找回密码
 注册
搜索
热搜: 活动 交友 discuz
查看: 1360|回复: 8

醉里飞花令·生命《鸟儿,飞翔吧》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9-3-2 15:09:31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本帖最后由 邵玉田 于 2019-3-8 10:20 编辑

                                                                鸟儿,飞翔吧

                                                               作者:邵玉田

      
      春节快要到了,按照民俗我们子女应该去她的墓上送“压岁钱”。
      算算只差一天就是立春了,而那一天,外面料峭的寒风,吹在脸上还像刀刮的一样刺人。我们顾不了这些,默默地伫立于墓前,完全沉浸在无限的思念之中。
      母亲离去的时间不长,有许多情景仍浮现在眼前,如同昨日。她还在的时候,每年过了农历腊月二十四夜,总要安排我们到父亲墓上来送“压岁钱”。她交代,她百年之后要与父亲同葬于原地,因为她深爱广袤的农村老家的这片土地。
      现在,眼看着两位双亲都长眠于此,不觉都悲从中来。
突然,从坟地的东北角传出“吱呀!吱呀!”的鸟叫声,那种叫声十分的悲怆凄凉,声嘶力竭,听了不由得浑身颤栗。
      我们走了过去,被眼前的一幕惊愕了:
      只见一张大网缠住了一只大鸟,尽管它拼命在挣扎,却无济于事;网的上空,有六七只小鸟在盘旋,并不停地喊叫着------
      我想,这只鸟肯定是夜间出来的,有着非同寻常的目的。是为它的孩子们觅食?还是为了它的那个“家”忙碌一件什么事?
      一不小心,误入了这一张贪婪、无情的网。
      “祸兮福所依,福兮祸所伏”。
      人生旅途,常常是祸福同行,一切生物如此,鸟儿也不例外。
      一张无情的网,打破了这一“家”子的幸福和宁静,骤然间母与子的亲情被隔断,这是个多么残酷的现实啊!
      再看看,我们的父母安息在冰冷的泥土里,而子女们就在他俩的墓前,却是相隔于两个世界!何等类似的情景!难怪刚才那些小鸟叫声如此的悲恸,声声都给人以撕裂疼痛的感觉。
      我完全不是想借用这一最自然的事物来表达最人为的内涵。
      当时我就想,母亲从病危入院抢救,到她离开人世,仅仅十一天时间。然而,就在这十一天里,在她即将
      依依而去的时候,她的一言一语,一举一动,始终是对我们七个子女深深的眷念,那种无私永恒的爱,让
      我们子女让所有的在场人,无不为之动容,一个个都背着她伤心落泪,饮泣吞声。
      我母亲原是一个身体健壮的人。而人到中年的她,上有公婆,下有众多的子女,仅靠父亲的三十元工资,无法养家活口。那时,她既要操持十几口人繁重的家务,又要偷天换日地抽空出去做临工。四五十岁的年纪,她在物资仓库抬过大筐煤、扛过毛竹和木头,在草库拉过大车、爬过十多米高的大草堆,有时间还替人家缝洗衣服、被褥、带小孩。只要有工做,只要能挣到一点钱,吃多大的苦,花多大的力气她总抢着干,从不轻易放弃。就这样长年累月的苦熬着,没有一份正式工作,等到子女们一个个长大了,成家了,而自己却积劳成疾,患上严重的糖尿病。
      “你们看,那树上还有一只鸟”四弟指着树上的另一只鸟,一动不动,像是在观察我们的举动。大家分析,树上的鸟可能是网上那只的另一位,是这群小鸟的父亲或者母亲。
      我再次被震撼了,鸟尚且忠于对亲情的守护,更何况于人!
      我清楚地记得,在母亲六十七岁那年,父亲患上了肺癌,过早地离她而去。当着子女们的面,她总是一副
