找回密码
 注册
搜索
热搜: 活动 交友 discuz
查看: 199|回复: 10

[[原创]] 冬天的黄海森林公园(组诗)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8-1-5 11:06:10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纵观

我进入的应该是植物的内宫吧
这里,它们终于可以安逸地过自己的小日子
它们褪了繁华又沉重的装饰
披一件灰色的家常衫,不修边幅
显得散漫、自在、随性
它们要么在寒风中假寐
要么轻轻摇晃着身子
有一下没一下地活动着筋骨
如果高兴了还可以稍稍启开干涩的嗓子
开始那似乎故意克制着的浑厚又悠长的清唱
这清唱若隐若现、时有时无
虚虚幻幻地飘荡在寂静的空中
那无章无序的乐音是它们的即兴之作
就如某位劳作间歇在田边歇息的老农一时兴起
随口哼出的七腔八调


      走过栈道

在这里我是谁
一个心怀鬼胎潜入人家内室的小偷么
我要偷什么
偷一份闲情与静谧么
偷一段被刻写在冷风中的
沉积着岁月划痕的深沉的吟诵么

走在那条空中栈道上
我似乎可以与高大的杉树杨树平起平坐了
但当我面对它们时
我仍然不由自主地心怀敬畏

它们捧读过时间的系列小册
研读过岁月的本本巨著
而时光一遍遍将它们打磨
让它们发光、耀目
也让它们灰暗、孤寂

它们是隐居的哲学家与导师
借着这冬天的寒风
吹散我沉浸于俗世深处的
那些与种种欲念纠缠于一体的痛痒

   
植物的语言

植物的语言应该是用草体书写的吧
大气磅礴、洒脱俊逸
哪怕是在这个寒冷的冬天
铺开暗灰色的宣纸
它们的美还是从字里行间不可遏止地溢出来
比如这成排的树林写出一种挺拔
飞落的树叶写出一种飘逸
稠密的竹林写出是一种坚贞
迎风招展的芦苇写出一种自在欢喜


最喜那偶尔落在石桌上的片片树叶
它们与对面空空的木藤椅之间动与静的交错
仿佛时间打下的潜台词
有棱有角地书写于岁月的长河
任你看一眼便读出满满的深意来
令你久久回味,不忍移步


     暖阳下

那些在林间穿梭的暖阳
不小心扑通一声掉进河里
它倒不恼,隐在水中
漾出一张盈盈的笑脸来

临近的菖蒲乐了
甩了甩自己的绿衣衫
仿佛早产的春天溜了进来
把这暖阳当成了延续它脆弱生命的保温箱

隔岸的林木乐了
从水中捞起暖阳洒下的金粒披在身上
那一片片淡金色使林木焰焰生辉
恍如时间又退回到了浪漫又多情的秋天
你会心怀感念举目远望
并且柔情顿生喃喃自问
那嫣红的枫叶在哪里
那曼妙的江南昆曲在哪里
那梦中回眸浅笑的佳人在哪里


芦苇

这个以大地为舞台的舞者
把河面当镜子
它摇曳着曼妙的舞姿
仿佛自恋的美人正孤芳自赏
它舞得如痴如醉
河里的鱼儿把它的倒影当成了真身
追着它的舞步一跃而起
像个蹩脚的追求者
在河面上激起阵阵挑逗的涟漪
它的花容乱了、颤了
洁白的花絮在河面上撒开
像它温软含羞的心事
它的兄弟姐妹合奏的乐曲也乱了、颤了
它们忍俊不禁,笑得东倒西歪

我这个局外人
在这个冬天的暖阳微醺的下午
静静地坐在金色的草絮铺成的河畔
身心陷入那一片迎风轻舞的芦苇
所营造的唯美童话世界


小木屋

它睁着两只大大的眼睛
一只和星星相通
一只和你的身心相通

它说,来吧
春鸟正在酣睡
夏虫已进入冬眠
秋叶裹着残妆书写最后的爱情
那一千片匍匐于地的树叶
就是一千个未打开的感人的故事情节

这里没有季节
你来,春天的花儿就会开
你来,夏天的潮水就会涨起
你来,秋天的枫叶就在眼前
你来,冬天的寒风立刻收敛
你来,那隐于林中的盏盏橘黄的夜灯
会为你营造一个温馨浪漫的梦幻世界
发表于 2018-1-5 20:22:30 来自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好地方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8-1-6 14:11:18 | 显示全部楼层
熟悉的地方也有风景!
 楼主| 发表于 2018-1-7 18:29:35 | 显示全部楼层

问候冬安!
 楼主| 发表于 2018-1-7 18:29:52 | 显示全部楼层
原色土 发表于 2018-1-6 14:11
熟悉的地方也有风景!

