找回密码
 注册
搜索
热搜: 活动 交友 discuz
查看: 731|回复: 0

[原创] 短篇小说 钱壮飞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21-12-3 11:39:28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1934年4月25日的一个温润春末的夜晚。  
此时是晚上20点多钟。  
在南京正元实业社下的长江通讯社里的一间秘书处的办公室里,有一个38岁颧骨有些凸,清瘦白净的长脸,戴着一副眼镜,一副具有书生那种斯文气质的模样的年轻人,他就是钱壮飞。  
此时,他坐在一个罩子的台灯下的红色办公桌旁,从今天星期六值班,到后天星期一早上下班。  
房里非常安静!被罩子聚拢的显得黄亮亮的柔和光线在他身边显得非常的明亮,投射到白色的显得略暗淡墙上,显得黄微微的,跟这间房里一种温和的色彩,显得温馨而非常舒适!  
钱壮飞在一直无事中,显得极为清闲!他的工作是:有机要员把情报送来,他就负责进行翻译,除此外,大多都坐着没有事,所以,他实在坐够了。  
就站起来,往打开的临近街边的窗子缓步走去。  
春末的夜色里,小街上非常安静!在街两边的一些房楼相邻的门窗里,有黄色的灯光在闪亮。  
看上去,在近处要光亮些,在远处弱些,像点点星星在眨着眼睛。街对面的在房子边的电线杆上路灯的黄灯光,淡淡地洒在街上。此时,街上很少有人来往,处在一种温存而令人舒适的气氛里。  
钱壮飞,为人谦逊,话少,做事认真负责极为有才能,受到了上司徐恩曾的喜欢。他俩都是浙江湖州人,也是同乡,为此钱壮飞成为了他的秘书。徐恩曾是陈果夫的亲戚。  
今天是星期六,明天是星期天,徐恩曾一下班,就开车从南京去上海了。徐恩曾好色,离不开女人。男人都有七情六欲。一般情况下,徐恩曾要在上海风流地度过近两天,在星期一的上午十点,开车从上海回到南京。  
钱壮飞需要做的是:到了星期一的早上八点多钟,把手里的工作交跟来接班的人,就可以下班回宿舍了,几年来,都是这样。钱壮飞依然非常忠于自己的工作,工作期间,绝不擅自离开自己岗位。他一九二六年加入共产党。  
28年来到上海,考进了上海无线电管理处工作。这应该是一种打人敌人情报机构的机会,所以,受到党和周副主席的重视,对此,做了周密的布置。  
现在,到了21点。  
心清依旧平静的钱壮飞,在办公室里,觉得非常无聊,觉得时间老是过不去,几天时间到下班是非常漫长的!又过了一会,  
一个文秘人员到钱壮飞的办公室里。  
“钱秘书!”  
钱壮飞就抬起脸。“小马,什么事?”  
这个小马说:“钱秘书,这有三封从武汉发来的绝密情报。”  
“嗯,知道了。”  
然后,钱壮飞看见:小马把装有情报的宗袋放在他的办公桌上,就走了。  
就如一个人员来把什么工作文件发下就走了的方式,钱壮飞先没有在意或注意什么,因为,他对这样的事已经习以为常了。过一会,他把目光放在情报上,自从他做了情报工作后已经几年了,遇到这样的情报太多了,就是说已经了然于胸了:说是绝密情报,其实是些一般情报。  
钱壮飞处于可看不可看之间,没有极想看的感觉,他就还是坐在自己的胶椅子上。  
二  
钱壮飞非常清楚:这样的绝密情报大多是一些偷盗,地方党里出了变节着。一般是由自己亲自翻译处理,只是顶极情报是由徐恩增亲自处理。为了获得上司的密码本,两年前,利用徐恩曾睡女人的机会,钱壮飞把他密码本拿出来,作了拍照。  
可是,有一次,他在翻译顶极情报时,无法做出翻译,就迷糊。后来,经过他发现,徐恩曾的房里有一部,《曾文正公文集》,才终于获得徐恩曾的密码,这就是他通过曾文正公文集翻译的情报。  
然而,钱壮飞是非常稳重小心的,当然自己处在国民党这个十分重要的岗位,是党和周恩来费尽心血的。一般情况下,他是决不会做出如此轻率的举止;他的任务是长期潜伏在敌人的内部,为党继续工作,不到万不得已,绝不会暴露自己的。在这样的心情里,钱壮飞还是没有去处理这几份情报,还是处于平静中。  
……  
为了进一步说明我们说的这个故事,我们对顾顺章奉党的指示把党的重要领导陈昌浩等从上海送到武汉再进入苏区的事讲讲。  
……  
几天前,中央特科负责人顾顺章奉党的指示把陈昌浩等人护送到武汉,进入苏区根据地。在今天上午十点,顾顺章在武汉码头,见陈昌浩等人上了轮船。  
“刘先生,下次再见!”在岸上的顾顺章说。  
'“黎明,再见了。”  
“再见!”  
