找回密码
 注册
搜索
热搜: 活动 交友 discuz
查看: 333|回复: 3

【醉里飞花令•土地】一亩三分地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8-1-3 15:51:16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本帖最后由 铁血丹心 于 2018-1-3 16:07 编辑

                                                                            一亩三分地
                                                                                 文/高善兵
         焦家渡是躺在射阳河臂弯里的一个小村庄,八十年代末,苏北平原上有无数个这样的小村庄。
       农忙时节到了,焦家渡也忙碌起来。     
       焦诗强家有八亩多地,一家人的穿衣、吃饭、妹妹的学费就指望这几亩地了。平时只要渡口没人,父亲有空就往地里跑,虽然瘸着一条腿,但有些农活还能帮母亲做。妹妹正读初三,地里的活根本帮不上手,有时候就是想到地里帮帮忙,也被母亲撵回家看书去。地里的活主要靠母亲一个人。
       自打高考落榜到村里小学做了代课教师,焦诗强有时也帮母亲干干活,渡口就撂给父亲一个人了。
       六月,田野一片金黄,空气中弥漫着熟透了的麦子的味道。“黄金遍地,老少弯腰”,不管是大人,还是小孩,每年收麦时节感觉特别的忙。焦诗强从小就老听父亲念叨:“收麦如救火,龙口把粮夺”,六月天,娃娃脸,说变就变,成熟的麦子要是被雨水泡了,一家人一年的辛苦就泡汤了,过年蒸的馒头都不白,都不好吃。
       昨晚在饭桌上,父亲与母亲就商量好,别人家都开镰了,明天我们家也开始收麦子,父亲连夜把镰刀磨得锃亮。焦诗强听在耳朵里,没出声,这几年,在镇上念高中,农忙季节没帮过家里,他暗自打算好了,明天起个早,先帮家里割几分田,然后再去学校上课。
       天还没亮,焦诗强悄悄起来,拿起镰刀,就向自家的承包地快步走去。
       虽然在外读了几年书,割麦的活焦诗强还是熟悉的。
       到了地头,挽起袖子,握好镰,跨开步,低下腰,左手一扒拉,刀向麦秸的根部一划,“嚓”的一声脆响,几下就是一捆。他的身躯往前探着,一起一伏,随着镰刀的挥舞,一行行金黄的小麦顺从地倒下。
       焦柱国老两口赶到田头的时候,东天边才泛出鱼肚白,他们看到了他们的儿子,看到了躺得整整齐齐的一捆捆麦子,老两口愣怔了好大一会儿,才回过神来。
       “诗强,你过来”,焦柱国望着儿子,心里说不出是一种什么滋味。
        焦诗强拿着镰刀跑过来,焦柱国用责怪的口气命令道:“快回去吃饭,吃过饭上学校去”。
       “再割一会吧,天还早着呢”。
       “这孩子,快回去吃饭吧”,母亲的声音有点颤抖。
       “这点地用不着你忙,我和你妈忙得过来,再说,你也有自己的地要忙活。”
       焦诗强被父亲说得有点摸不着头脑。
       “每个人都有自己的一亩三分地,你的一亩三分地就是你现在的工作,你的学生就是你每天要侍弄的庄稼。”
       “快回吧,天就亮了”,母亲拿过诗强手里的镰刀,顺手给儿子理了理头发,掸了掸衣服上的麦芒。
       “你把自己的一亩三分地照看好了,比什么都强,我和你妈再苦点也值”。
       焦诗强望望腿有点残疾的父亲,又望望头发花白的母亲,什么也没说,迎着朝霞向家的方向走去,向着父亲嘴里说的自己的一亩三分地走去。
发表于 2018-1-3 17:01:54 | 显示全部楼层
我们都有自己的一亩三分地
发表于 2018-1-4 09:49:16 | 显示全部楼层
每人都有一亩三分地.只不过那一亩三分地各不一样,重要的是要种好自己的地.
发表于 2018-1-12 22:00:35 来自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老师 可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QQ|小黑屋|手机版|Archiver|醉里挑灯文学网 ( 苏ICP备15038944号-1

GMT+8, 2018-9-25 12:12 , Processed in 0.173564 second(s), 9 queries , File On.

Powered by Discuz! X3.3

© 2001-2017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