找回密码
 注册
搜索
热搜: 活动 交友 discuz
查看: 141|回复: 11

【醉里飞花令·支撑】<冬日里的村庄>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9-11-8 00:03:50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本帖最后由 苏眉 于 2019-11-8 00:05 编辑

<冬日里的村庄>

      立冬过后村子里连同村外的田野便亮堂宽敞起来了,长满黄金牙齿的玉米或屯在各家红漆黑漆大门前一人半高钢丝网围的粮囤里,或连家门也不曾回直接找了空地脱粒运走,换了红红的一叠用做生计。通往村庄的路已由原先的硬泥板路换了黄沙路后来又换了黑漆漆的沥青路,路面越来越宽,长短却从未曾改变过,就如同它连接的人与家乡的拉扯从未改变过一样。

      走近村口迎面立着一块长条桌大,半尺厚鱼肚白的岩石,粗粝的面目上用朱砂写着村子的名字,它站在村口的时候我已经快三十岁了,因此对于我来说这块石头更像个外来者,谦卑而又讨喜的站在那里,十多年过去我已经习惯了它的存在,就如同习惯了人生中各种状况的闯入与到来,唯一不习惯的是这块石头并不能带领我走回原来的村庄,走回原来村庄里我那些挚爱亲人们的怀里,相反的却是一次次被抛弃与拒绝,他们在我接连不停的离开村庄以后,永远的留在了村庄里,留在了村庄后土坡上。无比顽强的留在里秋叶飘落处,留在了比蒿草根还要低矮的地方。

      立冬过后距村口十几步远的池塘也枯萎了,艾草匍匐在曾经涨满绿油油池水的岸上,那些灰黑色滑腻腻的鱼与黑亮多刺的菱角藤子已寻不见,池塘袒露着她皱裂干瘪的空荡荡的肚皮,像个饥饿的多年的人,忘记了那些酒足饭饱的日子。记得我十五岁的时候在她油汪汪的河岸上用细长竹竿挑菱角的时候,我和伙伴们的嬉笑声覆满了半个水面,如今都到哪里去了呢?他们的名字连同他们的踪迹也仅仅是一些母亲偶尔对我吐露的传言,对于每年每月都要按时回村庄的我来说他们都成了窄窄的言辞,真实得不可多信。

      进村五百多米便是一家张家小卖部,那是自从我出生就站在那里的小卖部,现在由从前的土坯房原地换了的细砖净瓦的四间偏房,掌柜张伯也老得到了扑扑簌簌掉叶子的年纪,有件事可能张伯早已遗忘了,我六岁那年四岁的妹妹发高烧吵着要香酥酥的炉果,那是一种麻将牌大小表面粘着芝麻用油、糖和面在炉中烤成的小糕点,母亲拿了一元两角让我去张伯家称半斤,回来的路上我偷吃了大半,母亲问起又不肯承认,硬说就给了这么多,母亲拎着糕点回去问,张伯竟然说是他称马虎了生生添足了半斤回来。自那后我遇见张伯便不敢抬头,张伯却像什么都没发生过,照例妮娃、丫头招呼。因此自有了工作后每次回村便去张伯家买些东西,有些是需用的有些是不需用的。

      立冬过后,通往母亲家院落的路也清亮了许多,以前半路上遇见村里人,他们便说妮娃又回家看老爸,我就会提上满竹篓的笑脆脆的应声着,自父亲故去后,半路遇见只问了妮娃又回了啊!仿佛母亲是个若有若无的旁人,事实也的确是这样,寡言柔弱的母亲一直躲在多言而又忠直的父亲身后,任万千事都无需烦心只做妻便妥当了,而今母亲替代了父亲站在村子里迎我们来送我们去,风中站立的身影与门口那颗老榆树一样虽不再挺拔却有着固执的坚韧。

      立冬过后村子又老了一岁,远行人回归的脚步便又厚了一层,暮色中村庄要先一步黑过去,凡能亮起灯光的房子里,亮光都照不出院落来,那里的院落太长太久远了,更重要的是那些灯还要分一些光亮照在像我这样出远门的人的心中,无论走多远多久都要原路赶回的人的脚下,从未动过改变的念头,至此不渝,而我们也借着那些光亮走了很远很远的路,在一次次的离去中重新归来。
发表于 2019-11-8 16:52:22 | 显示全部楼层
村庄,有着无法割舍的亲情,我们在离去中归来
发表于 2019-11-8 22:59:20 来自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有生活细节的文章,便有了生命的脉动和气息。
发表于 2019-11-9 06:14:28 来自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小城近处的村庄,在小城的蚕食下面貌全非,远处的村落不知是个怎么样的?楼居室仍在,似乎是十有六七空着…
发表于 2019-11-9 08:42:32 | 显示全部楼层
似曾相识的村庄冬日景色
 楼主| 发表于 2019-11-9 19:41:12 | 显示全部楼层
林慧妮 发表于 2019-11-8 16:52
村庄,有着无法割舍的亲情,我们在离去中归来

根生在村庄泥土的人,无论飘到哪里,总要回头望望。
问候慧妮
 楼主| 发表于 2019-11-9 19:41:55 | 显示全部楼层
原色土 发表于 2019-11-8 22:59
有生活细节的文章,便有了生命的脉动和气息。

谢谢原版鼓励~~
问候
 楼主| 发表于 2019-11-9 19:43:12 | 显示全部楼层
碧云天下 发表于 2019-11-9 06:14
小城近处的村庄,在小城的蚕食下面貌全非,远处的村落不知是个怎么样的?楼居室仍在,似乎是十有六七空着…

母亲常说。以后村里都要空了呢!
 楼主| 发表于 2019-11-9 19:44:15 | 显示全部楼层
admin 发表于 2019-11-9 08:42
似曾相识的村庄冬日景色

村庄是总是梦里梦外的家。
发表于 2019-11-10 18:39:47 来自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根生在村庄泥土的人,无论飘到哪里,总要回头望望。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QQ|小黑屋|手机版|Archiver|醉里挑灯文学网 ( 苏ICP备15038944号-1 )

GMT+8, 2019-11-21 06:11 , Processed in 0.066974 second(s), 10 queries , File On.

Powered by Discuz! X3.4

© 2001-2017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