      愉悦、自信的笑容,而我们知道她内心的伤痛,则是永远也无法抚平的。母亲她长时间的病痛加心痛,又随着年岁的增加,使她的身体每况愈下,一日不如一日。就这样,她仍不肯随我们进城在一起生活,独自一人,在老屋里父亲的遗像前,整整守了三年。
      我们决定放了那只鸟。那鸟被网线缠得紧紧的,一只翅膀已经受了伤,网线都嵌进了肉里边了。我们断定是鸟儿已拼死挣扎了很长的时间,尽管如此,它始终没有放弃。它不仅仅是为了自己。能够支撑它的,惟有无私的母爱——舔犊之心。
      我又想起,曾几次送母亲去医院住院治疗。然而每次住进去稍有好转,她就急着要出院。平时吃什么药,总要先查问价钱多少。她说自己没“劳保”,都是子女们养着的,吃药不能再多花钱。
      前年春天,她又跌倒了一次,跌得很重,右腿粉碎性骨折,生活不能自理。考虑到大家都要上班,照料不一定能周全,我就为她找了个保姆,她就老是觉得自己的开销太大了。她听医生说,像她这种病也可以不打针(胰岛素),吃药要比打针少痛苦、还省钱。于是就做我们的思想工作,坚持吃药不打针。我们子女没有一个懂医的,也就认可了。一年多来,血糖是控制了,但又孳生了副作用。但我每次去看她,她总说自己精神很好,让我放心。
      有一段时间,她是否已经有了什么预感,她几次给我打边鼓说:“我已是七十七岁的人了,在过去算是高寿了,比起你父亲也多过了几年好日子,我很知足”。我万万没有想到,这种病的终合症在她身上反映已渐渐明显。而可怜的母亲,却始终不肯对我们吭一声。她还是怕住医院多花钱。一个培养了七个子女的母亲,有作家,有国家公务员,有搞教育和技术工作的,也有在商海搞经营的,子女们各自在经济上都能过得去。到了这个时候,母亲她考虑的全然不是自己的病痛,而是惦念着给孩子们带来拖累和负担。天底下做母亲的人,总是心疼子女,而惟独考虑不到她自己。回想起来我真是后悔莫及,内疚万分,觉得自己没有能尽到一个做儿子的责任。因我们子女的疏忽而铸成了大错,让我们这辈子再难以弥补。我悔恨自己为什么就不细心一点,为什么就轻易听信了她,平时她对病况总是“说好,不说坏”的那些“假话”。
      他们几个,七手八脚地把那只鸟从网上解开,看了看右边一只翅膀的伤,估计仍可以飞翔,于是把它托在手心,让鸟儿自己飞走。果然“扑腾”的一下,那鸟儿扇动着双翅,迎着寒风慢慢飞行了。
      “唰!唰!唰!”树上的鸟,也随之而飞起来,与盘旋的那只鸟儿汇聚在一起,飞走了。
     记得八月八日立秋那天,按民俗立秋有吃瓜的说法,我顺便带了个西瓜去看母亲。她情绪很不错,谈了一个多小时的家常话。之后,她就催我走,说快去忙你的事吧!可我离开才三个多小时,保姆就打来了电话,说母亲发病了。我急忙赶过去,母亲她已不能言语。见势我们弟兄几个很快把她送医院抢救。分析怕是脑溢血,CT检查,没问题。再测血糖,只有2。2,当即注射了一针葡萄糖,才使她苏醒过来。
       接下来几天,母亲的治疗和检查的结果很不理想,肾衰竭严重到了极限。面对这样的病情,我们请求医生想方设法给以救治。开始,母亲似乎还是有点信心,但四五天后又出现了反复。尽管这样一天吊三四瓶水,还要打针、抽血化验,她两只手和臂皮都戳烂了,也从不喊一声疼,完了每次都无例外地向医护人员道声谢谢。她大小便失禁惟恐有气味而影响同一室的病友,一旦发现,就急忙喊我们赶快替她收拾干净,并向病友们连打招呼“对不起!对不起!”她几次向我提出要出院回家,说是怕影响别人,怕给医务人员添麻烦。自己已经病成这样了,精神好的时候,还细心的照看临床的病友,提醒病友什么时间该换吊滴的药水了。大家说,她病那么重,还关心着别人,真是开朗、时髦的老太太。
