找回密码
 注册
搜索
热搜: 活动 交友 discuz
查看: 372|回复: 14

醉里飞花令·土地 《色 土》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8-1-11 18:53:22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本帖最后由 随风飞 于 2018-1-12 09:12 编辑

    土有七十二色。 祖先独占一色。此色为包形,上有一头,人称之为坟。无头则为冢。虽为稀有,却可再生。而且生之不尽。爷爷是旧品,父亲是成品。我等,则是胚胎。

    鸿蒙初始,混沌初开,土从无而生。此亦土之一色,却非原色。此色为混沌状。上清下浊,中间则是灼热的记忆。历史与人文撞击的刹那,孕生另一色。漫天飞白,有棱角,却极其柔弱,经不得一丝温度。而春风起处为又一色破土而出。在经历漫长的时间压榨后,叶落枝摇,临渠戏水,或正襟危坐,岿然不动。然野火起处,皆归于冢。

    凤稚初鸣,羽翅初展,为土第十色。鸿雁过处,必有落日雄浑,暮色如鼓。未归客则不必再归。羁良马,封清笛。宣纸上墨迹未干,亦大可卷起。此刻《富春山居图》与钟声无异。像一块炽热的铁块。经西风,便冷寂了。

    虫兽鱼龙名为一色。古渡、小桥共一色。茅庐与广厦合为一色。人分八色。悦已一色,质己一色。责人怨人共一色。人心四色。古籍谓比干心珑珑七窍,当不得真。三皇五帝与草民皆为同色。人死灯灭则为尸。尸无色。无色亦为一色。从土中来向土中去。此一程于物理而言,为滤色。生之初色极重为赤。后渐次衰减,终至无色。

    七艺各为两色。每一艺皆为正反两面,故为两色。一色极亮一色极暗。是为阴阳。阳尽则阴生,阴尽则阳生。昔有嵇康,受刑前席地而座。是时,身与土接,手与琴接。一曲《广陵散》沦为一段文史。此一色为过渡色。像一枚求正反的硬币,孤立在镜面上。嵇氏受刑之处,昔为闹市,观者如云,泣声一片。今为花坛。为公园一角。每日晨时有数老者身着练功衣,于此操练太极。此一色渐行渐稀。

    诸七十二色我独爱色中之色。每一色皆有子色。子色复又子色,色之无穷。合称之一色。居第七十二位。高巷村为我祖居。村西为南北运河支流,再西侧为故黄河。河为一色。故黄河为其子色。故是旧的意思。并非故事。我所见之河,与你之所见各为其又一子色。在我的梦中,又是其子色之子。我曾坐在渡口,看其浑浊不清的口舌,说着什么。我听了很久,却还没能听懂。这高古之音,于我而言,裂痕太重了。在演变中流失。在承接中变质。语言,可算是精美之极的残品。我深知,这听几近无效。但,无所谓了。听,本是一种存在。

    三十年前,村里三黑溺死在河里。那天河面足比现在高出两米,宽上三倍。河水也更浑更浊。谁干净着下河,必会带一身土上岸。但三黑没能。他妈围着河嚎,他女人围着河哭。他儿子则围着河抽泣。一个幼女,好奇地看河。但河中无莲无鸭亦无舟。虽为渡口久无人渡。沿河两岸亦无良树。数得清的寻常树种病怏怏歪在坡上。而现在,已难得见上几棵。光溜溜的堆坡被西风吹得灰白。远远看去就像深陷的眼窝。眼里汪着干涸的泪。

    盐阜籍某君工管笔画,常对着故黄河写生。色土在画中,呼之欲出。画中芦苇蜿蜒而去,倾斜若飞。河道掩映其中,眯缝双眼。眼角上扬。这河带着盐阜味。而在另一位朋友口中故黄河则水平如镜,清洌见底。曹氏将女子比作水,而将男子比作泥。周氏将君子比作为莲。但怎样也脱不离土的本相。我们在色中沉色中浮。也在色中不断推演。周文王受据而推八卦。孔子入世而说论语。老子出世而留道德。小民激愤而生悲怆。悲怆者,唯求一夜酒话尔。

    土之色,非黄非黑,非棕。非颜色之色。也非情色之色。是色外之色。是心是情是性,是生是老是死。是事是故。是论与非论。也是哭是笑。是一切归零。

    是我,空对着坟冢。
发表于 2018-1-11 23:52:47 来自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入色因本性,出色论悟性。土之色,色外色,地之色,色非色。土地之色,血缘之脉。血脉之色,溢于万千。
发表于 2018-1-12 07:21:54 来自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诗人奇文让人眼前一亮。
 楼主| 发表于 2018-1-12 09:12:52 | 显示全部楼层
碧云天下 发表于 2018-1-11 23:52
入色因本性,出色论悟性。土之色,色外色,地之色,色非色。土地之色,血缘之脉。血脉之色,溢于万千。

问好袁兄。
 楼主| 发表于 2018-1-12 09:13:11 | 显示全部楼层
李永保 发表于 2018-1-12 07:21
诗人奇文让人眼前一亮。

问好老李。
发表于 2018-1-12 11:05:12 | 显示全部楼层
奇文奇才!我就纳闷了,认识几个物理系的总出高手,大家,诗文俱佳!
 楼主| 发表于 2018-1-12 14:09:58 | 显示全部楼层
夏春华 发表于 2018-1-12 11:05
奇文奇才!我就纳闷了,认识几个物理系的总出高手,大家,诗文俱佳!

过奖了。小文,小技啊。
发表于 2018-1-19 09:58:07 | 显示全部楼层
确实让人大开眼界,可是,要编公众号了,我该怎么为你这篇文章配图呢?
 楼主| 发表于 2018-1-19 13:49:04 | 显示全部楼层
林慧妮 发表于 2018-1-19 09:58
确实让人大开眼界,可是,要编公众号了,我该怎么为你这篇文章配图呢?

随心就好。
发表于 2018-1-19 15:22:04 | 显示全部楼层
我听了很久,却还没能听懂。这高古之音,于我而言,裂痕太重了。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QQ|小黑屋|手机版|Archiver|醉里挑灯文学网 ( 苏ICP备15038944号-1

GMT+8, 2018-2-23 18:30 , Processed in 0.166027 second(s), 9 queries , File On.

Powered by Discuz! X3.3

© 2001-2017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