找回密码
 注册
搜索
热搜: 活动 交友 discuz
查看: 131|回复: 7

【醉里飞花令·风物】 喜鹊进城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20-5-13 22:41:18 来自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本帖最后由 碧云天下 于 2020-5-13 22:46 编辑

【醉里飞花令·风物】 喜鹊进城

作者:碧云天下-袁元

        站在喜鹊的论知上,大概没有城与乡的什区别吧,要不然怎凭它乡野田园风光依然,却已有三五成群携家带口的鹊群们“远逛”在大大小小的华灯异彩都市中。
         喜鹊进城,着实已不是成群结队的“来此一游”如此简单,喜鹊进城,蜂拥而至般的都市鸟儿“新移民”,但凡城里角里角落处有那么几排排比邻水泥森林城的树木丛林,往往会时不时的有黑白羽毛相夹中闪烁着天蓝色光彩的花喜鹊光顾。喜鹊飞上飞下,欢鸣的报喜声声,让早已习惯在这些如上紧发条快节奏中的都市人,有了些许放飞自我的轻松一刻。鹊语花香,是飘扬在城里的乡野诱惑,更多的是给机械沉闷的都市添了几许温馨几分喜气。
        喜鹊自古就是百姓心中的吉祥鸟,世世代代似乎到那儿都能与人们和谐相处的。喜鹊儿胆大不惧怕人,乡村的喜鹊喜占高枝,粗壮的大树最壮的树丫丫处,一个个鹊巢比笆斗篓子还大,冬去春还,恋巢的喜鹊仍会忙碌在旧巢穴上,啄含着枯树枝儿柴杆条儿,飞上飞下的,双双对对的齐力补窝,日复一日年复一年的把一个个喜鹊窝是越做越大越做越精致。而进了城的喜鹊除了仍会高高占居有限的大树丫叉外,更是喜欢上了那些大都市里的标志物:耸立的大厦霓虹灯架,醒目的高楼楼顶围栏,从早唱到晚的鸣欢的花喜鹊,时不时的一只刚展翅飞去,一只又缓缓落下,居高欢鸣的喜鹊,从宁静的乡野来到喧哗的都市,从一株株乡村的大树到一座座城市的高楼,想必也就是人们常说的,学会了与时俱进了吧。
        作为留鸟的最好代表,花喜鹊的一年三百六十五天,几乎天天是喳喳喳喳的从晨曦鸣叫到余晖的夕阳。喜鹊恋群居,比邻的几株大树上,有一个喜鹊窝也许你就会在不远处又发现一个喜鹊窝,且不论春夏秋冬,还是乡村都市,高高的喜鹊窝注定总会是很醒目的,自古以来人们心里的那个雀巢,我想多半就是这一个个醒目硕大的喜鹊巢窝吧。留鸟的喜鹊的窝往往是这一对对喜鹊的刻意选好的宜居长住之家了,一年年春起,恋爱起舞中的喜鹊是一对对的同心合力辛勤地补巢建窝,所以我们能看到的喜鹊窝确实是一年比一年大。春花繁华中的双双对对喜鹊,更用别样的舞姿和谐的鸣唱唱出格崩崩的喳喳喳喳恋爱曲,一段比一段高亢,一个比一个响亮。
        喜鹊进城,也许还和喜鹊的食谱有很大的关联。作为杂食的鸟儿,喜鹊儿独特的品味竟然是喜食腐食,都说事出蹊跷必有因,在我看来,或许这也是喜鹊远离乡野远飞城里且能够长居久安繁衍成功的重要原因之一吧。若干年前的一个寒冬腊月吧,我在老家盐城乡下钓鱼时,路过城南的一个大型垃圾掩埋场时,竟然十分惊诧地见到了成群结队量达百只之多的喜鹊,围着倾倒着城市垃圾的大型垃圾运输车飞来飞去,那时的我确实不知晓喜鹊的食谱有食腐一说,只是一刹那间觉得心目中原本这么美好吉祥的鸟儿喜鹊怎么会这个样,说句小人话,感情分大大的打了个折扣。后来度娘了一下,原来花喜鹊的食谱天生就是这么杂,食腐也许只是其千百年来能够生存的法宝之一了,历史上无数个饥荒的年份,熬过去何其艰推,也许是生存的法则改变了喜鹊的基因,也许是喜鹊的智慧保证了其能够在困境绝境中存活,总之,无论田野还是城里,飞来达去的喜鹊是真实的适应了适者生存的法则。