然后,轮船载着多名顾客沿长江而下。  
两个党的重要领导人去苏区了。顾顺章的护送任务完成了。现在,码头上极为热闹。  
扛货物的劳苦工人,各种不同身份的人来往于码头上。有些木船、轮船一并排停泊在码头旁的河上,船上的尖尖桅杆树立着。  
在码头的侧后边是一大片密麻麻的高低不一的房楼。看到这武汉一片自由好繁华的街市,顾顺章,这个具有江湖气息的人,或者说的更广义一点:自由息气散漫的人,他不急于回到上海。想在武汉呆个一两天,才回上海。他有一些本领,比如:搞魔术。他就去找一个自己在武汉的朋友,让他帮忙,在舞台上表演他擅长的魔术,又出了风头又挣了钱一举两得。  
这一想法很快现实。在下午,武汉的一个舞台上,有大量的人在台下观看,一个叫化广奇的举止翩翩的人的魔术表演,他就是顾顺章。他的表演,引来了阵阵的暴雨般掌声,这令顾顺章得意非凡而非常豪迈!  
由于顾顺章曾在这里,武汉领导过工人罢工,有很多人认识他。  
“黄队长,我看见一个人。”这个共产党的叛徒看见舞台上表演魔术的化广奇是共产党的顾顺章,在此前为了活命极力出卖自己党内同志已经出卖完了,现在,看见顾顺章,就如看到让自己脱离落水危险的这个共产党的叛徒迫不急待跑来告诉他的特务队长黄耀光。  
这个黄队长对共产党人心狠歹毒。此时,他的黑绸衣敞开着,白色汗衫里的一个肚皮肥鼓鼓的,一根宽腰铁皮带紧系在他圆鼓鼓的肚皮上,两把黑亮亮的驳壳枪斜插在他宽腰铁皮带里的肥肚皮上,非常威风!他马上做出安排,国民党是宁愿错杀一千也不放过一个共产党人的。  
'“快,把所有进出大门堵住。不许任何人出去。”黄队长赶快喊道。  
“是,队长!”  
他手下的全部的特务暗探把剧场的所有大门守住,就等演出结束,好抓共产党人。  
二十多分钟后,演出结束。  
顾顺章卸了装,身着时髦西装打算在武汉呆上几天再回上海,他一走出剧场大门,就看见六五个人堵在大门口。  
这个共产党的叛徒喊道:“他就是顾顺章!”好像他在点出贼似的,以揭发的口气喊道。  
黄队长疯狂一喊,用握着驳壳枪的右手一挥,“把他抓起来!”  
顾顺章,非常吃惊而来不及想自己是怎样被人看出来的,就被四五个特务扑上来把他抓住并带走。  
三  
顾顺章没有想到他会莫名其妙地被抓了。  
他无法弄清是谁告的自己。他非常清楚被国民党特务抓了,有两条路:要么去死,要么叛变。但是,为了活命,他什么都肯干。他想道:既然别的人出卖了自己,那自己就要去出卖另外的人,哪怕自己的父母都在考虑范围。  
尽管自己是共产党特科的负责人,自己是共产党员,这些能跟自己活命比重要吗?顾顺章在还没有被带到警察局前,就在内心里决定出卖共产党。这次要来一些大的,比如:出卖共产党的最高领导人:周恩来(化名:伍豪)、陈赓、潘汉年等。  
一到警察局里。  
他对黄队长说;“我要跟你们的上司说。”  
“说什么?”  
“你不要问我。去把你们头喊来。”顾顺章傲气如使唤般说。他不能把出卖共产党最高领导人的消息,对着一个,比如:局长、主任的人物说;他要亲自向蒋委员长报告,这样以免国民党的下级官员拿去邀功请赏,  
自己落的来什么都没有得到,白搞了。一旦自己在出卖共产党后,没有保证,就会跟一条狗被共产党打死的来毫无价值。  
马上,黄队长把他局长喊来。  
“局长,他要见你。”  
“很好,那我就去见他。”  
这个局长就来到顾顺章的身边。  
“你要见我?”  
