找回密码
 注册
搜索
热搜: 活动 交友 discuz
查看: 82|回复: 3

[原创] 红军排长王德成(八)山林的夜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20-1-24 16:58:05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可是,女卫生员小孙睡不觉,过几分钟,又抬起脸。问:“排长,你睡着了吗?”
“我睡不着。”还在躺在地上的王排长回答。小孙觉得既然一时睡不着,就又聊。和自己非常爱慕的红军排长王德成在一起,哪怕说说,都令小孙感到愉悦。
“排长,我简直没有想到,我们会在这样的山林里 过夜。”卫生员姑娘说,走在厚道十分英俊纯朴的王排长身边,坐下,她这时,已经把王排长看成是自己心上人,想挨在王排长身边,因为,她感到和王排长在一起,心里觉得安逸、愉悦,她想:如果王排长希望她做什么,就做什么。
   王排长背靠有些硬的树干上,半躺着,看着眼前一片黑越越的夜色和头顶上一片柔黑的夜空,以及身边在挨近自己隐约的树叶和看不见的、在草丛里的窸窣时不时的唱歌,他就没有注意到小孙的问话。
自己都说了,还没有听到回答。小孙也看不见排长的脸,就又问:
“排长,你说呢?”
这时,王排长感到迷糊。“什么?”
小孙明白排长可能是想别的了。就说:“我问你话。”
“什么话?”王排长在黑暗里说,他也看不太清面前的小孙姑娘。
“我是说,我根本没有想到自己还在林子里过夜,要是没有你,我会害怕的。”小孙说。
“一个姑娘当然是。”王排长说。说完,有没有话要说了,就沉默起来。
“不过我想明天到连长和同志们那里,就好了,排长,你就可以继续安心养伤了。”
“嗯。”
“幸好我们的连部不是太远,远了还不知道走几天。”小孙把脸抬起往黑越越的树林上空望了下,还是觉得这样的晚上,不安逸,觉得有蚊子咬她。不安逸说。
“嗯。”王排长就这样跟着说一句,
小孙不高兴了。就对着背靠在树上王排长,嗔怪道:“排长,你就没有什么话要说的吗?”
憨厚的王排长说:“说什么?”
小孙说:“连里的事。”
王排长说:“我不喜欢讲这些。”
“那你没有要说的吗?”
王排长就低下脸,沉默了。之后,才说:“我们睡了吧,明天还要赶路。“
然后,就睡到了地上,小孙就扑在膝盖上睡了……
    第二天早晨,被山林里非常清冷空气冷醒的小孙就睁开眼睛,也冷得抖了下,身子有些偏了下。她马上抬起脸,连头发都散了些到她起细条压痕的额头上。小孙才定定神,才看到天亮了。往自己头顶上方绿色的枝叶缝隙的树林上空一望,看到了一小片的洁净蓝空,在天空那边的一片粉蓝色静静的浅云。这时,太阳还没有出来,树林间,一片的安然,静得来连躲在簇拥般绿叶青青里的窸窣,叫了一个晚上都跑去睡了,时不时从左侧或者山上吹来了一股股清新爽约的晨风,时小孙感到心情舒畅。这时,她才看看躺在身边地上、双手放在插着紧系宽皮带里的一起一伏的肚皮上的驳壳枪上的王排长,他十分英俊温厚的脸庞,向左边略侧过去,闭着的和善双眼,性感的有丝翕动的鼻翼,一串男子汉诱人黑乎乎的胡子,和温情闭着的嘴唇。
   这时,她看到:睡熟的王排长在冷的发抖。就脱下衣服,盖在王排长的肚皮上,她想这样也许自己排长就没有这么冷了。
然后,又过了一个小时,红军排长王德成才睁开他睡眼惺忪的眼睛,看到卫生员姑娘小孙呆在他身边,端详般看着他。
就听小孙那温和的问候般的声音:“排长,你醒了。”
王排长就回答:“嗯。”这时,他就起身,才看到盖在自己身上的衣服,他知道或者粗略想起自己在睡的过程中,好像很冷,后来就没有了,才这样安心舒适地睡醒了。知道是小孙为自己盖上的,心里一热,默默地看着小孙,他想说,可又感到嗓子发干,嘴唇蠕动了几下。
看到自己的好汉排长眼睛红润了,小孙知道是这件事。就沉默了。
两人一时没有话说。






评分

1

查看全部评分

发表于 2020-1-27 19:02:59 | 显示全部楼层
新年快乐!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20-2-9 11:53:32 | 显示全部楼层
红军排长王德成(九)王排长和小孙