        还是说个相关喜鹊的小插曲吧,在杭州,都市人的日常生活中,由于年轻一代的早九晚五的工作时间,晚饭多半才是饭。前些日子一次晚上吃蒜蓉手抓小龙虾,一些小龙虾的头尾壳子被我有意放在门口垃圾箱的外边,主观上是想留点头头尾尾的给小区里的流浪猫食用,小区里的流浪猫有黑色的白色的还有狸花色的,只是都没多大。天才麻麻亮,听到了楼下楼上的喜鹊叫的那个早那个尖那个唤,习惯了早起的我起来后,从厨房的窗户外竟然看到了喜鹊追逐起流浪猫的惊喜一幕,那些火红的小龙虾头尾壳儿残渣旁,两对以上的喜鹊飞上飞下,轮番上阵啄食驱赶,把只小小的白流浪猫竟赶的窜得一下躲进了对面住家的院子角落,喵喵喵喵的叫唤声里,群聚的喜鹊们才不理会呢,一只似乎警戒中的大喜鹊站在院子的围墙上,摇头摆尾的大声鸣叫着,其余的大喜鹊们是你来我去的轮番啄食起小龙虾头,飞到了对面的三层楼顶围墙上,停留片刻后,又双双对对的飞向不远处的大喜鹊窝上。十方别墅的绿化树有大十几棵长的是又高又壮,几棵大树的半腰枝叉叉处,好几个喜鹊窝搭的都怕有些年头了。这进了城的喜鹊几年下来是鬼精鬼精的,成群结队地鸟儿胆子也练出来了,竟然能让小区里的小小流浪猫都避退三尺,喜鹊敢从小小流浪猫嘴边抢吃小龙虾头,我还是第一次见到,原本是留夜给夜的小小流浪猫的,没想到天刚蒙蒙亮,流浪猫没吃完就让小区里的群聚喜鹊们给赶上了,这一幕看得我好是惊奇,原来喜鹊食腐的的确确实实在在,喜鹊这天生俱来的强大基因,加上群聚的强势,也就真的难怪小区里的一些流浪猫狗都已让其三分躲而避之,也就真的难怪原本乡村原野中的这些喜鹊们进了城,没有迷失了方向。
        花喜鹊进城,我在想,亦有可能是我们的论知上出了些差错。四十多年的改革开放,几乎所有的城市都在扩城大战中将无数原本是乡村的土地收入囊中,那些原来属于喜鹊的村庄被我们的各个新兴小区所替带,乡村一夜城中小区,户口簿的变化虽然说只是一纸的变化,然更多的是拆迁后的乡村人进城的流动,旧村庄的一切在拆迁中一无所有,也许唯有恋旧的喜鹊留下了,花喜鹊的“被”进城,也许真心不是喜鹊的本意,我们让无数村庄换了个新城市的身份,我们“新”发现原来是乡野的喜鹊也搭上了“拆迁”重建进了“城”,其实,进了城的花喜鹊还是那些原住民的花喜鹊,我们的新认知才不会变为喜鹊的认知,是花喜鹊结纳了我们,也许这才是城里喜鹊们的认知。此时,窗外的大树上,又有俩喜鹊在喳喳喳喳的对歌中,不知是不是悄悄鹊语着进城后的新故事……
发表于 2020-5-14 14:40:30 | 显示全部楼层
大城市的环境越来越好,自然会吸引更多的鸟儿回归。学习了!
发表于 2020-5-15 16:32:17 | 显示全部楼层
现在城里的喜鹊到处可见了
发表于 2020-5-17 16:07:10 来自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城里不会大规模喷洒农药,对于鸟儿们来说,是新的世外桃源。
 楼主| 发表于 2020-5-18 20:53:34 来自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无农药的新世外桃源,有启发,妙!
发表于 2020-5-19 11:08:24 来自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新风景!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20-5-19 17:16:25 | 显示全部楼层
现在的鸟儿确实比前几年多了,人变得文明了。
 楼主| 发表于 前天 06:35 来自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花喜鹊,鬼精灵呢,我家种的草莓树莓小番茄,红了熟了,许多让它啄食过,往往都是一果子上啄食一口,呵呵哭笑不得。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QQ|小黑屋|手机版|Archiver|醉里挑灯文学网 ( 苏ICP备15038944号-1 )

GMT+8, 2020-6-2 19:16 , Processed in 0.102628 second(s), 9 queries , File On.

Powered by Discuz! X3.4

© 2001-2017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