找回密码
 注册
搜索
热搜: 活动 交友 discuz
查看: 311|回复: 5

(醉里飞花令.土地)饭谷菜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8-1-14 09:15:30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本帖最后由 闻石8071 于 2018-1-25 11:43 编辑

饭谷菜合.jpg

      几年前一个春天的傍晚,我和同伴散步向县城边上走去,想去看看麦子收割到什么程度了。走到城郊,下了一座桥,看到桥边上一块抛荒的土地里,有两个农妇在挑野菜,严格地说,她们其实不是在挑而是在用手掐。我便好奇地问:“你们挑的是什么野菜呀?”她俩异口同声地回答说:“饭谷菜。” 
      “饭谷菜”?我一听菜名就兴奋起来,马上跑进田里看她们掐,又帮她们一起掐了。饭谷菜勾起了我的儿时记忆:
      从小,我是跟随父母在乡镇机关里生活的,一家人都是定量户口,家里当然田无一分,地无一亩。于是,虽然我们生活在小集镇,表面上与“农业、农村和农民”很近,但实际上却是土地的边缘人。每到农忙放假,特别是长长的暑假,我大部分时间就会闲在家里没事。小学二、三年级的我,哪里可能呆得住家里?便跟父母说,到周边的玩伴或同学家去玩儿,父母都要上班、工作,家里也确实没人照料我和哥哥,便同意了我的要求,只是再三交待不许下河洗澡,不许和小朋友打架,我当然满口答应。
      我是闲人,可农村的孩子们是不可能清闲的,即使他们人小不能做重活,却不可以闲着不干事,当然更不可能陪我玩。那怎么办呢?只好他们干嘛我干嘛,而他们干的最多的是打猪草。打猪草对他们来说很简单,背个篓子,带上镰刀或小铲锹,看到猪能吃的野菜就割下来。而我却不行,分不清哪些菜猪能吃,哪些菜猪不能吃,他们说有的野菜是有毒的,吃了会把猪药死或吃出病来。于是,我便跟着他们后面看,他们挑什么野菜,我也跟着挑什么野菜,渐渐的,我认识了灰条菜、七角菜、叶香子、婆婆纳头、小荞荞、大桌腿”等很多猪草,其中,饭谷菜是小伙伴们最喜欢挑的一种野菜,他们说,这种菜既能喂猪,人也能吃。我注意到,不像其它野菜只要让挑了,整个一棵菜就死了,再也不会复生的,饭谷菜却是被掐了嫩头后,过段时间还会长出来,再掐,还长,直至长老了、结籽了,次年又会长出来。我在小伙伴家吃过饭谷菜,是用开水把饭谷菜烫了以后,做成凉拌的那种,确实有股清香的味道,很好吃。有时候,野菜挑得多了,我也会带一些饭谷菜回家,让妈妈做给家人吃。大家好像都很喜欢。
      再后来,听大人们说,在闹饥荒的年代,野菜成了人们抵御饥荒的主食,饭谷菜几乎让挑得绝迹,据说最后连榆树皮也有人剥了充饥……土地上自然生长的这些植物和野菜,完全可以看作是大自然和土地对人类的馈赠啊!
      从记忆回到现实,两个农妇在我们的帮助下,掐了够多的饭谷菜了。边掐边聊中,知道她们掐饭谷菜是家里准备包饼吃的,听得我们差点流口水。饭谷菜,作为野生、绿色的蔬菜,农村人近水楼台先得月地享用着,可真让我们羡慕。
      回家后,我告诉妻子晚上散步碰到饭谷菜的事,让她明天到菜市场看看,有没有饭谷菜,如果有,买点回来大家尝尝。妻子说,我天天买菜,哪里听说过有你说的这种饭谷菜?想想也是,妻子虽然也是五十大几的人了,可一直生活在城镇里,哪里知道饭谷菜这种野菜?次日,她问遍了菜市场,果然      
      没有卖饭谷菜的,有知道饭谷菜的人告诉她说,饭谷菜是野菜,哪里有得卖?想吃饭谷菜,只有自己到野地里去挑。我一想,也是。
      又一天清晨,我约上那晚一起散步掐饭谷菜的同伴一起,各自骑上电动车去郊外掐饭谷菜,仅十几分钟,我们一人就掐了一大袋,满载而归。到家后,告诉妻子可炒也可凉拌,她如法炮制,全家人都觉得特别好吃,味道妙不可言。妻子居然说,你反正每晚散步要走很远,过几天再去挑点?我一笑,答应了。
      与饭谷菜的邂逅,让我开心了好几天。我索性上网查查它的学名,无果。我还知道,也有人叫饭谷菜为旱谷菜,是因它长在旱地上,结籽时穗子像谷子,故名之。可我更喜欢叫它饭谷菜,因为它曾在饥荒的年月被当做饭吃,救过不少人的命。其实,它叫什么都没关系,并不影响我喜欢它,亲近它。毕竟,它承载过我童年的快乐。在后来的两三年中,每年春天我都会去那片荒地上,掐点饭谷菜回来打打牙祭。一家人甚是开心。可好景不长,那片土地被开发了,盖上了高楼大厦,周边就再也找不到那么一大片荒地,当然更不可能找到那么大片的饭谷菜了,我不免心下戚戚。
发表于 2018-1-14 14:02:28 来自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飞花令的感悟思考》一出手我就发现问题了。昨天赵本夫老师讲座说了:“1,有志不在年高2,姜还是老的辣。两个观点都好。我和您之间,我觉得还是您“姜还是老的辣”。您对土地开悟了,您写出的恰巧是一辈子农民写不出的感觉。我看问题不虚的,实话实说。心里谢过很多次了,当面郑重一次:“谢谢”。2# 碧云天下 2017-6-13 12:11:09 平凡人活出不平凡。3# 闻石8071 2017-6-13 22:07:43 感觉这个与初稿《青春的选择以及对杂文的偏爱(初稿)》不是一个叙事风格啊,什么情况?  4# 深林古木 2017-6-13 22:54:43 问的好。压根我就不是个写手,十几年没过写过作文,这一次是上来玩玩。我是受高人指点了的,就当我是从零开始。  5# 深林古木 2017-6-13 22:55:57 引用: 闻石8071 发表于 2017-6-13 22:07 感觉这个与初稿《青春的选择以及对杂文的偏爱(初稿)》不是一个叙事风格啊,什么情况?  第一次投稿发文。本人高小文化,水平有限,外加读过的书文甚少,以致于笔墨不够浓情,也不够潇洒!不过故事才刚刚开始。一边习文,一边操“刀”。台上台下,均需感受。感谢有你,后会有期。”
发表于 2018-1-14 15:31:22 | 显示全部楼层
闻石老师的饭谷菜故事,也勾起了我童年打猪草的情景,想起那些陌生了的熟悉草名。
发表于 2018-1-14 18:24:13 来自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乡野的野菜,如今可是最时尚的食材。
发表于 2018-1-15 12:20:46 | 显示全部楼层
认识了这一种野菜
发表于 2018-1-15 15:15:35 | 显示全部楼层
名字很特别。喜欢的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QQ|小黑屋|手机版|Archiver|醉里挑灯文学网 ( 苏ICP备15038944号-1

GMT+8, 2018-9-25 12:13 , Processed in 0.190095 second(s), 10 queries , File On.

Powered by Discuz! X3.3

© 2001-2017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