找回密码
 注册
搜索
热搜: 活动 交友 discuz
查看: 76|回复: 1

[原创] 不孝有三(中篇小说)6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9-6-12 09:00:59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过了一年,上海那边寄来了一张孩子成成的周岁照片。成成是儿子的暂用名,那边给孩子报户口时来信要家宝给孩子取个名,家宝说,先叫他成成吧,将来想为他取个单名叫宋成,现在只能先跟你那边姓施了。
这一年,家宝每两个月都要去一趟上海。去时先看一下孩子,丢下些生活费,然后到二姐家过一宿就往回赶。忙英只见过一次儿子,过春节时说是和家宝一起上二姐做亲戚的。那回还带着正在上初中的大女儿。他们是夜深时到姨娘家的,孩子已经睡了,忙英想弄醒他,看看儿子是不是还认得她。家宝说:“算了,让他睡吧,他哪能认得出你?”后来他们便悻悻地回了旅社。
俗话说,只怕不养,不怕不长,一转眼孩子已经过了周岁了,而且听说已经会叫姨娘家的媳妇妈妈,叫姨娘奶奶了。那张照片是姨娘家媳妇抱着拍的,孩子神气可爱,抱着孩子的人一脸的幸福与满足。忙英每晚临睡前都要捧着张照片端详好一会儿。睡下后,仍然有些心事重重,她不知道,这份思念还要熬多久,她担心将来人家舍不得把孩子还给她。
一年后,想不到那边又发生了一件让他们特别揪心的事,姨娘突然查出了乳腺癌,先是做手术,接着又是放化疗,好端端的一个人就变得老态龙钟了,老人病倒后孩子就没人带了,她儿子媳妇又没时间,再说又不是自己生的,哪有心情替人家带孩子。为此家宝特地去了一趟,卖了些营养品看过了姨娘后,就将成成带到了二姐家。后来成成就在那个湖边上的渔村里生活了二年。姑姑姑父下湖时就将他带上鱼船上,为了防止孩子溺水,上船后姑姑都要用一根结实的布条将他系在船梁上。日子久了,村里人都知道了这孩子是她家苏北老家兄弟超生的。那年冬天,家宝将妈妈送过去帮着带了几个月孩子。到了第二年春天,妈妈在那边水码头上跌了个跟头,后来就一病不起,将她带回来后只过了两个月就走了。
正好那年,姨娘的村里有个小伙,在朱家角的厂里谈了个对象,姑娘是从苏北过来打工的。那小伙是二姐家的隔壁邻居,对象带回家后意外地发现那姑娘也是这边南荡乡的,只跟二姐的娘家隔了七八里路。在外面遇到同乡应该是件大好事,可二姐却高兴不起来,她担心兄弟家的秘密瞒不住。
那年春节,隔壁人家结婚,来了好几个姑娘家的娘家人。小成成在这个村里算是公开的秘密,因而也瞒不住苏北过来的人。二姐只好好言央求他们,回去千万不能说出来。并告诉他们,兄弟还在乡政府当着干部,他们如果遇到什么困难可以去找他。
让二姐没想到的是,那姑娘家的爹妈是在计划生育中吃过宋家宝苦头的人!
本来,宋家宝只是乡里负责经营管理的一个中层干部,与计划生育工作风马牛不相及,但那些年计划生育是中心工作,动不动就会全党动员搞突击,家宝有一次正好被抽调分在那个村子。一天夜里,计划生育小分队的几个如狼似虎的人突然踢开了那户人家的大门,当场抓走了怀孕八个多月的婆娘,后来在县医院引掉一个男婴。虽然家宝本人并不曾登门抓捕,但人家却将这笔帐算在他头上。那户人家只有一个丫头(就是结婚的那个姑娘)。他们听到了小成成的情况后,表面上满口应承,保证回去不说,心里却在恨恨地想,原来让人家绝后代的干部们也怕自己家绝后!
于是,没过多久,宋家宝就被叫进了陶乡长的办公室。
对宋家宝的处分决定很快就下来了:开除党籍、开除公职,罚款五千元!罚款数是普通群众的两倍多,那时他每月的工资也只有一百多元。
乡里一把手王书记找他谈了一次话,书记说:“对你的处分不算重,双开是约定俗成,现在都是这么处理的,无一例外,就是普通党员也是一律要清除出党组织的。罚款数额是根据夫妻二人前三年的总收入计算的,肯定要比群众高一些。事已至此,希望你能理解,这事谁也帮不了你。”
“我理解,我这是罪有应得,就是这么多的钱我可能一时没法筹措。”
“这个你要尽量想办法尽快兑现,别让我们为难。对于群众,罚款缴不上是要拆房子搬家具的,你总不能逼着乡政府派人去拆你家房子。再说,你那房子这么多钱是不砌不起来的,不能跟人家不值钱的破屋比。拆掉不可惜吗?”
“好吧,我尽量地想办法,我也情愿早点缴上了好将孩子的户口转回来呢。”
上世纪八十年代初,分得了土地的农民也不过是才刚刚过上了温饱的日子,经济上还谈不上富裕,五千元可不是个小数目,那时的“万元户”就算是暴发户了。农民们收获的粮食、棉花还要按国宾规定的价格卖给国家,乡村两级每年还都要向农民摊派数额不小的上缴款,纵然辛辛苦苦地余下一点钱还要翻修一下老房子,或者是筹办一回子女的婚事,哪有那么多钱去缴罚款?宋家宝的情况虽然要比普通老百姓好得多,但他一年的工资收入也才不足两千元。他二年前盖这座七架梁的瓦房借的债还没还得清,后来为妈妈办丧事又借了新债。现在要他一下子捧再出五千元钱出来,难度可想而知。
不过无论有多难,他都要想方设法度过眼前这一关。因为他现在的这所房子至少要值七八千元,拆掉了,以后靠种几亩承包田,哪年砌得起?。还有一点更重要,他一个有头有脸的人,真的被乡政府来人拆掉房子,脸面往哪儿搁?
接下来,为了借钱他又接连碰了好几个软钉子。弄得他焦头烂额,一筹莫展。
发表于 2019-6-28 20:33:24 | 显示全部楼层
以前抓计划生育的人,手段怕人的。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QQ|小黑屋|手机版|Archiver|醉里挑灯文学网 ( 苏ICP备15038944号-1 )

GMT+8, 2019-8-21 22:17 , Processed in 0.126819 second(s), 9 queries , File On.

Powered by Discuz! X3.4

© 2001-2017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