“我是中共特科负责人顾顺章,化名:黎明。”  
“很好,你现在就可以向我招供。”  
“你还没有资格。你必须要马上把我送到南京。我要亲自跟蒋委员长报告。这次,我要帮助你们抓到中共最高领导人周恩来,还要一次性帮助党国瘫痪共产党的基本框架。”停了下,顾顺章还特地叮嘱道,“绝对不能让中共在南京政府里的间谍知道。”  
这个局长意识到这是一个惊天好机会。看得出来,对方是不愿意让他人在其中获利的。这个警察局长觉得顾顺章非常狂妄,不把他放在眼里。在他这样想时,顾顺章居然向他下命令:  
“你要记住:要快点,把我送到南京去;晚了,让那里的共产党间谍跑了,你负得起这个责任吗?!”  
这个局长一下气晕了,就走出审讯室。他觉得顾顺章口气太狂了,居然胆敢拿蒋委员长来压自己,心里气不过。他不理睬顾顺章。  
……  
四  
晚上过好久了。这个局长才向南京正元社发来电报三封。  
此时是:21点多钟。  
钱壮飞处于保险、小心,没有轻易打算拆开情报。他还是坐在那里,时不时喝一点水,心里平静地坐在那里。他在这里几年了,见到的绝密情报,大多数是共产党的个把叛徒,都是地方党的单一行为已经不觉得奇怪了,他才显得平静。  
21点近20分。  
又一个机要员忽然走进钱壮飞的秘书办公室。  
“钱秘书,这又来一份绝密情报。”  
“嗯,知道了。”  
然后,这个机要员把绝密情报放在办公桌上,就出去了。门从钱壮飞的身后关上。  
又来一份电报?看来这不是一般的紧急情报。刚才来了三份,这又来一份,看来,非常紧急了。是什么事这样紧急?相继来了四份。钱壮飞在心里想道。  
刚才他想做出翻译,想到自己这个位子来得不容易,是周恩来和党费尽了心血才获得的,这就是说不到万不得已,自己是不能走出暴露的一步的。可是,钱壮飞又想道:既然,又来了一份情报,看来,这个事是不一般重要了?  
我是不是该拆开?不,是不是再等等。想到这里,钱壮飞就还是坐着。可是,过了一会,他心里觉得七上八下,他就本能站起来(这里借鉴苏联电影《春天的十七瞬间》),在办公桌和窗子之间来回镀步。  
他非常不平静地想道:  
万一这个情报关乎我们党的生死问题?不,不管怎样,自己应该处理这个情报。想到这里,他决定一定要这样做一一一翻译这四份情报。打定主意后,钱壮飞还是把门关紧,目的是:  
不让他人看见他的这一举止。然后,他把四份情报拿出来,做出翻译,内容是:  
黎明在武汉被捕。将会用飞机或船送到南京。  
钱壮飞十分震惊!  
知道黎明就是顾顺章。此人是中央特科的负责人,知道周恩来等在敌战区中大部分的省委、市委领导人和一些成员的名字和家庭住址。心情更加不安的他就站起来,在房里来回踱步,在心里想道:  
如果顾顺章一旦叛变成功,这会跟我党造成巨大毁灭,会把我党在城市里的地下党组织和党的高级成员破坏殆尽的。  
不,不,绝对不能让这样的事发生。对,需要马上把这个情报报告党中央。可是,自己在工作期间,不能擅自离开这里,我怎么办?幸好自己上司到上海去玩女人了,要后天就是星期一上午十点才回南京来。这是唯一的机会。  
想到这里,紧张不安的钱壮飞觉得自己是不是再慎重些,这个情报会有别的什么呢,自己是不是……此时,他显得犹豫,主要是党把自己安插在这个位置是非常不易的。他在这样的情绪下,就犹豫不决。他就回到自己坐位上,坐下。  
过了好一会,他的心情还是不平静。  
不,不能这样。钱壮飞想道:不管这个情报怎样,一定不能让这样的事发生在自己党的身上,这是一个无法估量毁灭性的灾难。  
一时想不出有效的办法。但是,他马上让自己冷静下来,看了看窗子外非常安静的无人的街上,和街边一些房楼里那显得温和如星星般的黄黄灯光,在这样温和夜色里,是那样令人觉得心情舒适。在这短暂的一会,他又想道:  
我该怎样把情报送出去?  
