找回密码
 注册
搜索
热搜: 活动 交友 discuz
查看: 1938|回复: 11

[原创] 短打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9-2-3 20:58:03 来自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水仙》

我一直相信,人去世后
会以植株之身继续存活于世
案几上的这盆水仙,我会把它
想成年轻时的外婆,她临水而居
在水边石板上,日日浣洗守寡的日子
翡翠绿的寂寞,结着两个女儿的香
每次夜归,我都出神地盯着这盆水仙
终是看懂了,它在寂寞更甚时
便悄悄谢一次花
或使劲开一朵花

《风》

世间有层出不穷的风,
前一阵风吹过,后一阵风又吹来。
小时,以为是树摇出了风,
长大后明白是风摇动了树。
一阵风让我长大,
一阵一阵的风让我熟透。
儿时的风是一只干净的布袋,
在远方,敞着口纳下
所有后来的风。所有的风
抚慰着我的一生,也摘走了我
一身叶子
并最终
将我连根拔起。

《雪人》

早已中年。我时常会想
年岁带给了我什么?
又至岁末,又将徒增一岁,
望着窗外积雪,心生空茫。
几个孩子在雪地里堆着雪人
已无意参与他们的欢乐。
我世故的手,不能去玷污了
白雪的公主。如果堆出的是
内心的挚爱,我更经不起
太阳将他领走时
令人碎心的分别。

《空山》

我上山,山泉
顺着石坡下山,一路的松迎送。

庙瓦灰白,檐角斜出乱枝
像菩萨的手撩起门帘,出来几声鸟鸣。

菩萨在小庙里笑着
笑容很旧很旧了,他还笑着。

没有了香火,他还笑着。
笑一声,蛛网抖几下,抖落丝丝灰尘。

《无字碑》

有细微的水珠从石头里渗出
像是泪,也像是汗

月光努力地抹了又抹,没认出是谁

土堆上的小草,探出头在喊——
“我在这里,我在这里”

《大寒》

小雪长成大雪,远嫁了。
现在,小寒也长成了大寒
待字闺中。父母最小的女儿
冰清玉洁,而心善。
她说,出嫁后要把所有的冷
都带走,让年迈父母
不再有,关节的风湿疼痛。

《木耳》

不愿再听风雨,声声都是
重复的道别。黑夜里的黑色火焰
一边燃烧一边失聪。静音吧,
故乡是个烂了的词,像一截朽木。
可下一次雨,还是忍不住
竖一次耳朵,打探远方的消息。

《大雪将至》

烛光在纸上舞蹈。我听见
字的骨骼碎裂的声音,一张纸
正慢慢回到原先的空。
三九之夜。大雪将至。
一杯茶的暖,一支烛的光,
足以催生无限可能的幸福。
而一张纸的空,也足以能
重新安放,一首无比宽阔的诗歌。

《搬运》

收拾完场院,母亲在生火做饭
墙角,一只蚂蚁扛着
一粒遗落的芝麻,吃力地走
小小马达,搬运米香
乡野静谧的黄昏,正缓缓向西移动。




发表于 2019-2-4 14:19:44 | 显示全部楼层
岀彩的一组,问好新年快乐
发表于 2019-2-4 22:09:58 来自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一杯茶的暖,一支烛的光, 足以催生无限可能的幸福。 而一张纸的空,也足以能 重新安放,一首无比宽阔的诗歌。  祝淡言老师新年快乐!
发表于 2019-2-5 13:52:44 来自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幸福,小到一片小雪花
发表于 2019-2-7 22:45:15 | 显示全部楼层
多好的一组啊!
发表于 2019-2-9 13:07:39 | 显示全部楼层
淡言,诗写快乐!
 楼主| 发表于 2019-2-10 12:00:23 来自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祝曹站、奇峰、老碧、原哥新年吉祥!
 楼主| 发表于 2019-2-10 12:00:48 来自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沐之馨 发表于 2019-2-4 22:09
一杯茶的暖,一支烛的光, 足以催生无限可能的幸福。 而一张纸的空,也足以能 重新安放,一首无比宽阔的诗 ...

同乐!
发表于 2019-2-14 08:17:48 | 显示全部楼层
细腻的表达!
发表于 2019-2-14 22:10:07 来自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风》  世间有层出不穷的风, 前一阵风吹过,后一阵风又吹来。 小时,以为是树摇出了风, 长大后明白是风摇动了树。  一阵风让我长大, 一阵一阵的风让我熟透。 儿时的风是一只干净的布袋, 在远方,敞着口纳下 所有后来的风。所有的风 抚慰着我的一生,也摘走了我 一身叶子 并最终 将我连根拔起。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QQ|小黑屋|手机版|Archiver|醉里挑灯文学网 ( 苏ICP备15038944号-1 )

GMT+8, 2019-7-21 00:43 , Processed in 0.097681 second(s), 10 queries , File On.

Powered by Discuz! X3.4

© 2001-2017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