找回密码
 注册
搜索
热搜: 活动 交友 discuz
查看: 78|回复: 7

[原创] [醉里飞花令.理想]一棹碧涛春水路(上)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9-5-14 19:00:17 来自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一棹碧涛春水路
   ――一位课外辅导老师的感受
        李永保
①是梢公,更是牧羊人。
  一条曝露在春光中的小路,那是千灯小学门前的道路,像一条爆发凌讯的河流,各式车辆像河中的大小冰块,在拥挤中缓缓漂移。这种现象总会发生在每一个上学的早晨, 在晨雾里,也在晓风里……车上不知载着多少眼珠,像黑葡萄,被焦急挤压得快要跳出眼眶了;车上不知载着多少了迫切的心,在盘算着孩子的未来。为孙子,我在这条河里漂流,断断续续地快两年了。
  一条小路,在春光中漫泡着,拥挤的车流在缓缓流淌着。小路,河流。车辆,小舟。此时此刻,你会不会想起“一棹碧涛春水路,过尽晓莺啼”?―棹小舟拔开轻卷的碧波,行驶在漫漫的春水上,将行进听不尽晓莺处处啼鸣,是多么美妙的意境啊。相比之下,眼前这条河万舟竞发、百舸争流,就显得气势汹汹了。
  举目千灯小学门前挨近路边的广场吧。那高高矮矮的人们,密密麻麻地竖在广场上,广场仿佛成了一片生长茂密的树林。听吧,树林里正叽叽喳喳呢,不是晓莺啼鸣,而是人们嘈杂的话语。其中有大人们对小孩们的司空见怪的啰嗦,诸如“好好学习”“听老师话”“把成绩搞上去”之类的话语;也有大人们之间关于如何构划孩子未来的啧啧不休。无法衡量这些话语能达到怎样的效果,但最起码可以舒悦叙述者的心灵,擦亮了他们的时空,反正,不能蹭亮脚下的广场。当然,这些话也有我的股份。
  人们杂乱的话语,透露出人们打造孩子的各种计划。有怎样的构划,就可能促成怎样的行动。这计划有着强大的生育能力。它生出了难以计数的“全职妈妈”“全职爸爸”“全职爷爷”……在构想的驱驶下,这些“全职”人员不管是不是行家里手,纷纷操桨棹划孩子们的未来之舟,意欲驶进一望无际春波里,驶进处处莺啼鸟语的春光里。
  针对把孩子们渡向未来的情况,我曾经把千灯小学设想为航空母舰。因为,不说她在一百二十多年校史中曾经有过多少辉煌,于目前而言,就单说她是“中国科学院小院士基地”,不说她是培养“百戏之祖――昆剧”后备人才的基地,就单说她于2017年受教育部表彰和在2018年被评为“江苏知识产权学校”,就足以让她当之无愧于“苏式教育标杆类学校”的称号了。然而我在感觉到许多“全职”人员纷纷划起“鸭哨子”在帮助着孩子们奔向前程的时候,便乱了方寸,于是,放下手里的活计,也为孙子撑起一棹“小舟”,只是我的小舟有些别样,更像是一艘摩托艇(哈哈,我正得意地笑)。
  放一只羊是放,放一群羊也是放。我选择了后者,因为我有足够的资本:曾经是老师,现在更是作家。不过我“放羊”也不求多,因为我不求发财,只是想为孙子找一些伙伴让他能够少一些孤独,进而改变他内向的性格。
