找回密码
 注册
搜索
热搜: 活动 交友 discuz
查看: 1389|回复: 11

醉里飞花令 生命 散文《活着》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9-2-28 18:04:29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本帖最后由 不屈的棋子 于 2019-2-28 18:10 编辑

                                                                                    
                                                                                             
                                                                                               活着

                                                                                              王善常
         

       老曹太太不姓曹,老曹太太姓王,叫王兰英,因为她嫁给了结巴老曹,所以现在村里人就都叫她老曹太太。老曹太太过了这个年,就正好八十岁了,但老曹太太却从没为自己的长寿有过半点的骄傲,她总是说:“人活这么大把年纪,就是自己给自己找罪受。”
  老曹太太不是土生土长的东北人,二十二岁之前,她是在安徽淮北的一个叫王家庄的村子里度过的。那年老曹太太,也就是王兰英,刚满十七岁,人长得苗条白净,水灵灵的像一根刚从菜地里拔出来的水萝卜。一般来说,姑娘要是长到十七八岁,心里面就都会装一个自己爱慕的小伙子,王兰英也不例外,她心里的那个小伙子是喇叭匠曹百岁。
  曹百岁人长得十分英俊,眉清目秀个子高挑,但他从小就有一个毛病,那就是结巴,平时说话必须一个字一个字地慢慢说,稍微一着急就会憋在一个字上说不出来,所以曹百岁平时很少说话,但他的喇叭吹得好,十里八村婚丧嫁娶时,都少不了曹百岁和他爹曹万祥的喇叭。
  王兰英十岁的时候,喇叭匠曹百岁就开始跟着他爹曹万祥到处给人家吹喇叭了。有一次,王家庄一户人家娶媳妇,曹百岁爷俩被请过来吹喇叭,当时看热闹的王兰英就被小喇叭匠曹百岁迷住了。那之后,只要听说哪个村有红白喜事,她就会穿戴齐整偷偷地一个人溜去,听完了曹百岁吹的喇叭再回来。如果连着几天听不到曹百岁的喇叭,她就会茶不思饭不想,晚上睡觉也抓心挠肝地合不上眼。就这样一直到了她十七岁,王兰英听说喇叭匠曹百岁要准备结婚了,这可把她急坏了,想求爹娘托媒人,去曹家说媒,却因为自己还不到结婚年龄,怕爹妈骂自己,自己想亲自去找曹百岁却没有勇气。就这样,她在煎熬中挨过了一天又一天,整个人都活脱脱地瘦了一大圈。但终于有一天王兰英逮到了一个机会。
  那天,王兰英得知东边张庄张有才过七十大寿,请了曹百岁去吹喇叭,而且曹百岁没有和他爹一同去,因为王兰英还知道北边蒋庄的蒋再兴死了,他爹曹万祥不得不临时去蒋再兴家吹喇叭。这天,王兰英一大早就挎了个猪腰子筐,跑到村南的老槐树那装作割猪草。但她只割了一把就没心思割下去了,而是站在老槐树下手搭凉棚,向西张望。她眼巴巴地盼着曹百岁的身影,但双腿却控制不住地抖擞个不停,手心也湿涝涝全是汗。