问候冬安!
发表于 2018-1-8 07:46:12 来自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我就像《一棵开花的树》,那是我13岁第一次接触诗歌诗集。我一个少年儿童觉得我读懂了又觉得我没读懂,现在也是。那本诗集里好的作品不少,经过这么多年(16年)我再次看诗歌的时候只记得当初看《一棵开花的树》的“佛于”“等待”“五百年”。一个农村小孩13岁能够接触席慕蓉是很难得,那是个口袋书泛滥的年代。接触的是早,看得多是今年。三天前我看了这篇。我没资格点评。我喜欢你这个肯定不会变,这次我要表达的观点是,也是解释“我为什么喜欢你,一阵一阵的”。我认为诗歌有给读者“大脑,心灵”上发条和松发条的力量。读者是敬佩你们的,比如我就是敬佩者之一。曹文轩都讲诗歌是文学的最高形式,他在盐城姜
发表于 2018-1-8 07:47:54 来自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我就像《一棵开花的树》,那是我13岁第一次接触诗歌诗集。我一个少年儿童觉得我读懂了又觉得我没读懂,现在也是。那本诗集里好的作品不少,经过这么多年(16年)我再次看诗歌的时候只记得当初看《一棵开花的树》的“佛于”“等待”“五百年”。一个农村小孩13岁能够接触席慕蓉是很难得,那是个口袋书泛滥的年代。接触的是早,看得多是今年。三天前我看了这篇。我没资格点评。我喜欢你这个肯定不会变,这次我要表达的观点是,也是解释“我为什么喜欢你,一阵一阵的”。我认为诗歌有给读者“大脑,心灵”上发条和松发条的力量。读者是敬佩你们的,比如我就是敬佩者之一。曹文轩都讲诗歌是文学的最高形式,他在盐城浠沧月说的。他写不出来,他写了不少古体诗。
发表于 2018-1-8 07:56:18 来自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诗歌可以用“神圣”形容它一下。欣赏水平相对较高(正常思维,逆向思维,还有一些别的思维方式)。比如我,有的看得懂,有的看不懂。(但不能不懂装懂,会影响自己正常判断)看得懂看内容,看不懂从感觉入手。取决我的需要。看我当时的感觉需要,我想给思想心灵“”上发条还是松发条。祝冬安,日后有机会见您一面,我是仰视的。微笑。再见。
发表于 2018-1-8 08:26:23 来自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易湄 发表于 2018-1-7 18:29
问候冬安!

曹文轩老师的原话,下次引用得按原话来(稍有一两个词语不对,意思也大相径庭,不能产生误解)。      曹文轩和盐城的诗人作家进行了广泛的交流。他说,“诗歌是文学的最高形式。我不是诗人,但是我喜欢诗。我不写现代诗,但偶尔会写旧体诗,在日本做访问学者期间,我曾经写过200多首旧体诗。希望盐城的诗人们多写诗、写好诗。”
 楼主| 发表于 4 天前 | 显示全部楼层
深林古木 发表于 2018-1-8 08:26
曹文轩老师的原话,下次引用得按原话来(稍有一两个词语不对,意思也大相径庭,不能产生误解)。      曹 ...

感谢你对诗歌的热爱!我们一起写诗吧,相信诗歌会给我们每个人带来另一番最美的天地!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QQ|小黑屋|手机版|Archiver|醉里挑灯文学网 ( 苏ICP备15038944号-1

GMT+8, 2018-1-18 12:00 , Processed in 0.209991 second(s), 9 queries , File On.

Powered by Discuz! X3.3

© 2001-2017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