找回密码
 注册
搜索
热搜: 活动 交友 discuz
查看: 49|回复: 0

[原创] 红军排长王德成(九)山林的夜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20-6-30 11:39:43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卫生员姑娘背着王排长向东走去。这时,天渐渐地要黑了。他俩到一座山腰。这时,小孙把王排长放在一处树下有点草的地上,就先把药包放在树下,她想让王排长把头放在包上能轻松地躺在地上,这样对王排长的肚皮上的伤有好处。
看见小孙站在自己的紧系着宽皮带插着驳壳枪的王排长的腰间旁。躺下的王排长对她说:“你也坐下休息吧。”
小孙没有回答,她抬起手擦自己脸上汗水,就往脸上方的树子一望,看到天上金黄的光辉温情地向一片蔚蓝的晚空里散放,看上去多么迷人!她看了会,就低下脸,忽然看到了在自己面前,挨在自己衣服的茂盛草木往下伸出的山脚往西一过去,就是被竹林挡住些的、十多间灰色的茅草房顶,错落散开在小村子里。
“排长,下面有个村子。”小孙说。
“是吗?”
“天要黑了。我们打了一天的仗了,没有吃东西。排长,我还是到村里的老乡家里要点吃的。”
王排长摇摇头,说:“不用去,”他又说,“现在老乡也苦。我听副营长说,现在谁家敢私藏红军和红军有牵连,被发现了会被白狗子杀头的。”
‘喔,我想我们只是到村里去要点吃的,又不住在老乡家里,一要到吃的就走,这不会连累老乡的。”小孙说。
王排长想到打一天的仗,一天都没吃饭,他才觉得自己的肚皮是空的。就同意说:“小孙,你去吧。”
“我去了。”
然后,小孙就下山去了。。。。。。
   卫生员姑娘小孙到山下面的村子去了。她走了不久,王排长就肚皮痛了起来!痛得时不时眯着眼睛,也裂开嘴,他只好双手捂着紧系宽皮带插有驳壳枪的被血染红皮带和军衣的肚皮,睡在地上,还再疼,于是,他干脆不管了,就这样直挺挺躺在地上,就双手捂着肚皮,等肚皮上的伤口疼。不知过了多久,天暗黑了。在王排长周围身边的树叶,在他躺下的身边的高耸树子已经一片暗影浮沉。从树叶间吹来的微凉晚风,使他还感到舒爽。他感到了此时山林间那静寂的气息,安宁般的使人入睡。一时令他痛苦,肚皮的痛都解弱了。至于下午对战死的红军战士的内疚思绪,被眼前的安静占据了。
天几乎黑近。在神智迷糊中,王排长就双手捂着疼痛已经减弱的肚皮,睡在地上,紧闭嘴唇。过了好一会,他听到了脚步声,在往他这里的方向的山上缓慢都走上来。王排长知道是小孙找吃的回来了。要招呼一声,不然,小孙会看不见的。
“是小孙吗?”
听到是前面黑乎乎的山脚上的树林里自己排长声音,小孙就回答:
“排长,是我。”
“你要小心!我扶不了你了。”王排长在上面说。
“排长,我会小心的!”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QQ|小黑屋|手机版|Archiver|醉里挑灯文学网 ( 苏ICP备15038944号-1 )

GMT+8, 2020-7-10 22:56 , Processed in 0.060761 second(s), 8 queries , File On.

Powered by Discuz! X3.4

© 2001-2017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