      在母亲人生的最后两三天里,又一次病危,连打了两针强心剂才又苏醒过来。接着是一连串的坏消息,她的肾功能、心脏功能已经到了边缘,严重酸中毒。胃、食道、口腔有炎症,进食吞咽很困难。实际消化道已有不同程度的溃烂和出血,发现她的大便全是黑的。之后又出现了尿少、心力衰竭,胸闷、气急,便开始输氧。医生们几次会诊,竭尽全力组织抢救性的治疗,大剂量的用药。但稍有缓和,她就轮流着同我们兄妹几个说话。我再三劝她静下心来,少讲话,配合医生治疗。可她分明在拼尽浑身仅有的余力,在断断续续地做我们的工作,坚持要出院回家去,说:“我这个病看来是难治了,一天要花上好多钱哪!”我说:“你有这么多子女,还担心什么花钱,钱花了还可以再挣,人的命没了,是挣不回来的。”她说:“人总是要死的,有你们七个子女就是我一生的安慰,你不听我的话,再这样子住下去,迟早会落个人财两空。”听了她这番话,我的心在颤抖,我还能讲出什么话来?
       这就是伟大的母性,对儿女的“呵护之心”永远都不会改变。
       她还讲我们小时候的事情,尤其是讲到兄弟姊妹如何团结,如何做人,谈到高兴处甚至淡淡笑了起来。其实,她呼吸已非常困难,哪里还能笑得动,只不过是在忍痛作笑罢了。看着这样的情景,我们心里涌动着一阵阵的酸楚。我们不敢打断,更不忍心再劝阻。再后来,慢慢就讲到了她的遗嘱。七个子女,加上各家的妻儿老小,二十六口人,她交代得无一疏漏。这是一个感天动地的时刻,这是母亲在尽自己最后的责任。我们再也忍耐不住了,一边流泪,一边在答应着她说的每一件事。她说,兄弟姊妹要团结,家和万事兴;各人要自重、自强,教育好小孩;丧事从简,不搞迷信活动。临终一席谆谆言,可怜一片慈母心。这时,我是欲说哽咽已无语,想哭无声泪千行。
      看得出,这都是她深思已久深藏于心的话。这是她撒手人寰之际做她为子女该做的最后一件事情了。
      母亲去世那天,正不断地下着滂沱大雨,那是在倾诉我们母子生离死别的悲痛,那就是我们子女包括与母亲熟悉和相处过的人,永远也流不干的泪水。
       这时候,万万没有想到——
       刚才那群鸟儿,又飞回来了,在上空盘旋了一圈。
       是多么亲密的一家啊!小鸟们的父母还在,幸福还在,它们在自由自在地飞翔。
       看着看着,我发觉我们几个的眼中都已噙满了泪花,那分明是羡慕的泪花……
       (作者:中国散文学会会员、江苏省作家协会会员)
 楼主| 发表于 2019-3-2 15:14:10 | 显示全部楼层
林老师你好!是不是发帖程序有问题,先说法不出,然后却出来三篇,多余的两篇删不掉。
发表于 2019-3-2 18:22:07 来自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刚试了下,也没法替你删除了。
发表于 2019-3-5 16:54:24 | 显示全部楼层
邵老师,你好,这是你的旧作吧?我编辑的时候可否将里面涉及到时间词改一下?
发表于 2019-3-5 16:54:53 | 显示全部楼层
您的母亲真的好伟大,伟大之处却是极致的平凡!
 楼主| 发表于 2019-3-8 10:15:00 | 显示全部楼层
林老师好!时间可以模糊一下。
 楼主| 发表于 2019-3-8 10:19:20 | 显示全部楼层
可以把文章开头“母亲过世一年多了。2005”这几个字删掉。下面应该没问题。
 楼主| 发表于 2019-3-8 10:21:52 | 显示全部楼层
林老师我已经修改了。请你再看看。
发表于 2019-3-12 15:14:45 | 显示全部楼层
品读佳作,分享精彩。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QQ|小黑屋|手机版|Archiver|醉里挑灯文学网 ( 苏ICP备15038944号-1 )

GMT+8, 2019-10-20 20:20 , Processed in 0.081351 second(s), 10 queries , File On.

Powered by Discuz! X3.4

© 2001-2017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