现在是晚上,自己能联系的人也少,如果找别人,自己也没有过多的时间;万一找他人,发生意外怎么办?不,这不是一般的情报,万一送不到周恩来副主席的手里,那就更不可想象。看来,只能在自己身边想法。对了,我怎么忘了,自己的女婿不是共产党员吗。对,就让自己女婿刘杞夫去上海送情报。  
然后,钱壮飞立刻行动关上机密室的门,急匆匆往自己女婿家走去。他非常清楚:自己必须要在二十多分钟就要回来,万一机要室没有人,会引起他人的注意,这会影响到传送情报的有效性,就是说他不能让人看见他一度离开过机要室的事。  
。  
钱壮飞急匆匆赶到了自己女婿的家里。  
一进门。钱壮飞问自己女儿:  
“刘杞夫呢?”  
“爸爸,他在。”他女儿说。  
然后,他女婿从里房走了出来。  
“爸爸,什么事?”  
“你马上赶快坐22点30分的火车去上海。到霞飞路67号,找到李克农,通过他找到在上海养病的陈赓,再由他找到周副主席。向党和周副主席报告:中央特科负责人顾顺章被捕叛变,即将由武汉赶船或坐飞机去南京。  
让党紧急采取措施处理。”  
“行,我马上去。”刘杞夫回答。  
然后,钱壮飞掏出衣服里的怀表,看了一下是:21点38分。觉得这个时候去赶火车,已经足够了。  
然后,钱壮飞马上先离开自己女婿的家,匆匆赶回机要室去了。  
他走后一会,他的女婿也向上海火车站赶去了。  
六  
钱壮飞急匆匆往机要室赶回去。他不想在工作期间让别人看见他不在,或擅自脱离工作岗位,被人说闲话是次要的,最重要的是:不能让这次行动引起上面注意,并作出对我党更不利的举动。这是他最注重的事。  
钱壮飞在这样的情绪里,赶紧回到正元实力社的他工作的那间机要室里。发现没有人来。心里才踏实了。  
他推门进去,又关上。坐在自己办公室,在一种缓和下来的情绪中踏实了。他知道:自己的举止没有人看见。现在,他想道:只要自己女婿刘杞夫到达上海,把这个重要情报交到周恩来的手里,周副主席会及时作出安排的。  
尽管,时间太短,周副主席会把我党在敌战区的很多个地下党的省委、市委的大量领导人和成员进行及时转移的,会把我党被敌人一次性毁灭的命运挽回来,这多好!  
……  
……  
现在是夜里21点近五十分。  
钱壮飞的女婿刘杞夫奉自己岳父的指示,往黑乎乎的、快到半夜的几乎没有什么人来往的南京街上匆匆地走着。他走的很快,极力往南京火车站奔去。  
街两边的房楼里的门窗灯火如星星,只是少了不少,应该是多数的人已经睡了。22点的南京火车站,几乎较少有乘客。一到火车站,刘杞夫买到上海的火车票就上车厢里,里面人少。  
他坐在自己座位上。十多分钟后,火车开了,向遥远的上海开去。他知道,火车要在凌晨4、5点钟到上海。他知道,自己是能完成党的任务的。他在这样的情绪中,又听到火车汽笛响了,他知道火车已经开出南京火车站往上海开去了。  
钱壮飞终于把情报送出去了。只要他的情报能及时到达在上海的党的领导人周恩来的手里,就能起到作用,周副主席会即刻采取措施来指挥转移党组织的,所以,他心里就踏实了。  
他知道时间不多。自己的上司徐恩曾要星期一才从早上架自己车回到南京,这样到了南京是十点多。可是,黎明从武汉往南京来,是坐飞机还是船呢,也非常不确定。这样,钱壮飞只有盼着我党好运了。  
他在心里想道:但愿周副主席能力挽狂澜。  
他原先想,自己的女婿去送情报了,自己就及时离开这个情报部,又觉得这是不可以去做的。他意识到:自己一旦脱离了,被敌人发现,会跟自己党在处理这事情上带来变数,带来不可估量的打击。他觉得,他觉得,等星期一  
自己的上司回来,把这几个绝密情报交跟他,就离开这个自己已经工作了三年的情报部。一早以下班的形式脱离南京。  
