找回密码
 注册
搜索
热搜: 活动 交友 discuz
查看: 65|回复: 0

红花草记忆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20-3-26 00:25:05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红花草记忆
孙成栋

       疫情下的春天,多了不少遗憾,却也不时收获几丝庆幸,譬如我与那片紫云英的邂逅。
       那是一个春寒欲去还留的午后,我从疫情防控集中隔离点采访回来,路过一大片公共绿地。远远地,一汪花海映入眼帘,只见那连绵的绿波间,一朵朵紫色的小花浅笑盈盈,一阵风过,仿佛少女在翩跹起舞。
       兴许是被疫霾笼罩得太久,心头竟氤氲起一股久违的欣喜。连忙快步上前,驻足细赏。近距离端详之下,恍然有似曾相识之感,却又想不起在哪里见过。
       于是,将花朵用手机拍下来,发给一位擅于侍弄花草的朋友。她告诉我,这种花叫紫云英,别名红花草。听见“红花草”三个字,我条件反射般地为之一振,仿佛心灵深处的某个开关被突然触碰。
       而这一触碰,也让那盏在岁月里湮没了四十多个春秋的记忆之灯,被蓦然点亮,宛若一缕梦幻在摇曳。那光焰虽然微弱,却映出我童稚的眼眸,和沐浴在眸光里的红花草。
       不由得重新打量眼前美得令人心醉的紫云英,不,红花草。此刻,我更愿意叫它的别名,就像母亲至今仍习惯叫我的乳名,就像发小每次见到我都直呼荤名。心里却又有些纳闷,刚才怎么就没认出来呢?难道时光这把剪刀,剪断了忆帛上的某根经纬?
       上世纪七十年代的蟒蛇河畔,农家种庄稼全用粪肥,可人畜的粪便远远满足不了种田所需。因此,那时的粪便特精贵。有人在半路上内急,却硬是憋着捱到家,只为拉到自家茅坑里,这叫“肥水不流外人田”。更有甚者,有位外地人路过一个村子,一时找不到茅坑,就蹲在一片玉米地里方便起来。完事后一抬头,身边站着个拎着粪筐的汉子,原来这个拾粪人已守候多时。
       伟人说,劳动人民智慧无穷。事实的确如此。见粪肥奇缺,乡亲们便发明了一种“绿肥”作为补充。所谓绿肥,就是将草叶类绿色植物与河泥拌在一起,再封埋起来进行闷沤、发酵,等发酵透了就可以当肥料用。而红花草是制作绿肥的主要原料之一,只不过得在最嫩时采割。
       因此,每年的早春时节,春耕还没开始,村子里的两拨人就忙开了。
       汉子们忙着在河里罱泥,那两根竹杆加上一只网兜做成的罱子一次次探到水底,将黑黝黝、稠笃笃、烂兮兮、臭嘟嘟的河泥兜转到船舱中。待泥船装满后,再用一把宽而深的凹型铁锨,将河泥一下一下子抛送到岸上的绿肥塘里。
       “半边天”们则忙着采割红花草,数十人或一字排开,或前后成线,手执银镰躬身挥舞。那一帧帧忙碌的身影,犹如一位位英姿飒爽的巾帼骑手,驰骋在一望无垠的草原上。一场采割结束,那手指上、刀刃上,全被草汁染成了绿色。
       随着两路人马鸣金收兵,一幅独特景象呈现在春日的田头:一方方绿肥塘里已是河泥将满,只待红花草来相会。随后,堆得如一座座翠峩的红花草,相继被推入绿肥塘……过上一些日子,待春寒散尽、南风日茂,掀开塘上的秸秆封盖,一塘上好的绿肥就做成了。在农人眼里,那不亚于一坛醇香的美酒。
       至于填塘剩下的红花草,惜物如宝的乡亲们也丝毫不浪费,全部带回家炒着吃。那味道类似如今春天常吃的豌豆头,却比豌豆头更翠更嫩更脆更鲜更水灵。那时,每到炊烟袅袅之际,家家户户的厨房里,几乎都会飘出红花草的气息,伴着棉籽油的清香,漫溢小村的角角落落,将拮据的日子调和得有滋有味。
       而红花草之所以美味可口,我以为一方面是因那年头缺衣少食,人们的口味不挑剔。另一方面则因为制绿肥必须用最鲜嫩的红花草,往往叶子刚茁壮,还没来得及打花苞,就被采割了。
       想到这里,我终于明白,为何在公共绿地上没认得出红花草了。儿时的经历,使得我在潜意识里,觉得红花草从不开花,只是一种做绿肥或偶尔食用的乡下小草。如今,在城市的风景带里,面对开得沸沸扬扬的一大片化名为紫云英的红花草,我这个天生的、永远的乡下人,怎能不乱了心神呢?
       咀嚼岁月,反刍往事,我竟对红花草油然而生一种敬意。特殊的年代,特殊的际遇,使得它早早地就献身于农人的温饱之梦。没有花的馥郁,没有果的丰硕,有的只是黑暗泥塘里的郁闷、清冷与孤寂。可它用自己永远青翠的芳华,换来那片贫瘠之地上的些微肥沃,换来乡亲们的缕缕希望。
       此刻,伫立街头,我遥想童年,回味抗疫,思絮如雪片飞舞,感触若浊浪潆回。当年,困窘的日子,让一种丰姿绰约的花草隐藏、牺牲了生命的箐华。如今,一场疫情,让整个春天锈迹斑斑,仿佛一只被时光久久淹没的船锚。
       可最终,云开雾散、山河无恙,该明亮的依然明亮,该绽放的依然绽放,该燃烧的依然燃烧,该永恒的依然永恒。
       一如这片在风雨中涅槃、在阳光里沉淀的紫云英。哦,不,红花草……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QQ|小黑屋|手机版|Archiver|醉里挑灯文学网 ( 苏ICP备15038944号-1 )

GMT+8, 2020-4-10 06:28 , Processed in 0.053930 second(s), 8 queries , File On.

Powered by Discuz! X3.4

© 2001-2017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