       小孙就说:“排长,你看今天是晴天。等会早点出发,回到茅坪。”
在一直感动的王排长好像才回到现实里来,就转过身,抬起右手,把眼里的一些泪擦掉,才转回身。说:“对,应该早点走。”好像是他在应付小孙急于要离开
这一情绪似的,
“排长,你肚皮好些没有?”小孙问,好像是在例行一种规定的问询,
“现在不痛。”
“没关系,你这才第二天,过几天,就会好得多的,特别是到连部,让杨军医跟你看看,我想过不了很久就好。”
王排长看了看小孙,听她这样说,心目也安慰多了。不过,他还是不太想自己的伤情,这以后会好的。他还是为在昨天牺牲的全排红军战士、指挥官难受。就没有说,老实低下他感到愧疚的脸。
见自己排长又不说。小孙问:“排长,你在想什么?”
“哎,我对不起他们。小虎、老姜、成班长……”王排长说,而是一种陷入沉思的,心痛的念叨。
小孙也感到难过。
可她的眼光一直都不移开十分英俊威武的、纯朴、忠厚英勇的红军排长王德成的脸庞,生害怕他背过身,或者走了,这样她就再以看不到了,哪怕一分钟,她都不愿意有这样的状况。
过来很一会,她说:“排长,咱们吃点东西吧。”
王排长说:“我们没有吃的了。”
“这还有三个鸡蛋,是老乡拿的。你拿去吃。”小孙说。
“那我们一个吃一个。”
“我刚才已经吃了一个。”小孙恨不得都跟自己心爱的排长吃,就谎称。
然后,小孙姑娘就把鸡蛋剥壳,跟自己排长吃。
“小孙,你也吃一个。”王排长把鸡蛋还跟小孙,他不忍心自己一个人吃。
“排长,你是一个大男人,你还有伤,需要多吃。”小孙真心地说。
“这。”
“快吃吧。”小孙把鸡蛋放在自己排长的嘴边,王排长就吃了。
吃过饭,小孙就说:“排长,咱们走吧。”
“嗯。“
“我背你。”小孙说,就起身,把王排长扶起,背着自己的排长,就向东侧山路走去……


七为了自己排长,被杀害

小孙一路上,背着自己的王排长歇一下,走一段,这样花费了更多时间。他俩走了近二个小时,大约上午十点多钟,走到了一处,就是将要进入前面一条大路的山道上,而现在还在小路上。
“小孙,你背了很久了,歇一下吧。”心地厚道的王排长看着小孙瘦弱的肩膀和她喘着气的涨红的脸,总是不忍心更过意不去说。
小孙是一个姑娘,虽然是卫生员,可一个女人,老这样背着自己,让人看见了,会对她以后有影响的。还有这马上就要到大路,人就多了,不,这不好。王排长在渐渐就要走到大路的小道上时,自己就一直这样想,想尽量让他俩避开人们的视线。



 楼主| 发表于 2020-2-9 11:55:37 | 显示全部楼层











红军排长王德成(十)第二天


        “排长,没关系。我们马上就要到大路上了,我想到那路口再歇?”小孙姑娘转过来脸说,也看着自己的老实排长,有些发窘,也是不想跟她带来不便的神态。
王排长就闭口。心里还是感动。就像一条温和的河,一直像远处流淌一样。倔强的王排长感到自己还是要说,他实在不愿意由于自己让小孙不好做人。
就阴沉着他十分英俊的脸,说:
“等到了大路,你扶我走。”
“不行,这会对你的肚皮有影响。”小孙脸也不转回坚持说,好像不肯让步似的。
“我是你的排长,你必须听我的。”王排长口气立刻生硬说。
“我要为你的身体负责。”
“可我要为你的名誉负责。”
“我不计较这些。”小孙坚决说。
“好了,就这样。”王排长强制说。
小孙不理他。其实,王排长知道小孙会这样说的,他心里更加的感动不已。渐渐地他俩就要走到路口,王排长认为,小孙不是说要在路口歇一下吗。
“到路口了。”
忽然,小孙前去的身子,立刻回来。王排长以为她不想这样做,就问:
“怎么了?”
“有白狗子。”小孙立刻说。
“什么?”王排长吃了一惊问。
“前面。”

小孙说,就立刻背着自己排长回到路边的草丛里。尽管,她很累,她还是拼力上茂盛的草丛里,立刻把王排长放在草丛里。
“你怎么把我放在草里。”王排长问,他认为他应该立刻准备战斗,保护女卫生员小孙。
“排长,你有伤,应该藏起。”
   王排长认为自己看到白狗子,就应该打死他们,而不是这样。就激动说:“你退后。”他看着小孙,又说:“等一会,枪响了,你就立刻从这里往后面的山里跑,我来应付这些白狗子。”
这时,在这条路前面,有六七白匪军,可能是其中有一个略略看见了。
“有红匪。”这个说,他看到了小孙,就马上回脸去。
“哪有红匪 ?”他身边的一个白狗子问。
“刚才,就在路口。”
“可是没有啊?”
“刚跑回去了。”
这个瘦瘦的白狗子马上说:“去追。”
然后,几个白狗子就向前面快步地走来。
  




王排长还在要卫生员姑娘走。
“不行,排长。”小孙说,她更加坚决。又说:“你有伤。我应对白狗子。”她多么想让自己深爱的排长存在,而自己一个人面对即刻的危险。”
“你一个女子怎么应付!”王排长闪动着担心而明亮的眼光,脸红了,他机灵地看了下打到他脸上的叶草外面的侧边的大路,这时,还没有出现白狗子。
就转过脸,果断而勇敢地说 :
“你快走,趁敌人还没有到。”王排长声音低些。
“我绝不走。”小孙说。
“我是你的排长,现在我命令你走。”
“你受了伤。”
“受了伤,我照样打白狗子。”王排长说,这时,他可能感到白狗子就到岔路,右手就伸向插在他紧系有些发干的血军衣的宽皮带里的驳壳枪枪柄上,
说:
“我命令你,走!”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QQ|小黑屋|手机版|Archiver|醉里挑灯文学网 ( 苏ICP备15038944号-1 )

GMT+8, 2020-2-25 20:18 , Processed in 0.089864 second(s), 9 queries , File On.

Powered by Discuz! X3.4

© 2001-2017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