在这样的心情里,钱壮飞自己心情平夏多了。他还是跟以往一样,呆在机要室里。半夜了,睡在机要室里的一间房里。  
七  
地下党员刘杞夫带着自己岳父,党的指示,赶了六个多小时的火车,在凌晨五点30多钟到达上海。此时离天亮还有两个小时不到。  
一下火车的刘杞夫匆匆根据钱壮飞交代他的李克农的地址快走去。他需要先找到了李克农,在李克农的帮助下,再想法见到周恩来副主席。这需要两个过程。尽管,他确定,此时敌人没有觉察到什么,他也要全力完成党的指示。  
刘杞夫在令人不安的心情里,来到李克农的家门口。此时,处于即将天亮前的五点多种,天还是一片浓厚的黑;在身边的街上,依旧又黑又非常宁静,如安眠般的上海依旧在大地的怀抱安睡着。  
他抬手就敲门。他敲一会,处于睡梦里的李克农才被惊醒。他睁开眼睛,是觉得有什么声响?他又一听,听到楼下的门有咚咚咚的敲门声,声音急促!不太大声刚好听得到。他觉得,有什么事?应该是自己同志的。  
就披上一外衣,离开房间下楼来,打开门,看见是:钱壮飞的女婿刘杞夫。马上意识到钱壮飞有非常重要的情报。  
“李叔叔!”  
,“快进来。”  
刘杞夫马上进来,李克农马上关门。  
“李叔叔,我爸爸喊我来告诉你:我党中央特科负责人顾顺章被捕叛变,可能在今明两天坐船或飞机往南京。”  
“我明白了。”  
当李克农听到这个消息,十分震惊!顾顺章完全知道我党在上海、北平、南京等全国大多数我地下党省委、市委的主要领导成员的名字、家庭住址。如果让顾顺章叛变成功,我党在全国主要地下党的领导,  
成员将会被扑杀,这对我党是一次巨大的颠覆性毁灭,多年以后很难恢复到现在这个样子。  
李克农明白钱壮飞喊他的女婿来的目的是要马上要他紧急把这事报告周恩来,而他只有通过在上海养伤的陈赓,找到陈赓、才找到周恩来解决这事。  
就马上说,;“你现在我家歇一下,我要去通知人。”  
“好的。”  
然后,李克农就拿上旧毡帽,就匆匆出去了。  
八  
李克农匆匆来到在上海养伤的陈赓的住处。  
在睡梦里的陈赓被敲门声惊了下,才略醒。他睁开睡眼惺忪的眼睛,就听到楼下有“咚咚咚”的急急的敲门声,就意识到来人(自己同志)有什么急事。他看了看身边发黑柜子上的视线里的钟是:5点56。他就起来,马上下床,披上一件外衣,匆匆下楼到发黑的门边开门。在黑乎乎的有街边的灯光侧照下,他看见是李克农,一个团脸被光照一半的侧脸。  
然后,李克农一脚快进门,把门关上。在没有开灯的黑隐隐的房里。  
“陈赓,快到恩来那里去报告他。"李克农马上说。  
“什么事?”  
“钱壮飞派他女媳从南京赶来上海。他获得一个重大情报:顾顺章在武汉被捕,已经叛变投敌了。”李克农着急回答。  
陈赓知道是中央特科负责人的顾顺章知道党中央在敌战区我地下党各省委、市委的领导人员名单,和大量的党员。如果,让顾顺章出卖成功,这会对我党形成巨大打击,会有一次性瘫痪我地下党的基础框架的。  
。他来不及在想了,意识到自己得赶快到周副主席那里去向党报告这事。  
“克农,跟我一起去周副主席那里。”  
'好的。'  
陈赓来不及穿什么,他马上和李克农出门,往此时还是一片黑乎乎的、即将天亮前的上海的周副主席家急匆匆赶去。  
九  
现在,天还是黑沉沉的,尽管要天亮了。  
陈赓和李克农到了周恩来的家。  
“周副主席,南京的钱壮飞派他的女婿来报信:我中央特科负责人顾顺章在武汉被捕叛变。”一到周恩来的面前,陈赓马上向刚穿衣服边听他汇报的周副主席说。  
做事和判断具有实效性的周副主席问,尽管十分震惊,他还是非常陈静。  
'这事是何时发生的?"  