  我的构划于去年国庆节前几天得到了实施。经过努力,到期末考试的时候,我教的几个二年级学生成绩斐然,因此我赢得声誉。恶名和善誉是长腿的,会在不知不觉中爬进人们的耳朵的,也因此,望子成龙的家长会找到我。不论我教不教他们的孩子,但无疑会让我与家长们多一些接触。
  接触使得我对千灯学生的家长会有更多的了解,其中几位家长的育儿表现让我感动不已,感动得我总要说出来。
      ②一面锦旗
  因为没有做广告,所以知道我做辅导教育的人寥寥无几,还因为开学有段时间了,人家孩子该进辅导班的早进了,所以在开始的时候,我的学生只有我哥哥的孙子和我弟弟的外甥女。后来我招了第三个学生,他与我孙子同班,他妈妈读过我的文章。
  在去年国庆节前的一天上午,我接过一个电话就是她妈妈打来的。“ 李老师好,我是程的妈妈,我想把孩子送到您哪里学习,请给他留一个位置,只是要等一段时间。”我欣然答应了她的要求(后来知道,她们是湖北隋州人),我的心因之得到被认可的满足。她的孩子来我处学习,为什么要等一段时间?后来我得知她要时间处理他孩子与前一个让不她满意的辅导班的事宜。
  去年10月12日,她果然把孩子送到我家。这是我们的第三次见面。第一次是这学期孩子们报名的时候。在学生家长签名时,老师和几位家长都表扬我钢笔字写得好,她是其中之一。“李爷爷,您能不能教教我写字?”声音有些沙,但真切走心。我以欣慰的目光望着身边的她。她的话让听出了她好学的性格。“书法不是我强项,我不是书法家,我是作家。”我的问答很直率。第二次见面是在此后接孩子放学回家,在学校门前的小广场上。“李老师,能不能请你讲一讲如何教孩子看图写话?孩子的看图写话真让我棘手。”一股微笑随着说话时嘴的张合,在她白晰的瓜子脸上跳动舞。后来谈话在我们彼此点微笑间进行着,她也加了我的微信,这样她日后在朋友圈可以阅读我的转文了。
  那天她把孩子领进了我的家,让孩子面朝我。“程,你面前这位爷爷是位作家……好好听爷爷话,好好跟爷爷学习,肯定会有前途的。”话语从她的不太整齐但很洁白的牙齿间汩汩地流出来。程一边点着头,一边用比他妈略小的眼晴打量着我,也时不时地转着眼睛看看她妈妈。我不知道他是否读懂,他妈妈细弯的眼晴里正泛动着希望的碧波。
  从此他的孩子便成了我的学生了,但也可以说,她妈妈也成了我的学生,因为,我成功地给他妈妈灌输了我的教育理念,也因为他妈妈时不时地会请教我英语啊语文啊育儿知识啊等问题。
  在以后的日子里,除了在我处学习外,程的妈妈还尽量利用时间让他做好我所要求的课外资料。在我们恰到好处的配合下,程的成绩有了大踏步的提升,居然跃入班级前几名,他书法更让他妈妈喜上眉梢了,看图写话能够达到四百字左右了(二年级的学生能如此,确实不易。)他骄傲和自私的毛病也得到了改善。
  程的进步最后也得到了学校的认可。在年前放假时,他和我的孙子一起荣获“三好”的称号。之后,他妈妈送我一面题字为“培养精英的摇篮”的锦旗,她眉开颜笑地对我说:“李老师,我在单位也升职了,我家双喜临门了。”我说:“我早就知道你也这么一天的,因为你好学上进。”那时,喜悦浸润着我们。
  锦旗称赞了我的付出,但程的今天的进步,也得力于他妈妈配合对他的管束和诱导,另外,他妈妈好学上进的精神对他的影响,也是不能忽视的因素。
  我有理由相信,程会有光辉的未来的,因为她妈妈正言传身教呢。
