找回密码
 注册
搜索
热搜: 活动 交友 discuz
查看: 245|回复: 6

【醉里飞花令 亲情】暖暖的母爱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20-1-9 20:12:05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暖暖的母爱
                             陈以忠
  81岁的老母亲,在四年前的清明节那天,去了西方极乐世界。想起她去世前几天的情景,我又潸然泪下了。

  那年清明节前一个星期日,我陪妈妈一起参加在老家的祭祖活动,妈妈以最佳的精神状态,参与了所有活动环节。傍晚,妈妈轻声跟我商量:“我想留在老家过一晚宿,明天回镇上。”我答应了,让五弟陪着。
  周一早上,学校传达室电话告诉我,老母亲找我有事,安排好手头的事务,立即去迎接老妈妈。
  “你打电话让姐姐、老三、老四回来,我身体感觉很难受。”看着精神很差的妈妈,我心里的天塌了。因为,前一阶段我们带妈妈去县院,对她进行了全身检查后,发现腹腔、胸腔等都积水了,查了标志物追踪是胰腺癌晚期,已经不能手术了,生命期不会太长。于是决定将病情瞒着妈妈,让老三老四像正常一样,继续回上海上班,由我陪着妈妈做一些保守的象征性治疗,是想让妈妈轻松过一段日子。
  其实,这些小伎俩哪能逃得过妈妈的眼睛?在妈妈的眼里永远都长不大的儿女,每一次的谎话妈妈都会感受到,只不过这次没有跟以前那样惩罚我们。看到我们几个不会撒谎的样子,好强的妈妈早已心知肚明了,她其实瞒着我们很长时间了。
  “病在自己身上,我知道的。”妈妈强忍着安慰我,“你就让他们都回来,陪陪我几天吧。”我这才明白妈妈昨天执意参加祭祖的缘由,她给族人的良言善语和高调热情,是在做坚强、和善的榜样啊。
  姐姐弟弟几家陆续回来了,妈妈感叹道:“这么好的日子,再让我过上十年,多好啊。”很平静的妈妈,带我们姐弟几个分别在老三和我家,从她自己的木箱里,将成叠的人民币翻出来,每一处的数量清清楚楚,我们姐弟几个泪奔了,谁愿意接收这些钞票啊?
  清明前第四天的晚上,妈妈拉我到一旁悄悄地套着耳朵:“别说我还有多少天过了,我只剩三天时间了。”不敢相信妈妈如此镇静地跟我说这话,紧紧地搂着妈妈,任泪水奔涌却不敢哭出声来,妈妈也紧紧地抱着我的头,有力地拍着,就像小时候“惯”我那样。
  “别哭了,记不得了?妈妈不喜欢眼泪!把我的事情做好了,照顾好姐姐、三子、四子几家,还有五子有你们照顾,我放心的......”
  妈妈双手为我擦去泪水,拍拍我的双肩,微笑着:“妈知道你肩膀是宽厚的,你从小就学会了不轻易流泪,你是老大。”
  “去端盆热水来,帮我洗洗脚,我想睡个舒服觉。”我知道这是妈妈对我最大的奖赏。但是,洗脚水里还是融进了我断线的泪水,只能逐个按摩着妈妈每一个脚趾,却怎么也数不清妈妈有多少个脚丫了,一直低头数着,根本不敢抬头看一眼白发老娘。
  清明前三天的早上,妈妈要我和姐姐先去老家,将她早就准备好的衣服,拿出来晒一晒,“五领三腰”的纯手工做的衣服,是妈妈几年前就一针一线亲手裁剪缝制的,翻晒这些妈妈“百年老后”的着装,姐弟两人真的感受到妈妈强大的心脏,感受妈妈对生命的无比热爱与对死神的鄙视。
  “我怕这个癌会有疼痛,在我难忍的时候,你们弄的那个药给我一片,我会提前告诉你们的。”坚强的妈妈知道我们早就准备了止疼药,仍然不忘安慰着我们。
  “请二叔挑两捆清爽的稻草,铺垫在堂屋的西半边,我下午回家不到房里了,直接睡地铺,闻闻稻草香,土地焐焐热。”