  终于曹百岁背个喇叭走过来了。王兰英当时胸脯里像揣了一只闹春的兔子一样,扑腾腾地跳个不停,她想转身逃跑,但腿又软得像棉花一样使不上一丁点劲头。她想猫下腰继续假装割猪草,可是她觉得后背像是被绑了一根扁担一样连一个弯都折不动。她就那样傻愣愣地看着曹百岁走了过来。曹百岁走过她身边,冲她点了一下头,张张嘴,那意思是想说“兰英妹妹割猪草呢?”但他知道自己结巴,所以没说出口,只是冲着王兰英点了一下头。曹百岁那时也知道这个闺女是王家庄的王兰英,因为他吹喇叭的时候总能看见她,所以他就对王兰英点了一下头,然后继续往前走。眼看着喇叭匠曹百岁就要走过去了,这时王兰英不知从哪里来了一股子冲劲,就把心一横,然后又把白净的脸憋红了大喊一声:“喇叭匠你给我站住!”喇叭匠曹百岁刚走过王兰英没两步,忽然被这一嗓子吓得一激灵,忙回身问王兰英:“兰英妹子,啥,啥事情?”
  “听说你爹托人给你保媒了?”王兰英现在倒不害怕了,问这句话时好像还理直气壮似得。
  “是,是的。”曹百岁从来说话都挑字眼少的说。
  “不行,你得娶我,不准和别人结婚。”王兰英说完这句话自己都不敢相信,不敢相信她能对喇叭匠曹百岁说出这么直截了当的话。
  那天,曹百岁从张庄吹完喇叭回家后,就求他爹把婚退了,还说他要娶王家庄的王兰英。老喇叭匠当时就急眼了,脱下鞋,光着一只脚丫子在院子里撵着曹百岁就要抽他。因为老喇叭匠已经跟人家说得死死的了,收完麦子就成亲,更主要的是老喇叭匠已经把贵重的彩礼给人家送过去了,这样要是悔婚,那彩礼就得打水漂,想要回来门都没有。
  王兰英回到家后,就等着曹百岁托的媒人来提亲,但是左等三天没见人来,右等三天还是没有一点信,这下可急坏了王兰英,于是她趁逢集的那天就偷偷地去了曹家集。王兰英在集上胡乱地转了几圈后,就摸到了老曹家,可还没进屋跟曹百岁搭上话,就被老喇叭匠曹万祥发现了。老喇叭匠不结巴,而且说话损,她不管王兰英还是一个大姑娘,张口就说难听的话:“你姑娘家家也没个羞臊,想汉子想得被鬼迷住了心?”王兰英当时就想冲上去撕烂老喇叭匠的嘴,但眼看着人越围越多,就冲屋里曹百岁喊了一句:“小喇叭匠你给我听着,我这就回家等你,我看你来不来!”然后就狠狠地啐了一口老喇叭匠,转身走了。
  当天王兰英的爹娘就知道了王兰英和小喇叭匠的事,整个王家庄都知道王兰英想汉子想得自己找上人家门了。这事让王兰英的爹娘羞得不敢出门,一顿笤帚嘎子把王兰英好打,怕她再跑去找小喇叭匠就把王兰英用一把大铜锁锁在了西厦屋。王兰英一边和爹娘怄气,一边心思着小喇叭匠,心难受得像拧了十八个劲,王兰英一连三天没有吃饭,哭得鼻涕一把泪一把的。这时老喇叭匠也把小喇叭匠关进了屋里,还请来了两个本家兄弟不分黑白地看守着,而老喇叭匠则趁这机会抓紧张罗着婚事。
  王兰英一连等了八天也没有曹百岁的影,心里正要骂小喇叭匠的心被狗吃了的时候,小喇叭匠却来了。但王兰英的爹娘却拼了老命地堵在门口,不让他进去。最后,喇叭匠就在门口操起喇叭吹了一曲回肠荡气的《百鸟朝凤》,然后就背着喇叭走了。
  小喇叭匠曹百岁这次没有再回曹家集,而是坐了一趟又一趟的火车,一直往北走了几天几夜,最后他来到了东北的一个小屯子,也就是王兰英现在住的这个村子。小喇叭匠不再吹喇叭了,在这谁都不知道他会吹喇叭。小喇叭匠心眼好使,人还勤快,慢慢地就在这个村子里站住了脚。小喇叭匠也曾想再次回安徽去找王兰英,但思前想后觉得就是回去了也还是弄不出什么名堂来,索性就在这个村子里扎了根。又过了两年,也许是三年,小喇叭匠曹百岁就被村里的铁匠陶兴业看中了,招了入赘女婿,然后就接连有了一儿曹安根一女曹天风。可也该着曹百岁命苦,本来活蹦乱跳的媳妇却忽然有一天得了急病,人还没送到卫生院就断了气,就这样,小喇叭匠曹百岁不得不又当爹又当娘地拉扯着曹安根和曹天风,勉强地维持着生活。
  小喇叭匠曹百岁走后的四年头上,王兰英就嫁给了东边张庄的杀猪匠张来福。张来福比王兰英大八岁,是个踮脚,走路时要是细看就能看出来左脚比右脚稍短一点。张来福别看杀猪时干净利索,白刀子进去红刀子出来,眼睛都不眨一眨,但平时为人处事却是窝窝囊囊的,再加上踮脚,所以快三十了也没人给媳妇。要不是四年前王兰英出了一把丢人的丑事而坏了名声,王兰英的爹娘也不会把她许给张来福。