   ③胡琴作媒
这是江南的深秋, 一个星期天的下午。天气阴凄凄的,还飘着毛毛细雨,气温不算低,但因为空气湿度大,让人感到寒气彻骨。我们几位学音乐的学生的家长躲在楼下走廊里缩头夹颈,在闲聊中打发时间。因为经常碰面,加上经常闲聊,所以我们会彼此了解得很多。
  楼上孩子们演奏各种的乐器为我们的谈话伴奏着。
  “李爷爷,你招了几个学生了?”“李爷爷,你辅助学生的具体做法是怎样的?” ……盐城东台口音,涵的外婆问了我好多问题。
  我一一地回答了她的问题,她对我的回答似乎很满意。
  “回去我跟女儿她们说,让外孙女到你那里补课,她现在补课的那家不好。”一股坚定的神情浮现在她泛黄而瘦削的脸上。随后她跟我要了电话号码。
   大概晚上7点半左右,我接到了涵的妈妈电话。她在电话中向我问这问那,比涵的外婆向我提出的细致多了。电话让她了解我,也让我了解她,当然,也让我对涵有了一些了解。她是一位知识女性,一个企业的高管,老公是搞建筑的工程师。挂机后她添加了我的微信,这样,在以后的日子里,我写的一些文章也进入她的眼帘。她为我文章点了几回赞。
  在过了一个星期左右的晚上,她父妻两个来到我家,进一步了解我关于补课的情况。夫妻二人,女高男矮,女瘦男胖,都是眼镜架鼻。他们语速不快但不失睿智,语音不高但沉稳持重,话语不少但思维缜密。
  显然他们对我很满意,要不然,他们的女儿是不会从另一个补习班退出而来到我的面前。
  过了几天,一个下午放学后,涵在父亲的带领下来到我家。一个红框小眼镜骑在她高而小的鼻子上,没有影响她略宽的面额,倒显得她很聪明。我见此便说了一句笑话――原来你们家是“眼镜之家”呀。此时一袭会心的笑容爬上了我们的面庞。
  涵成了我第四个学生了,是因为她和我孙子是学二胡的同学,更是因为我和她外婆的闲聊,不,完全因为是她外婆的关心。
  涵,一个二年级的女孩,比同龄略矮,在我处多次瞌睡,显得很疲惫。她除了跟我学习文化课外,她又报了国画、中国舞、二胡三门课程,她怎么不疲惫?为了涵明天的竞争,爸爸妈妈一会儿把涵送来补课,一会儿送她去学二胡,一会儿送她去学跳舞,一会儿送她去学画画,忙得象陀螺,就不疲惫吗?但为了孩子的将来,就是再累,哪怕是再花费,在他们认为都是值得的,这是中国家长的普遍心理,也是为人父母楚楚可怜的爱。但他们忽视了孩子的精力有限。我曾劝告过她父母,也说过他们在蛮工,因为他们做法的后果会让孩子博艺而不精,会导致得不偿失,另一方面会损伤孩子的身心。他们对我的说法表示认同,答应以后会给孩子砍掉二门艺术学习。但直到现在,孩子的学习生活依然如故,也就是说,他们一家仍然像陀螺一样,在疲惫中打着转。
  尽管涵很累,但她很争气。在我的辅导下,她跃进班级前八名,尽管她比同龄的小孩矮,但明显比其他小孩懂事。
  有一次,涵对我说:“爷爷,昨天妈妈跟我说‘涵,你明天就不去爷爷家补课了,因为浪费钱。’”我问她:“你怎么说的?”她回答说:“不行。我不到爷爷家,学习就不会这么好。”我知道是涵的妈妈在逗她玩,但可以想见涵的回答能感动她妈妈,当然也感动了我。多懂事的孩子啊,我真想抱她。
  
④我的邻居
