找回密码
 注册
搜索
热搜: 活动 交友 discuz
查看: 753|回复: 4

[原创] 小诗·相思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22-8-21 10:00:10 来自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小诗·相思》

我推开窗远望
你的琴曲还在回响
此生难相忘

星辰变换
梦萦云荒 沧海桑田
醉里不知年华易

相思无人诉
我愿化为清风
陪伴你身旁



 楼主| 发表于 2022-8-28 22:02:54 来自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纳兰容容 于 2022-9-25 18:28 编辑

再写一首词。



http://www.hksc888.com/data/atta ... rryrabyrkhz7gr7.jpg
 楼主| 发表于 2022-8-29 12:15:24 来自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纳兰容容 于 2022-8-29 12:26 编辑

《莺啼序·江湖夜雨》


秋风又吹鹤唳,动云舟在水。落霞晚、飞隐西城,紫菊犹剩枯蕊。竹林瘦、霜轻未却,园中历历枝边坠。听琴音声细,凄然渐为愁思。

月度清笳,朗照望阙,映庭前桂子。尚能醉、倾酒千钟,雁行还路将至。画阑干、歌词拟作,怎归得、寒山遥指。念匆匆,诗扇萧疏,再生凉意。

韶华旋老,客旅频移,忆年少忘寐。别故苑、聚时难定,冷绪萦萦,漫湿芳樽,欲流珠泪。长堤柳外,江心洲处,渔灯相伴沙鸥宿,夜沈沈、但觉容颜悴。悲同宋玉,回头叶败阶梯,草深没如尘里。

残荷瑟瑟,乱壑烟波,叹此身若寄。算只有、孤怀聊憩。寂寂星辰,漠漠参商,白蘋飘起。银钩远挂,新蟾初满,鳌峰辽海翻涌浪,写乡情、都入高楼倚。而今连岸蒹葭,旧曲重弹,慰书茧纸。



 楼主| 发表于 2022-9-29 18:13:21 | 显示全部楼层
一夜风紧接着来的就是一夜雨。风未停雨在下,我在码字写杀贴。

杀贴是下山前师父教我的一项生存技能,为了有此武艺傍身,我学习的特别特别认真,和众多天赋杰出的天才师兄弟相比,我深知资质不够勤奋来凑的道理,学习进展虽然慢,但学的异常脚踏实地的认真。

在山上学艺的日子,大雁南飞了一次又一次,大雪封山了一年又一年。时间是最好的磨刀石,三年里人走人留,有众多师兄弟学成下山,也有众多的师兄弟放弃回家。我依旧雷打不动的学习、练武、吃饭、睡觉,周而复始。。。。。。

终于到了第五个年头。立秋的那天做完早课,师父把我叫到跟前讲:痴儿,向来缘浅,奈何情深,你已学成,虽未达至炉火纯青,有此依仗下得山去,行走社会历练去吧。

下山后第一站:水墨城。初到贵府宝坻,站立当街向路人打听:水墨的杀手都是什么风格。恰好有一大师路过言道:年轻人,我佛慈悲,施主不可乱开杀戒。闻听此言,我抱拳答曰:大师言重了,混口饭吃,不杀生!



天气预报说台风要来了,果然是真的。呼...呼...呼...风声牵动着我的脑神经,丝毫不停歇的刮了整整半夜,似睡非睡半梦半醒的状态一直持续到窗外由漆黑变成灰蒙蒙、白亮亮。
约摸着到往常该起床的时间点,从枕头下摸出手机看了眼时间,距离上班还早,索性起床回忆下这两天的版面,琢磨琢磨今晚怎么写杀贴。
江南说:回忆的的味道是最好的,很多的回忆都伴随着如果开篇。那么这篇杀贴就从回忆和如果开始写吧。
回忆关于我的风云故事。记忆中从遇见风云开始,一直到现在的片段都充满新鲜、美好,去期望会一直这样美好下去。
如果没有遇见风云中的朋友,我想不到自己此刻在干什么,不论在做什么,但一定不会是在风云!
我不止一次的想过,遇见各位并一直风云是因为什么。寂寞、无聊?我相信大多数人很有可能也会有这样的疑问。我现在就可以回答,不是!一定不是!!也不能是!!!有一点可以肯定,这里有一群志同道合的朋友,一起灌水,一起欢笑。有同感的可以投我一票。
看到小夜扔了一块石头,砸到了他和她,有点应景了。随口来问一下,你那么快下班一定是为了约会。你那么快就成了他的她了。加油,加油,拿下他!需要帮忙的话说一声,我毕竟是娘家人,未来小孩他大舅。所以,你懂滴,这里就不细说了。事妈一样再叮嘱你一句:你的事就是我的事,看上谁了,我可以给你逮回去。
男人都是长不大的孩子,女人又何尝不是呢。从这个角度看,我们遇到彼此大抵就很难再逃的掉。俩个孩子玩到一起了,你能说这不是竹马青梅的记忆?扯的有点远,道理不虚。



