找回密码
 注册
搜索
热搜: 活动 交友 discuz
查看: 51|回复: 3

老校长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9-12-2 09:13:20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老校长

                                                                                                    夏春华

       在一个微信群里看到发小孙正国发的一幅幅图片,猛然间发现了一个曾经无比熟悉的身影,惊喜之中,颇感意外。我仔细看了几遍,没错,那个熟悉的身影居然是我读小学时的周校长。  
       时光太匆匆,一晃几十年,我早从一个懵懂无知的孩童变成了为生计奔波的肥圆中年人,看着老校长年过八旬依然腰身挺拔,面色红润,正笑容亲切地端着酒杯,我在心中默默送上最美好的祝福。
       在村小七分场小学读一年级时,第一个见到的就是周校长,和蔼可亲的他那年刚从农场的另一所小学调到我们的七分场小学担任校长,笑眯眯的他站在校门口欢迎我们进校读书,并轻声让送我们来报名的家长们尽管放一百个心,调皮捣蛋不怕,都机灵着呢!其时我们正值七八岁,狗都嫌弃的年纪,除了在教室里上课时能安稳一会,下课铃一响,一个个如出笼的小狗,精力十足,嗷嗷叫着又蹦又跳,追打嬉闹。可印象中周校长从没有过一次高声呵斥过疯玩打闹的我们。
      有一年冬天,天寒地冻,屋檐下挂着尺把长的冻冻丁,我和二光头孙世忠、李六小、孙后宝等几个人上午一节课后,先是和男生们在教室外依着墙挤了会暖,觉得天天挤来挤去忒没意思,就跟着孙世忠,偷偷溜到校园东边的小河里滑冰,一个个正滑得兴起,一不小心,“哗啦”一声,四个人全掉进冰水里。小河水浅,最深处才齐我们的小腿肚,可我们的棉裤、棉鞋全湿了,一个个冻得直发抖,得到其他同学慌慌张张的报告后,周校长和几个男老师穿上雨靴将我们一个个从冰水中拎上岸来。这回周校长气坏了,绷着脸将我们一个个拎到他的校长办公室,站成一排,一一给了我们屁股上不痛不痒的几下子后,一边安排班主任立即去教室后的小食堂拎来了小炭炉,一边让老师通知我们的家长带来棉裤棉鞋给换上……
       周校长担任我们3年级的算术课,上算术课是快乐的,我们都喜欢上算术课,边摇头晃脑背乘法口诀,边可以做小动作,还可以在课桌肚里偷看小人书,趁周校长在黑板上板书时,将课桌上用铅笔刀刻好的“三八线”不断描红,不准同桌的女生越线……一旦被周校长发觉,小人书会被没收。但我们丝毫不担心,因为每次课后都能认个错给要回来,周校长对我们最严厉的处罚就是站在教室后面听课了。
      我和发小崔恒东小时候好得比亲兄弟还亲,恨不得共穿一条裤子,除了上课,整天厮守在一起,夏天一起下河摸鱼,冬天一起挤在被窝里看小人书,饿了在他家端起碗就吃。有一次,为了争夺一本最新的小人书《封神榜》,两人互不相让打了起来,力气小的我输得一败涂地,感觉在同学们面前丢了大丑。我快气疯了,趁恒东正低头津津有味看小人书,冲上去在他的后背上就是一口,疼得恒东哇哇大哭。这回可闯了大祸,班主任张老师看着恒东后背上深深的牙印,发狠要找老虎钳扳掉我会咬人的牙齿……周校长则让我靠墙罚站在一边,又急冲冲从自己家中找来红汞药水,给不断抽泣的恒东后背上的伤口涂上。
      周日,我和恒东又和好如初,中午在他家蹭饭,他妈妈做了芋头烧肉,小葱炖蛋,满屋飘香。饭桌上,恒东妈妈一边往我碗里夹瘦肉,一边嗔怪,“吃!好好吃,吃了有劲咬恒东!”我羞愧地低着头吃肉。一抬头,看到周校长出现在恒东家堂屋前,桌上所有人赶紧都丢下筷子迎上去,毕竟,周校长是我们村子里最受敬重的人。原来,周校长不放心恒东背后的伤口,特地上门看望。我这才知道,担心恒东妈妈找上我家门告状,我会受皮肉之苦,周校长早和恒东妈妈打了招呼,小孩子太皮了闹着玩的,难免磕碰受伤,而恒东妈妈则当场表态,谢谢周校长,请周校长尽管放心,这两个小东西好得跟一个人似的,就差投胎没投到一处了。
       周校长摸摸我的头,下次可不能再咬人了。有理说理嘛!咬人可是不对的,给恒东道过谦了吧?我和恒东相视一笑。
后来,我外出求学,再也没遇到过周校长,听村里的同学说,周校长一家在我们初中毕业后调回老家射阳县了,还继续担任校长。周校长二十出头年纪从师范学校毕业后,主动要求分到条件艰苦的农垦系统教书育人,在新曹农场执教四十余年,桃李满天下。
每次回老家,开车经过早已荒废的村小学旧址前,我总会想起老校长,想起校园内那棵粗大的老榆树,老榆树下的无忧无虑时光,想起老校长对我们那帮调皮捣蛋鬼的宽容和疼爱。
       不久前,在发小正国组织的饭局上,巧遇周校长的小女儿,我的小学同班同学周锦红,得之周校长老两口身泰体安,感到欣慰无比,互留联系方式,当晚就与几个要好发小相约,得空一定去看望我们的老校长,道一声,老校长,您辛苦了。
      老校长周兆邦,现居射阳合德。
      老校长,我们想念您了!

 楼主| 发表于 2019-12-2 09:14:23 | 显示全部楼层
感谢《沿海文学》许尚明主编的约稿、采用。
发表于 2019-12-2 09:40:24 | 显示全部楼层
原来你小时候是这个样子的!
 楼主| 发表于 2019-12-2 10:25:06 | 显示全部楼层
哈哈,小时候,我有不少小人书,真的抱歉为了一本书对发小痛下口。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QQ|小黑屋|手机版|Archiver|醉里挑灯文学网 ( 苏ICP备15038944号-1 )

GMT+8, 2019-12-14 06:11 , Processed in 0.093312 second(s), 9 queries , File On.

Powered by Discuz! X3.4

© 2001-2017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