在我开始帮孩子们补课后的一天夜里,我做了一个梦:我在花园里走着,忽然面前的大小花朵,忽然变成一个个活泼可爱的孩童在听我讲课哩。我讲着讲着,他们听着听着。不知怎么搞的,我咳了一声。在我咳声中,他们接连二三地飞上了天。我仰头用目光追逐着他们。他们一个个地变成了眼睛,目光忽闪忽闪的。这些眼晴忽然飞进他们家长的脸庞,启动了家长们的笑容……
是的,千灯的哪一个孩子不是父母们的眼珠?更是他们生命天空中最明亮的星。我的一位邻居手里就捧着这样一颗星星。甚至,我能感觉到她捧得很吃力。
5年前,在千灯镇美景幼儿园开学的那天早上,她和她的丈夫与我相遇。那时,她虽然脸色白中带红,但仍能让人猜想得出她比她丈夫要大出几岁,因为她眼角斜列的鱼尾纹在透露着秘密(后来我了解到她比前丈夫大6岁)。“好家伙,小贵州,你总说你没有老婆,若不是亲眼见到你的老婆和孩子,我还不知道被你蒙到啥时候。”我用微笑托起了埋怨。在我埋怨声中,她和丈夫(我习惯叫的“小贵州”)先是露出不自然的笑,后是悻悻地离开了。但她们逃不出我的视线的,因为他们租住在脚下的车库里,只要想见,我每天都可以见到他们。
“小贵州”是来自江西抚州山区的一位水电工,三十刚出头,为人吃苦肯干,自从她老婆和孩子来了,他像一个过日子人了,不常赌了,总是围绕着老婆孩子忙这忙那。有一段时间,他们虽然不富裕,但让人感到其乐融融。不是吗?他老婆不到外面干活,而是留在家里做全职妈妈,除干家务之外,在多数时间内,要么送孩子去学校,要么送孩子去学跳舞,要么陪孩子在家里学习。她与人闲聊时,笑容总会在她脸上不受管束,夸女儿苹聪明漂亮的话语总会从她嘴里不经意地逃出来,就像地鼠不知会在何时钻出来。除此以外,她的话语还可以让人听出她关于如培养女儿苹的那份自信,因为她不仅是老高中生,还因为在山区做过代课老师;她的话语让人仿佛看到了苹的美好未来,那种美好啊,简直超过了武夷山的山山水水、风风光光。
每次看到她,我会觉得,她的幸福感就像她家乡六七月间的水稻长势很旺盛。但水稻总是会枯萎的。
时间不长,她们的家庭发生了一次激烈的争吵,像地震,先是地动山摇,以后是余震不断。他们的每次争吵,都像一把利刃割破了她家庭的皮肤,不光是流着血,还让人看到里面的东西。我正是通过他们的争吵才更多地了解到他们的情况。
原来,几年前她与“贵州”在泉州打工时认识的。那时她已经是一个六年级男孩和几个月大、名叫萍的女孩的妈妈了。因为她和前夫语言和想法等合不来,再加上不会挣钱,经常打架吵唠而劳燕分飞。后来,她就只身离开了武夷山沟,到泉州来打拼,便遇见了“小贵州”。她当时把“小江西”设想成擎天一柱,足够撑起她和孩子们的幸福未来,但后来的现实告诉她,“小江西”也跟她前夫差不多,也不是挣钱的料,还会赌钱。于是,“小贵州”在她心目中便成了一把七孔八洞的破伞,拿在手里丢人,撑在头上漏雨。
吵,她在吵,是在为培养两个孩子要钞票,可他说,孩子不是他的;吵,她在吵,是想纠正他的恶习,他却说,老子就是这么一个人,谁也不能改变我。
吵、吵、吵。吵到最后他被她吵滚了,不见踪影了,她胜利了,但她把自己吵到了一家小超市当清洁工了。一个全职妈妈就这么“悲壮”地下岗了,但她没有吵掉把孩子培养成材的信念。她工作时间很长,因为不加班就拿不到什么钱,可是女儿萍的功课没人辅导也不行啊。怎么办呢?