  遵照妈妈的指示精神,下午,妈妈自己坐上电动三轮车,从我在镇上教师新村的家出发,沿着开放大道向南,中途转向西绕道到老外婆的庄子,向妈妈的衣胞之地做个告别。
  在临出发的时候,时髦的老母亲还记得用英语打招呼,向左邻右舍客气着:“拜拜,你们家家都发财啊!”多么豁达幽默的老人。
  一路上阳光灿烂,路旁的油菜花金黄,一个字不识却能说会道的妈妈,由衷地赞叹:“我们走的是金光大道啊!”妈妈对生活乐观又坚强的性格,随时都在给予我们鼓舞。
  晚上,我们姐弟几人都围坐在妈妈的地铺旁,默默地听妈妈的讲。
  “我喜欢热闹,等我走了,在送饭的时候不要怕路远,从家里出发,沿着庄子河南一直向东,经过三个生产队,再从东头沿小河北往西,请乐队开路,让孙子拎灯笼在前面引路,你们就低着头前行不要弯腰,就不会腰酸腿累了。”
  “做饼用的米面放在瓶子里。”嘱咐着姐姐。
  ……
  清明前第二天,老家的众乡亲都冒雨前来看望,说话还很响亮的妈妈,逐个跟人交谈,叮嘱:“要爱护身体,不要太劳累,多多保重......”
  当大孙子和孙女从上海回到家前,早就坐起来等待了,给所有的儿孙辈和重孙辈,都发了大红包,欣然祝福:“你们要和和睦睦拧成一股绳,大家都过得红红火火。”
  对两个孙子和孙女单独嘱咐:“你们要把妹妹当兄弟待,好好的学习、工作、成家!”抱在一起的孙辈几个早已泪流满面泣不成声了。
  清明当天,病情渐渐加重了,妈妈要求添加药量,服药时间的间隔也缩短了,妈妈说话开始费劲,但神志还很清楚,我们所有人的话她能都听到,只是点头回应,不太说话了。
  老三不停地摸摸妈妈的手脚,看冷不冷。妈妈知道他这样关注的意思,就打起精神微笑着:“三子,你是想知道我的手脚凉到哪里?”很吃力地问。
  歇了一会:“孩子们,你们的孝心我晓得,我心里暖和和的,手脚更不会凉,我会暖暖阳阳奔西方!”满脸平静地微笑着,看着围在身旁的我们。
  清明节的当夜,妈妈去了西方。直到火化前,我摸着妈妈的手,仍然是暖暖的,暖和和的。
发表于 2020-1-9 21:02:28 来自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最爱慈母情。
发表于 2020-1-10 10:32:57 | 显示全部楼层
感动人心的慈母情,让人流泪.
发表于 2020-1-10 16:12:56 | 显示全部楼层
母亲的爱深沉无疆……
 楼主| 发表于 2020-1-11 16:39:44 | 显示全部楼层

感谢袁老师留评。
 楼主| 发表于 2020-1-11 16:40:22 | 显示全部楼层
王勤 发表于 2020-1-10 10:32
感动人心的慈母情,让人流泪.

感谢王勤老师关注。
 楼主| 发表于 2020-1-11 16:41:18 | 显示全部楼层
林慧妮 发表于 2020-1-10 16:12
母亲的爱深沉无疆……

感谢慧妮老师留评关注。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QQ|小黑屋|手机版|Archiver|醉里挑灯文学网 ( 苏ICP备15038944号-1 )

GMT+8, 2020-7-9 17:11 , Processed in 0.062104 second(s), 10 queries , File On.

Powered by Discuz! X3.4

© 2001-2017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