“·是昨天发生的。”略停了下。陈赓又说,“敌人要用船和飞机把顾顺章从武汉送到南京。”  
“这就是说,顾顺章还没有到南京?”周副主席作出判断。  
“对。”李克农说。他非常了解钱壮飞的做事特点,回答的极为肯定。  
周恩来十分清楚:顾顺章是我党非常特殊的。他知道我党绝大部分的地下党各省委、市委的领导干部和成员的大部分人家的庭住址,如果一旦让他得逞,我党将遭到有革命事业以来最毁灭性的巨大打击,能一次性瘫痪我地下党在国统区大部分省委、市委的机构。  
不,现在不是考虑这些的时候。需要把顾顺章直接知道的或间接知道我党领导人和主要成员的,或相应的人员作出紧急转移。周副主席想道。  
想到这里做事非常有实效性的周恩来又再次问:  
“这顾顺章还没有到南京?”  
“钱壮飞的女婿说,是昨天晚上21点来的绝密电报。”李克农回答。  
“看来,顾顺章还在武汉。”李克农又说。  
这就是说,我党还有一天的时间,尽管这一天是不够,可也是十分宝贵的。对,必须要把我党主要领导同志和大量人员进行紧急转移,把对我党损失降到最低。周副主席想道。然后,他首先做出了对南京、上海、北平、天津等地下党的紧急转移工作。……  
“周云!”周副主席说。  
一个在周副主席身边工作人员周云说:“周副主席!”  
“你马上去上海火车站,赶早上8点的开往江苏南京的火车。去南京汉中路,找江苏省委书记张云生同志,让他马上转移那里的主要的党的领导人员和所有党员。”  
“是,周副主席。”  
“快去!”  
然后周云马上离开周副主席的家,去上海火车站。……  
十  
周云到达上海火车站时是七点半。  
他马上买了一张到江苏南京的火车票,上了火车。车上有不少的人。只要火车在8点开动十一点就到南京。他对于周副主席喊自己去通知江苏省委,南京市委转移是心急的。按照地下党的工作原则,需要在规定的地点进行接头。以往都是在星期一二接头。而今天是星期天,不是地下党接头的日子,明天才是。怎么办?周云非常着急,一时想不出什么。在着急的周云又想道:见不到地下党的交通员,就无法见到江苏省委领导人和南京市委的领导同志的。按照规定:他需要和江苏省委的老地下交通员老赵见面,看来,已经不可能了。  
在一种担心和心里压抑中,他觉得按照党的地下党工作原则:在有重大事情,无法见到交通员时,可以直接找人。  
周云在这样的心情中,他听到火车嗡的一声,发出响亮的声音。知道,火车要开了。他的心情,也开朗了:只要火车一开动,他完成周副主席的指示就成了。一会儿后,火车开动起来,由北向南开去。  
看来,只有直接去老赵的家了。周云想道。  
……  
从上海开往南京的火车在上午11点到了南京。一下火车,周云马上匆匆往南京正南的汉中路走去。  
四十多分钟后,到了江苏省委地下交通员老赵的家门口。周云作为老的地下党员的经验还是特地回身来,看看有没有人跟踪,看见没有人。他才上前敲门。  
一会,门开了,是老赵。他看见周云了,无疑觉得一定有什么大事,因为,  
他知道周云是在我党周副主席身边工作的地下党成员之一。  
“周云!”  
“走,进去说。”  
“嗯。”  
然后,周云就走进去,门就当即关上。  
一到房里。周云马上说:  
“老赵,我是奉周副主席的指示来的。我党特科负责人顾顺章在武汉被捕叛变。”  
'哦!”  