一天上午,她带着苍白的脸色来到我家,要求我辅导她孩子的功课。她在微笑中张合着白缭缭的唇,脸上的肌肉似乎没有往常那么灵动。她的笑容让我想起了我妻子往常抖活的白床单。这一切没有妨碍她一如往常的谈风,先是夸孩子,后是讲自己的教育理念。但这次她把谈话内容也加一些,什么美国教育理念,什么德国教育模式……一些网络上关教育的内容被她背得滚瓜烂熟,让我自愧不如。在听完她的话后,我说:“你的萍可以到我这里学习,只是我不知道她是不是能够适应我烧制的‘土菜’。”听完我的话后,一股绯红正爬上她的脸庞,从嘴巴开始迅速地爬上她的额头。“不说其他的,就说你带不带。”说话的时候,她没忘掉强装镇静。
在得到了我的答复后,她走了,脚步似乎比来的时候轻盈多了。她踩着我的目光,在我心中成了跳动不止的大惊叹号。
萍来到我这里学习几天后,我发现她的成绩不如她妈妈所说的那样好,反而是让我意想不到的差。在她妈妈接她的时候,我把这个现象通过列举的方法,把苹的情况告诉如实地告诉她妈妈。“我不想要孩子学习怎么样哟,我只想要她素质好哟。”她在尴尬中辩解。“素质”?我不能解读。
拿人钱财,为人消灾。在我不能理解她妈妈口中的时候,我固执地认为,我既然接了苹这一“票”,就要为她的成绩负责。
经过我一个多月的努力,萍的成绩提升得很快,考了很好的分数。当我把萍的试卷拿给她妈妈看时,她说:“谢谢,你辛苦了,能够把萍成绩搞上去,一直是我的心病。”这次她话不多了,全然不像以前那样口若悬河。
以后,她来接孩子的时候,话也不多,除因欠费跟我打招呼外,基本上不多话,有时她只跟我说一句话“老师,我把萍带回去了。”
她是挽着苹走的,笑容可掬,劳累之后的倦态荡然无存。她们母子俩相依为命在生活中已行走一段日子了。对她而言,苹是她心中一颗星星,有足够的能量照亮她前行的路。这颗星对它而言有些沉重,但她无论如何都要捧着它,呵护它。
④湘西摆渡人
这时候,是我家乡的大海刚诞下太阳不久,东边的天空一片鲜红,像是新生儿身上没来得及擦洗的大片血污。
笃、笃、笃,敲门声。吱呀,我打开了门。一位三十多岁的少妇从相框里探出来(门柜像一个大相框),探进我的家里,此时,亮泽漂长的头发拥护着她一脸微笑,一股恬淡从眼睛透进了我的心田。
她是在微信“千灯教育家长群”中了解我的,也加了我。在微信中我们聊过,所以对她有了一些了解。在微信聊天中,我曾对她这位来自湘西的少妇作几过几次猜想,可没想到她会这么快地出现在我的面前。
“李老师新年好,我是君的妈妈……”话语从她淡红的薄唇间溜出来,像山林中不急不缓的鸟鸣,一点一点地滴进小溪,泛起了圈圈波纹。
我报之微笑。她手里提着的水果和我一句“昨天我说过我不教五年级的孩子”,让我的微笑有些减色,让她的微笑差点逃跑。但这没能损伤到我正月初六的愉快,反而驱走了我赶写《南京体彩》特约稿的疲劳。因而她的到来于我来说,也是一件幸事。
“李老师,你看这样行不行,每个星期六我让孩子到您这里学硬笔书法、作文和阅读,半天时间,具体安排你定。”讲话时,她的眼睛像一轮明月在碧潭中似浮似沉,像在不甘心中挣扎。
怎能忍心拒绝一个望子成龙的母亲,那情深殷殷的心?
