们去年重修过,白色的石廓下长眠着我们辛苦劳碌一辈子的父母,旁边是我们的伯伯叔叔的坟。我们兄弟姐妹七人,都是靠父母在土里扒食养大的,从我们记事起,他们由一个健壮农人,到八十多岁的白发晚年,都在这片土地上不停的劳碌着。活着时不觉着怎样,如今他们长去了,站在他们的墓前,油然而生一腔歉疚想念之情,总觉得没有好好报答他们的养育之恩……
  我们默默地扫净坟上的落叶,供上酒菜,点亮香火,化烧纸钱,趴下磕头,……明明知道,这一切都是虚空的,逝者长已矣,不会有谁真的来享受这祭祀的,但是我们还是一项项,静默虔诚地做了,似乎那白云之上,有双眼正看着我们的一举一动。
  远远近近,上坟的的人多起来了,墓地里纸钱灰飞扬,几处新坟上扯起了花花绿绿的纸幡,不知谁家还点响了鞭炮。我突然觉得,长眠地下的先辈们,肯定都从地府里出来了吧,就是远游他方的,也都回来了吧,享受子孙们的供奉,看看一年中难得的几天热闹。
  我又默默地瞻仰了父母坟地边的邻居们,那一座座地府里,大多是我曾经熟识的人,他们的音容笑貌如在眼前。他们中有我小时候敬畏的爷爷伯伯,有疼爱过我的奶奶大婶,有我从学校回乡教过我农活的队长,还有和我一同劳动过的弟兄,更令我吃惊的,一座新坟的碑上,赫然刻着我教过的一个学生的名字,……这些人都是活生生的呀,可是现在在哪儿呢?
  明睸的阳光下,我们兄妹们的鬓鬓白发,也全在北风中飘洒,我的心不禁黯然。
  草木枯荣,日月轮回,自然界就是这样新旧替代着,眼前之草,已非昨日之草,今日之阳,还是千年前的吗?但求平生无亏欠,还怕一日成永恒么?我的心逐渐平静起来。
  风轻轻从林稍穿过,白云悄悄在蓝天舒卷,这安静的世界,我什么时候也要来这里呢?
发表于 2019-2-3 10:12:31 | 显示全部楼层
除夕夜,青烟绕,祝福祖先们在那一个世界万事顺意……
发表于 2019-2-3 12:57:49 来自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每逢佳节倍思亲!追忆往事,诸多叹息!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QQ|小黑屋|手机版|Archiver|醉里挑灯文学网 ( 苏ICP备15038944号-1

GMT+8, 2019-2-19 05:33 , Processed in 0.249443 second(s), 11 queries , File On.

Powered by Discuz! X3.3

© 2001-2017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