  按说王兰英是不打算嫁给张来福的,不是因为张来福只会杀猪不会吹喇叭,而是她在心里压根就瞧不上张来福。要不是王兰英在家等了四年也没有小喇叭匠的半点音信,再加上爹娘也总是隔三差五地给她脸色看,王兰英也不会一赌气就答应了这婚事。结婚那天,王兰英听着别的喇叭匠吹的《百鸟朝凤》,就又想起了小喇叭匠曹百岁,于是就当着众人的面抹了一会泪。
  张来福岁数大知道疼小媳妇,开始时对王兰英好得不得了,左哄右哄地让王兰英开心。但后来实行了人民公社化,个人没有养猪的了,他就渐渐地没了猪可杀。张来福杀猪似乎杀出了瘾,现在成天杀不了猪,心里就乱的像团麻,咋也静不下心来。那时王兰英已经生下来一个女娃,取名张巧巧。张来福心一别扭的时候就好拿张巧巧出气,但孩子小也不能上手打,于是每当他喝完了一碗地瓜干酒后,就骂还不到一岁的张巧巧,他骂张巧巧也是有原因的,因为张来福他爷就他爹这一个儿子,他爹也是就张来福这一个儿子,所以张来福觉得不能让香火在自己手里断了。他本想王兰英屁股大奶大会生个带把的,谁知道偏偏头一胎就让张来福失望了。张来福骂张巧巧的时候,实际上也会连带着把王兰英也骂一遍的,就这样俩人越闹越生,最后几乎天天都冷着脸不说话,一说话就都跟吃了枪药一般。
  后来有一天,王兰英去曹家集赶集时就凑巧听到了小喇叭匠曹百岁现在在东北的落脚地儿。她回到家心里就闹得慌,那阵子也正赶上杀猪匠张来福心里闹得慌。有一天两口子吵完架后,王兰英不知咋的年轻时的蛮劲就上来了,她把孩子丢在家里,一个人挎个包袱就上了去东北的火车。王兰英本想抱着闺女张巧巧一起走的,但想着这次去东北还不知道能不能见到小喇叭匠影,就一狠心没有带着张巧巧。
  那天喇叭匠曹百岁正在屋里烀苞米碴子,曹安根曹天风两个孩子在门口玩稀泥,这时候王兰英就挎个包袱来了。进屋后曹百岁和王兰英就像两个陌生人一样愣愣地站了一会,本来王兰英一路上总想见面后先掴喇叭匠一耳光的,但一看见喇叭匠就没了力气,最后她一头扎在喇叭匠的怀里哭了好一会,眼泪鼻涕弄了曹百岁一肩膀头子也不说话,喇叭匠因为结巴就更没说话。就这样他俩抱了一会哭了一阵后苞米碴子也烀好了,于是两个人就带着两个孩子坐在炕上吃了起来。
  王兰英就这样在喇叭匠曹百岁家一过就是将近一年,每天喇叭匠去生产队干活挣工分,王兰英就在家里领着两个孩子洗衣做饭。王兰英有时也会想起女儿张巧巧,但她没有胆量回去接张巧巧,怕一回去就再也回不来了。
  又过了一年,喇叭匠和王兰英正准备过年,这时家里来了个领着个小女孩的踮脚男人,正是杀猪匠张来福。张来福踮着脚进屋后不由分说就要扯着王兰英回安徽老家,可王兰英哪还有心思跟他回安徽老家,于是两个人就在屋里连吵带骂地拉扯起来。杀猪匠张来福后来还扬言要去喇叭匠这的公社去告喇叭匠和王兰英,告他俩犯了重婚罪。就这样撕撕扯扯的时候,喇叭匠曹百岁就在外屋里操起了一把菜刀冲了进来,准备要劈了总是摆弄杀猪刀的杀猪匠张来福。张来福的苦胆一下子就被吓破了,哪还敢再拉扯,忙三叠四地掉屁股就跑没影了,只留下张巧巧一个孩子在屋里哭。
  那之后,喇叭匠曹百岁就和王兰英一起领着仨孩子过起了日子。虽然生活过得紧巴巴的,但俩人都觉得舒坦无比,就这样眼瞅着三孩子也渐渐地大了。
  又过了几年,在曹安根五岁,曹天凤四岁,张巧巧两岁的时候,老天出奇的大旱,从苞米籽下地一直到五月节连一滴雨都没下。生产队不得不起早贪黑地忙着拉水抗旱。喇叭匠曹百岁有一天赶着拉水罐的马车去西河套拉水的道上马一下子就毛了,上千斤的水罐从车上斜着砸下来,不偏不斜正好砸在了喇叭匠的身上,当时就把喇叭匠砸得七窍里汩汩地冒出了几碗血沫。那天王兰英死去活来地哭了一上午,又哭了一下午也没能把喇叭匠哭活。
