找回密码
 注册
搜索
热搜: 活动 交友 discuz
查看: 212|回复: 8

[原创] 难忘胡萝卜饭香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20-11-4 16:59:10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本帖最后由 梁山好汉 于 2020-11-8 17:24 编辑

         难忘胡萝卜饭香
                      陈以忠
  我是上世纪六十年代初出生的,那时人们刚刚度过了三年自然灾害,我们这个里下河水乡的农民家庭,粮食是很紧缺的,每年都靠吃周转粮过日子,很多的时候,我们所吃的都是掺杂了红薯、胡萝卜、麦片、穇子的饭食,那样才能够保证一家人填饱肚子。
  红薯饭是最容易吃饱的,但那种饱是发胀的饱,坠坠的特别难受。麦片或穇子饭是耐饥饿的,不易消化,有时候“咕咕呱呱”的屁多。只有那胡萝卜撮子饭,有点微微的甜、软软的香,让我至今难忘。教我难忘的不仅仅是胡萝卜饭的香,更多的是关于胡萝卜的小故事。
  那时候,每年秋冬时节,父亲总是趁农闲的机会,撑一条木船,带上一把大柴镰刀,一张竹制的大耙子,穿一双特制的木板鞋或者是橡胶车轮皮做的鞋,到西荡的柴滩上去割柴划草。
  我是个十足的“跟路精”,总是第一个爬上木船,随父亲一块去芦苇荡,趟柴滩、折芦苇、摘蒲黄,看荡沟里的鱼虾,觅杂草里的鸟窝。特别喜欢仰躺在芦苇林里,看雪白的芦花像一支支绒绒的笔,在蓝天画布上描绘出缓缓飘逸的朵朵白云,看风摇曳蓬松的芦花,把暖暖的阳光筛成晃眼的金线。醉美的要数那饱满的蒲黄,将一端蒲绒捻成蓬松的蒲花,双手各执一枝,使劲地互相敲击,那绒绒的蒲花欣然随风起舞,像一个个小精灵沐浴在阳光里飘呀飘,我的心也随之高高地飘向遥远的地方,好轻盈、好惬意。
  其实父亲到芦荡去割柴划草是很辛苦的,早出晚归中午都不休息的,午饭都是自带干粮或者“干巴饭”,渴了就捧一口清悠悠的小河水,绝对是纯天然的软水。
  一个冬天收获的柴草成堆,除了留做日常的烧草外,其余的柴草全装上一大船。在半夜出发,顶着寒冷的风霜,抹着冰冷的水篙子,一篙子一篙子撑船,运到阜宁硕集、陈集等地去,换回一船胡萝卜和少量的山芋干回来。
每年我家总有一个大大的胡萝卜囤,是用芦柴蔑做的带状“褶子”一圈圈围着,高过我的头顶,我总要欣喜地仰视着的。
  那时,喜欢偷偷地在书包里放两个胡萝卜,带到学校里跟其他同学换“好吃的”,有时大胆地偷一回“金贵”的山芋干子,在小伙伴们面前“摆设”,以获得想要的“香东西”解解馋。
  妈妈每天都会取一篓子胡萝卜,让我们洗干净了,削去樱子和尾须,放进一只木桶里,我就会用一根长柄子的小锹,机械地上下反复以切开胡萝卜,直到剁成细碎的胡萝卜撮子,就可以拌少量的大米煮胡萝卜饭了。我是做胡萝卜饭的高手,饭的软硬与可口度,关键是根据米与胡萝卜的总量来配比水量,我是很“谙行”的。在饭快要熟前,及时地在锅里炖上一碗小咸菜,滴几滴菜籽油,舀适量的“营养米汤”,或者是土味很浓的“苋菜沽”做下饭菜,准能将两碗胡萝卜饭“滑滴滴”地送进肚子,难得有一顿小葱炖蛋,那个翠绿金黄那份香,一定会把肚皮撑得滚圆。
  我们家每天都吃胡萝卜饭,我们姐弟几个都会做胡萝卜饭,都爱吃胡萝卜饭,为每天中午不再喝粥,都能够吃上“硬铮铮”的饭而特别开心,父母每次看到我们吃得饱饱的样子,脸上的笑特别暖心。父母为我们都会做胡萝卜饭感到特别自豪,每当我在剁胡萝卜撮子的时候,总是弄出有节奏的声响,就好像在演奏某种乐器,一家人沉浸在浓浓的乡土音乐里,暖和和的、甜津津的。
  胡萝卜饭已成追忆,珍惜粮食应成习惯。“一粥一饭,当思来之不易;半丝半缕,恒念物力维艰。”吃每一碗粥、每一碗饭时,应该想想粥饭里有多少人的付出,当真是来之不易;用每半根丝、每半缕线时,都要想想丝缕间要消耗多少物质能源,应该好好珍惜。
  养成勤俭节约的美德要从日常生活、穿衣吃饭做起,切莫把日常微小的事物看轻了,从而不知珍惜。
发表于 2020-11-6 17:37:58 | 显示全部楼层
暖意融融的亲情,很感人
发表于 2020-11-6 18:00:11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我也戴有色眼镜 于 2020-11-6 20:13 编辑

满满的回忆!老师的文章又有进步了!
发表于 2020-11-11 08:18:31 来自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胡萝卜饭,色诱人,香拍鼻,现在更是家常细粮绝配之一。
 楼主| 发表于 2020-11-11 16:17:37 | 显示全部楼层
林慧妮 发表于 2020-11-6 17:37
暖意融融的亲情,很感人

感谢慧妮老师留评关注!
 楼主| 发表于 2020-11-11 16:18:19 | 显示全部楼层
我也戴有色眼镜 发表于 2020-11-6 18:00
满满的回忆!老师的文章又有进步了!

感谢老师鼓励。
 楼主| 发表于 2020-11-11 16:18:53 | 显示全部楼层
碧云天下 发表于 2020-11-11 08:18
胡萝卜饭,色诱人,香拍鼻,现在更是家常细粮绝配之一。

感谢袁老师关注!
发表于 2020-11-11 17:10:49 | 显示全部楼层
儿时的胡萝卜饭特香甜,难以忘怀!
 楼主| 发表于 2020-11-13 17:31:00 | 显示全部楼层
顾林 发表于 2020-11-11 17:10
儿时的胡萝卜饭特香甜,难以忘怀!

感谢顾林老师细读留评,遥祝冬祺笔丰。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QQ|小黑屋|手机版|Archiver|醉里挑灯文学网 ( 苏ICP备15038944号-1 )

GMT+8, 2020-11-28 22:04 , Processed in 0.094265 second(s), 9 queries , File On.

Powered by Discuz! X3.4

© 2001-2017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