千道流


  斗罗大陆小说我是看过的,当时印象一般,普通网络小说的水平,和快餐一样,量大管饱,营养、口味啥的就别指望了。时间隔得太久,情节已经忘光了,就几个马甲还有点眼熟。动漫和电视剧都没看过,不算巨蟒起码也是个半盲。我的马甲千道流我一点印象都没有了,看背景好像也算几大boss之一,不过网络小说里boss都是送给主角的经验包,再厉害也没啥用。搜图片的时候发现剧版里是个油腻中年大叔,丑拒!动漫版里的帅一点,就他了。
  字数有点不够,水一下小说吧。里面很多人物名字都是网文小说的作者,比如戴沐白。原型是网文作者戴小楼,是个会功夫的男人,据说写书之前是个知名的钢管舞舞者,很多书友亲切的称呼他为“银楼”,作品都被404了。本书女主小舞,原型是……算了,还是不说了,免得大家说我毁剧。


波赛西

其实真不喜欢出来玩,习惯在一个地方玩了,出来就觉得生疏。不过来来去去的圈子都有认识的人,朋友喊着了,老说不玩也不好。而且水墨这里没啥章子要求,混着玩就可以了。
斗罗大陆记得以前玩过一次,上次拿的是阿银,特别喜欢。这次看了哨子发过来的马甲波塞西,这个不熟悉,想换熟悉的又不好意思,就这样吧。
上来看了看波塞西的背景介绍,感觉还可以,又百度了一下,确定这个波塞西是个好人,就有点喜欢了。一会儿去找件衣服穿。
斗罗大陆里很喜欢人物的造型,感觉情节也比较好看,只是我没追到后面,波塞西这部分没看到。看百度里说是九十九级斗罗,三大绝世斗罗之一,挺厉害了。斗罗大陆里升级都是靠打怪取妖怪的修为环,一时想不起是什么环了,想来这九十九级,不知道要猎杀多少妖兽。所谓适者生存,神人动物,也没有高低等之分了。

字数够了,找衣服去。


唐三

第一次弄了个主角的马甲,有点惶恐,懊悔。尤其是一个剧情盲。
要说熟悉剧情吧,喜欢上了这个马甲想好好演绎一番还是一回事。只是一时的冲动挑了这个马甲,现在都要报道了,换也来不及了,只有一边瞧着背景资料一边长嗟短叹!
主角的光环过于炫眼了!想演绎好又恐能力有限,随意些又辜负了这么一个好马甲!很纠结的写着报道,并且还浮出了一个词语:占着茅坑不拉屎。
这个时候,不禁诅咒起自己莫名的虚荣心。要不是虚荣心作祟,为何第一眼看到了就要挑这马甲?乍就不耐心些再往下看看呢?绿叶盎然的马甲俯首可拾,因为一时的虚荣,就这么地一叶障目了!
又或说,一场游戏而已,没必要作茧自缚,拘泥于形式。随缘吧!有时间图个灌水之乐,时间不允许便混混场,早些出局亦是好事。


小舞

心心念念的新一届斗罗大陆风云风云,终于在这个秋高气爽的秋天开始了。这一次的主题斗罗大陆是我非常喜欢的一个动漫。 里面有我最喜欢的一个动漫女主角小舞。小舞在我的眼里就是国漫里面最漂亮最温柔的一个美女主角,没有之一。小舞不仅能漂亮,性格相当的温柔。对于友情爱情那也是相当的执着,对史莱克七怪的兄弟姐妹们,不抛弃不放弃有非一般的羁绊。共同面对武神殿对斗罗大陆的侵袭。和宁荣荣朱竹清更是形影不离的好闺密。 对于爱情,小舞更是从小深爱着他的三哥。发誓永远不离开她的三哥。感动了那仙草相思断肠红,被相思断肠红后认了主。最后在星斗大森林里面,为了救心爱的三哥。更是奋不顾身的献祭了自己的灵魂,只是为了让她的三哥好好的活下去。 当时我看到这一幕,听着悲伤的音乐不舍,眼眶中的眼泪不自觉的流了下来。这才是国漫之光,网络上的很多网友也被小舞感动的哭了。  所幸的是,最后小舞在山哥的努力下,也是相思断肠红的作用下 复活了。和她的三个幸福的生活在一起了  小舞就是这么一个为爱牺牲,奋不顾身的一个人。其实我时常也在想,如果我是小舞,我是否也能想她一样?为了爱,作出牺牲  然而,心中却一阵迷茫。这一场我作为小舞,绝对是白道。为了正义,和邪恶的武魂殿战斗到底