  喇叭匠曹百岁白瞎了他爹煞费苦心给他取的名字,因为他没活到一百岁。喇叭匠自己俩眼一闭倒是省心了,只是苦了王兰英和三个只会哭的孩子。王兰英本来生性就坚强泼辣,所以虽然喇叭匠死后生活极度艰苦,但她还是咬着牙把三个孩子硬是拉扯成了人。就这样一眨眼又十多年过去了。曹安根十八岁的时候,王兰英就托人给他找了个木匠师父,那时候木匠很吃香,哪家打个桌椅板凳都离不开木匠,慢慢地到了曹安根二十岁的时候他就已经可以单独出来揽活了。再后来王兰英就给他张罗个媳妇,媳妇娘家爹是生产队的会计李长发,因为相中了曹安根的手艺,觉得以后闺女跟了他吃不了亏,所以就把女儿李玉莲嫁给了他。
  曹天凤二十那年,因为要备战,所以村里来了许多解放军,几乎都分散到各家住。这丫头当时就瞧上了一个当兵的班长,那个班长是湖南人,人长得白白净净说话细声细语。虽然部队不允许当兵的和地方群众谈恋爱,但俩人背地里眉来眼去的,慢慢地就有了感情。后来部队调走了,曹天风也就从此没了踪影,一直到现在也没有消息,有村里人说后来那个当兵的当了连长,就和曹天风结婚了,到后来又当了营长,但也都是瞎传传,因为曹天风一直也没回来过,所以这些都是没谱的话。
  张巧巧长大后,王兰英曾让她回一次安徽,好去看看他亲爹杀猪匠张来福,但这丫头死犟,任王兰英好说歹说也没有回去。这也难怪张巧巧,因为她还不记事的时候,杀猪匠张来福就把她送到了东北,在她心里这个亲爹的印象太过于模糊,而且后来是喇叭匠曹百岁挣吃挣喝地把她养大的,所以她一直把曹百岁当做自己的亲爹。后来,张巧巧到了二十岁的时候,就嫁给了本村老实巴交的李锁柱,结婚后两年头还生个儿子。但张巧巧和李锁柱平平淡淡地过了不到十年,就连同孩子一家三口都死了。那一年的冬天哑巴冷,三口人晚上在屋里弄个碳火盆取暖,结果煤烟中毒,第三天才被人发现都死在了炕上。
  就这样王兰英在不到五十岁的时候,就死了一个亲生闺女张巧巧,又有一个喇叭匠曹百岁的亲生闺女曹天凤也一直生死不明。唯一在跟前的喇叭匠的儿子曹安根也是和老丈人家走得近,几乎很少管这个后娘王兰英的生活,逢年过节能给送点米面已经是老大的显示了。
  王兰英六十多岁的时候,村里看她生活实在困难,就给她定为了五保户,每年生活上能给点救济。但不久就有眼红的人提意见说她有个木匠儿子在本村,不管是不是亲生的,都应该有养老的义务,所以村里又把她的五保户资格取消了。
  老曹太太慢慢地老了。有时候,刚一开春还能看见她猫着腰从地里背回来一捆捆的苞米秸,作为烧柴,秋收后她有时也会背着一个胶丝袋子,到别人收割完的地里拣点粮食。随着老曹太太岁数越来越大,她的脾气也越来越急躁没有耐性,有时候,丢一只鸡或少了一只鸭,她就会无端地怀疑是被谁偷了去,于是就会在村子这头骂到那头,又从那头骂到这头,一骂就骂一两个钟头,而且都是用安徽话骂的。村里人大多听不太明白,也从不和她计较,只是坐在屋里偷笑。再后来村里恢复了她的五保户资格。
  前两年在老曹太太七十多岁的时候,她忽然就信了主,那是因为村里一帮信基督教的妇女认为:要是能让平时爱骂人的老曹太太信了主不再骂人,就是基督的最大荣耀,所以成天来撺掇老曹太太信主。没想到老曹太太信了主后果然就不骂人了。一开始村里的教会还会从奉献箱里拿点钱给她一些帮助,但到了后来,也许是老曹太太从不去聚会的缘故,或者是她已经不再骂人的缘故,反正村里的教会渐渐地就不再管她了。
  现在老曹太太几乎很少出门了,她整天就一个人呆在两间小黑屋里。那个小房子是十二年前村里给五保户盖房子的时候捎带给她盖的,现在已经破旧不堪了。她屋里没有电灯,因为她总是拖欠电费,电线就被电工何二楞给掐了。老曹太太整天坐在低矮的炕上,她头发蓬乱花白,脸上爬满了皱纹,眼角里粘着白色的眼屎。阳光有时会从窗子里照进来,照在她毫无表情的脸上,也照在北墙上挂着的一支闪闪发亮的喇叭上。
      