看得出,我的一声答应,把她的笑容擦得好亮――她暗黑的腮帮把上嘴唇拉得高了一些,露出洁白如湘西大理石般的牙齿,两只眼珠忽闪忽闪让我想起了湘西丛林中那些可爱的小兽。
在满意中,她辞别了我,带着一些笑容。我望着她纤细的背影,忽然想起了沈从文先生《边城》中翠翠。
她的肤色,她的秀发,她的牙齿……尤其掩藏在身体内我撩人怜爱的气质让我想起了翠翠。
但她与翠翠不同,虽然她们是同乡。翠翠,一字不识,外面的世界只能在渡客的言谈了解,在凤凰城,守着渡口,守侯着不知没有归期的傩送,用渡船渡着别人不会体会的酸楚。而她,一个大学生,走过了千山万水,在千灯镇拥有一个公司,有一个幸福美满的家,她开着一辆豪车,过着光鲜的生活。
翠翠是一个摆渡人,君的妈妈陈又何尝不是一个摆渡人,只不过她的渡客是她的儿子君。她正盘算着把君渡向未来呢。
一个星期六的上午8点左右,陈与君母子俩如约而至。陈仍如上次满面春风,君没有笑容。长脸、浓黑的眉目、张口想说话的嘴把他的表情凑合成一个“囧”字。他在听妈妈的反复劝说他要在这里定心学习。她们的表现让我能体会到,为了君的到来,她的妈妈经过了怎样的苦口婆心。
不过,君还算一个听话的孩子,最终还是跟走进了房间,开始了书法学习。我在黑板上讲字的时候,他有些走神。他写字的时候眼晴里有一丝泪水,让我能看懂一丝东西。不过他的字让我产生一疑问:“你练过书法?”“老师,我学过毛笔字。”
时间在君的苦捱中终于到了中午11点了。我把君送到他妈妈停在楼下的车上,妈妈将要把君送去学围棋。我问君:“你课外还学些什么,除我知道的外?”“还学电脑编程、网上英语、美术。”君的语言不很用力,像是梦呓,但足以让我对陈产生“敬意”。
过了几天,陈打电话给我,跟我打招呼,说是孩子不愿意来跟我学习了。我跟她说,这样也好,省得把小孩搞得很累。她说:“对的。如果他成绩再提不上去,我可以把他送进‘贵族学校’。”
虽然君不来了,但陈和我联系没有中断。有时,她会把儿子的学习生活在微信圈中晒一晒。有一次晒君在网课英语学习中得了满分,我为她点了赞。但后来陈有一次晒君在深夜练习钢琴的情况(陈又让君学钢琴了),被我留下让她思考的文字:春风轻,钢琴声声,寥落星。护家狗儿打呵气,檐下燕雏爽酣眠。几点孩童泪,几多慈母心?
翠翠在渡口等待傩送耗尽了她的年华,成为历史深处的一声慨叹,而陈正雄心勃勃地想把儿子君渡向远方。她把孩子弄得像球场上队员,忙得上气不接下气。
 楼主| 发表于 2019-5-14 19:13:24 来自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请文友们指点。文中有纰漏之处,请海涵。请编辑老师推出此文时,多多费心。
发表于 2019-5-14 21:35:17 | 显示全部楼层
首先恭喜李老师转行,终于回归自己的老本行!
发表于 2019-5-14 21:36:50 | 显示全部楼层
你辅导学生有感悟,我们做家长的也有很多感悟,此文,此文可以作为一个系列发出,我们飞花令能否只选其中一个章节推出呢?
 楼主| 发表于 2019-5-14 21:52:23 来自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林慧妮 发表于 2019-5-14 21:36
你辅导学生有感悟,我们做家长的也有很多感悟,此文,此文可以作为一个系列发出,我们飞花令能否只选其中一 ...

林老师好。因为年龄不适宜开卡车了,所以转行混日子。
怎么推出随你而定。谢谢了。
发表于 7 天前 来自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系列的推出,觉得更好。
 楼主| 发表于 7 天前 来自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碧云天下 发表于 2019-5-15 06:47
系列的推出,觉得更好。

谢谢袁老师。向您省作家学习。
 楼主| 发表于 7 天前 来自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碧云天下 发表于 2019-5-15 06:47
系列的推出,觉得更好。

向省作家袁老师学习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QQ|小黑屋|手机版|Archiver|醉里挑灯文学网 ( 苏ICP备15038944号-1 )

GMT+8, 2019-5-22 05:22 , Processed in 0.069835 second(s), 10 queries , File On.

Powered by Discuz! X3.4

© 2001-2017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