老赵非常震惊!顾顺章非常熟悉我党在国统区各个省委、市委的主要领导成员的名字和住址的。  
“周副主席让你马上找到江苏省委的领导人张云声同志,让他立刻采取措施通知省委和市委的领导人和成员紧急转移,从今天到明天天亮前,让所有的同志撤离南京城。”  
“我明白了。我马上去通知人。”老赵说。  
“我也马上回上海。”  
两人就马上出门分开了。  
……  
下午近16点。  
武汉的国民党当局才决定把顾顺章用船送往南京。显然,这些人物没有在这次事情中,抢到功劳,而有意延后这次行程。  
“顾先生,你马上就可以坐上船,明天上午就到南京,见到我们的蒋委员长。”  
“那好。我要亲自把共产党的周恩来、陈赓、潘汉年等最高领导人贡献跟蒋委员长。我要为我们的党国一次性拔除共产党这个巨大隐患。”顾顺章马上狂妄说。还把他脸对着眼前的武汉要员,不把他们放在眼里看。  
“好吧。”。  
这个局长对身边人交代道:“你们一定要完好把他送到南京。”  
“是,局长。”  
然后他部下对此时极为傲慢的顾顺章说:  
'“走吧,顾先生。”  
然后,顾顺章就上到轮船上。不久,船从武汉出发向南京开去。  
十一  
此时是上海的半夜。  
要到0时了。共产党员李克农已经在这一天半夜中,积极而不失时机通知了在上海的我地下党领导人和成员,他已经都通知完了,还有最后一个同志,就如把全部的成员一个不漏地通知到一样,他已经累得十分疲乏,整个魁伟的身子几乎要瘫倒了。  
上海半夜的街道又寂静又空无一人。四周的房楼已经灯火发黑。人们早就睡熟。李克农走到,他需要通知最后一个党的成员的住家边,再回脸看一看自己身后有无人跟着,没有才走到门边敲门。  
房子里没有灯光,仿佛没有人在家。也许赵文成同志已经睡了。而现在已经是半夜了,不管怎样,李克农在心里想道:我一定要把人通知到,不能让敌人把他们抓到。  
过多一会了,才来人开门。  
而赵文成是最后一个他需要通知的上海闸北区的区委副书记。  
“老李,你怎么来了?”赵文成看到站在自己门边的被街边灯挥映照在李克农的侧半边脸。  
“快,赶快转移。我党出了叛徒。”一见面,李克农立刻说。  
“好,我上楼去拿些东四。”赵文成马上说。  
李克农觉得这个时候来得及,就说:“我等你。”  
然后,他俩进来房里。赵文成就上楼去了,拿了一些党的文件放在一个箱子里,就下来。  
然后,两人离开家。  
十二  
第二天早上八点半交班前。  
在机要室里值了三天通夜班的钱壮飞,终于到星期一的早上八点多钟了。而八点半将会有人来接他班,他就会跟以往一样,下了班自己就去街边摊子买圆个个的包子和金黄黄的油条吃。然后,回到家里睡上一大半天的觉,在未来的多天中,可以好好的生活为党做事。  
而现在,这些跟他没有一丝关联。  
他知道自己的情报已经顺利送出,党会立刻处理这事。他要在过一会,就离开这里,他工作生活了几年的机要室,赶紧撤离南京。他等着在8点半,一交班就离开南京。  
“钱秘书。”  
“老李,这是四份跟上司的绝密电报。等上司回来,就交跟他。”钱壮飞非常平淡说。  
“好的。”  
然后,钱壮飞还是跟以往一样,把自己工作交跟下一人,就离开这个国民党情报社。  
一出来,钱壮飞没有回自己家,直接去城里一处党的联络站。随即离开南京。那个党的联络站也紧急转移。  
十三  
护送顾顺章的船在上午十点到达南京下关码头。  
一个护送的人员对顾顺章说,“顾先生,南京到了。”  
”我知道。”  
然后,顾顺章在四五个人员的保护下,带着无限的希望和傲慢的的气息,在半个小时后,到南京国民党内政部。他上楼来,就忽然停住,问;:  
"这里是哪里?”  
“这里是南京内政部调查科。”  
顾顺章一听,露出一副无赖的嘴脸,把出卖自己同志当成是随手可以丢掉的抹布非常恶劣的喊道:“你们这里的调查科里,有中共潜伏的间谍钱壮飞!”  
在场的人听到他的话,就愣住而迷惑。就干站在那里。  
看见他们呆站在那里,顾顺章赶紧喊道:“快,把钱壮飞逮起来!”  
马上,多个人员跑去抓钱壮飞了。  
……  
随后,蒋委员长见到顾顺章。顾顺章毫不迟疑向蒋委员长供出包括周恩来等共产党各省、市委的大量领导人和主要成员的名单和住址。  
蒋介石按照他说的名单下令在全国抓捕这些共产党人,大部分没有抓到,只有少量被抓。  
钱壮飞来到苏区。长征中,的35年在一次行动中牺牲。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QQ|Archiver|手机版|小黑屋|醉里挑灯文学网 ( 苏ICP备15038944号-1 )

GMT+8, 2022-1-22 00:58 , Processed in 0.108988 second(s), 10 queries , File On.

Powered by Discuz! X3.4

Copyright © 2001-2020, Tencent Cloud.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