发表于 2019-2-28 23:25:01 | 显示全部楼层
唉,活着!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9-3-1 10:34:35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林慧妮 于 2019-3-1 15:00 编辑

又过了几年,在曹安根五岁,曹天凤四岁,张巧巧两岁的时候,老天出奇的大旱,从苞米籽下地一直到五月节连一滴雨都没下。生产队不得不起早贪黑地忙着拉水抗旱。喇叭匠曹百岁有一天赶着拉水罐的马车去西河套拉水的道上马一下子就毛了,上千斤的水罐从车上斜着砸下来,不偏不斜正好砸在了喇叭匠的身上,当时就把喇叭匠砸得七窍里汩汩地冒出了几碗血沫。那天王兰英死去活来地哭了一上午,又哭了一下午也没能把喇叭匠哭活。

这里孩子年纪是不是弄错了?

张巧巧长大后,王兰英曾让她回一次安徽,好去看看他亲爹杀猪匠张来福,但这丫头死犟,任王兰英好说歹说也没有回去。这也难怪张巧巧,因为她还不记事的时候,杀猪匠张来福就把她送到了东北,在她心里这个亲爹的印象太过于模糊,而且后来是喇叭匠曹百岁挣吃挣喝地把她养大的,所以她一直把曹百岁当做自己的亲爹。

两岁的张巧巧也不能记住曹百岁吧?
发表于 2019-3-12 15:15:03 | 显示全部楼层
品读佳作,分享精彩。
发表于 2019-3-12 17:32:25 | 显示全部楼层
活着就是胜利。
发表于 2019-3-13 14:52:31 来自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活,活着,人这一生,活的意义,真是个大文章的话题了。
发表于 2019-3-19 08:39:02 | 显示全部楼层
活着,不易,是因为记得太多,放下就轻松了。
发表于 2019-3-23 16:22:04 来自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再读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9-3-24 16:46:07 | 显示全部楼层
余华那篇《活着》,我看了好几遍。
发表于 2019-6-12 00:43:02 来自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不屈的棋子王老师的散文,几千字一气呵成,佩服!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QQ|小黑屋|手机版|Archiver|醉里挑灯文学网 ( 苏ICP备15038944号-1 )

GMT+8, 2019-8-21 22:17 , Processed in 0.111795 second(s), 10 queries , File On.

Powered by Discuz! X3.4

© 2001-2017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