唐晨


  今年注定不好过。先是疫情闭在门里三个月,等能出门,却找不到一份好的工作了,很多厂直接关门。四五六月份五千一月在外做了三月,直接回家。去种家里的几亩田地。其实我也没有栽种花生大豆棉花稻谷之类,因为我得养家。一个月五千的工资其实养不活有小孩子上学四口之家。所以我得继续做着天亮既上班天黑才下班的事儿。家人靠栽些稻谷棉花等来做来年的食粮及生活所需。今年大旱。所有一切作物大量减产。家人告诉我,芝麻没有熟透就**死在地里。稻谷扬花时缺水尽是空壳。棉花也全是僵桃,就连柿子也晒得如溪中的石头。这样的环境,可是……可是……,我们的有关部门却大肆把红毯铺在待收割的田里,召开农业丰收大会。河南湖南湖北江西等地均有盛行,众多在田边作秀的人,如把书协涂得奇丑,作协掀得怪臭,教材编得奇怪,又把目光放在本来贫穷而安宁的农村了。干旱久了,蚊虫妖魔横行,会有一场大雨将这些冲得干净。
   没看背景。我是唐晨。水墨会有点闷,有时候不是一般的闷。剑蛋要忍得住寂寞。但那些热心的喜欢抓杀的朋友们还是会积极来闹版的。
   不管那些了。不如钓鱼。


鬼魅

斗罗大陆这部剧,断断续续看过一些,对动漫没什么感觉,不过这部书早年很火,依旧是废材少年的逆袭史,不过这一部也算是逆袭少年的开山作品了,唐家三少名气确实大,我能记住的主人公是唐三,一个封号斗罗的孩子。封号斗罗基本是斗罗大陆武力值的天花板了。
柔骨魅兔小舞的角色也不错,喜欢这个柔中带刚的角色,一路陪伴着唐三成长,果然一个成功男人的背后都离不开一个女人的激励。邪眸白虎戴沐白有种霸道总裁的既视感,奥斯卡纯粹是一个逗比形象。朱竹清只记得一个名字,别的基本没有印象了。
但是因为这个七人组合,让寂寂无名的史莱克学院成为了一个巨无霸学院。
挺励志的一部剧,适合闲暇时消磨时光。不过剧情太俗了,只能消遣。
我是鬼魅,魑魅魍魉的妖魔吗?对这个马甲反而不太了解,果然是凑数的不需要好马甲啊,勺子就这么随便的扔过来一个马甲。不知道怎么演绎,且玩且看吧。


唐昊

看了一眼背景帖,知道有个妻子叫阿银,有个儿子叫唐三,至于其他的根本看不进去,是什么原因令初入风云时的一腔热血变得如此寂寞沙洲冷,鸡血打光了只剩下一地的鸡毛。曾几何时,风云成为了一种陪伴与一场相逢。
再说这个背景,从来都没有看过,也不知道各马甲下的人物关联,所以,可能也不会聊天,另外没有身份,可能也不会太关注,不过作为一名资深混场玩家,肯定不会自杀也不会被替补,这点职业操守咱还是有的,请哨子大人放心。
字数够了吗,还请哨子帮忙查一下,不够我就再啰嗦两句。
这样混场是不是很负能量,实在不好意思,实在提不起精神,累啊累,抱歉抱歉。


看了一眼背景帖,知道有个妻子叫阿银,有个儿子叫唐三,至于其他的根本看不进去,是什么原因令初入风云时的一腔热血变得如此寂寞沙洲冷,鸡血打光了只剩下一地的鸡毛。曾几何时,风云成为了一种陪伴与一场相逢。
再说这个背景,从来都没有看过,也不知道各马甲下的人物关联,所以,可能也不会聊天,另外没有身份,可能也不会太关注,不过作为一名资深混场玩家,肯定不会自杀也不会被替补,这点职业操守咱还是有的,请哨子大人放心。
字数够了吗,还请哨子帮忙查一下,不够我就再啰嗦两句。
这样混场是不是很负能量,实在不好意思,实在提不起精神,累啊累,抱歉抱歉。
刚要睡着,哨子来敲门,说本尊的报道字数不够,真是丢人啊,有史以来第一次。于是乎觉也先不睡了,赶紧来补报道,可是怎么左找右找就是找不到呢,于是乎不得不查主题查回复,这不就找到了。这一通啰嗦字数应该是不少了,继续约会周公去。


戴沐白(字体较大)

匆匆的我来了,在如此凉凉的深秋之夜。
匆匆的我来报道了,在如此词汇匮乏风流正减的时候。
匆匆的我开始了解自己,顿觉我似东风,最高武力输出尽在一笑中。
匆匆的我去问了哨子,官配可有?无奈相思连个成灰的机会也没有。兵器怎无?无奈斜月纷纷,皆是桂花影子撩人中。
匆匆的我回顾了一入江湖之后的来路与去路。来路已被青藤、刀片、剑胆琴心遮满,而去路,却是有两种,一种缥缈仙姿般的等人拿刀来抹脖子,一种如仙侠剧中的战神上神活成老不死。这两种,很是遗憾,我自己都不能选择,但却要我去承担后果,这肯定是极度的无理的可对。
人说,你选择了你就要承担后果。这样的因果关系有着必然性。
我没得选择,也必须承担后果,看起来是不讲理的,也讲不通情理的。如果我做这般安慰,我选择了,选择与32位素未谋面的人共度时光,那无论哪种去路,我都被他人安排着上路,如此一想,我就想通了,然后呼呼大睡去了。
回读了一遍,前面写得诗情画意,后面写得绕绕又理性,这是魔怔了?话痨了?还是今年忆去年,在深秋窗边,在末岁花前。


千寻疾

千寻疾,一看名字,这就是哨子给的马甲。无论怎么说,千寻是个好名字,但千寻疾就有点那个了。逻辑而言,千寻疾比千寻健不知要好多少倍,类似于千寻疾这个马甲就是相当于五毒不侵的金钢体了。但凡这样的马甲,一般不太适合抱蛋,抱蛋容易臭,也不适合扛剑,扛剑容易冤侠。同理而推,揣刺容易乌龙,走杀容易被乌龙,所以这个马甲会给身份的可能非常局限,也就只能是游侠了。就背景而言,这个马甲还是不错的,既是比比东的师傅,也是千仞雪的父亲,可以倚老卖老,只是故事的情节里面,千寻疾和比比东不仅仅只是师徒关系,为什么呢,可剧情并没有交待。从年龄上的判断,千寻疾应该是属于上有老下有小的中年时代,看哨子的报道名单,千寻疾的父亲千道流也是有出场的,至于母亲是谁,有没有出场,就不得而知了,作为剧盲中人,能知道这么多,感觉已经不错了。


小白


一句话介绍:小白,斗罗大陆中的角色。对于没看过的我来说,陌生的如小白这个名字。

那就从小白开始吧,一个角色,怎么演绎,全靠演技,我没有好的演技,估计这个角色也不会出彩了。

不知什么时候起,所有的一切都成了云淡风轻,感觉似乎在静下来的时候,没有了很感兴趣的东西,以前一场游戏下来,成千上万字的写,现在感觉写个报道都很难,究竟是从什么时候开始的,无从查起。

我把这些归结于我的惰性,我能静静的透过窗外树荫的缝隙看不太耀眼的阳光,五分钟十分钟,想写一篇内心的文字却懒于动笔。每次在游戏开场前下决心要好好玩一次,却从开场到结束都毫无**可言。

其实我有点惶恐自己现在的这种状态了。

如此下去,我能预见到我会成为什么样的,我想挣扎着改变一些,不知道此次会不会又是想想而已。

我努力吧!


宁荣荣

《斗罗大陆》是我最喜欢的动漫,没有之一。从很多年前第一次看到小说开始,我就一直喜欢。玩这个背景也好多次了,我自己做勺子也吹过这个背景。这个动漫的制作可以说是国漫的巅峰之作。虽然后面又有了许多类似的动画制作效果,但是都不是这一部可以比的。我喜欢宁荣荣这个角色,因为她一出生就是在幸福的罐罐里,可她成长起来了。成功克服了许许多多的阻碍。她和奥斯卡的恋情也非常的纯真。奥斯卡觉得自己配不上荣荣,独自出走。所幸他成功了。他们都是命运的宠儿。能够成为命运的宠儿不是每个人都有这个机会。现实中普通而平凡的我们,只要能够接纳自己的全部,也是命运偏爱的那一个。
荣荣很高兴自己的父亲和长辈都是开明而心怀正义的人,对待人也从不带着有色眼镜,这是非常不易的。在经历了灭宗之痛后。宗门依旧团结一心,立于天下之间,一边接受命运的各种馈赠,一面顽强的对抗不公与邪恶。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QQ|Archiver|手机版|小黑屋|醉里挑灯文学网 ( 苏ICP备15038944号-1 )

GMT+8, 2022-12-3 10:21 , Processed in 0.025000 second(s), 11 queries , File On.

Powered by Discuz! X3.4

Copyright © 2001-2021, Tencent Cloud.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