找回密码
 注册
搜索
热搜: 活动 交友 discuz
查看: 2638|回复: 31

[原创] 藤县和台儿庄(三)川军连长张松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23-3-21 11:28:25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已经走累了的张连长和一排长胡强、一班长胡显声,四川宜宾人、战士刘长义到处于天黑前的前边静静的土路上查看一遍没有什么异常。就返回来,向叶营长汇报;叶营长然后到团长那里报告了这一情况。后来这支川军124师一团就在山地上宿营。造晚饭吃。到了晚上,由于走了一天的山路,有很多战士就睡了。团部文书何宏睡了一个多小时就醒来了,就睡不着了,在帐篷边的土堆上坐下,想事。
这时,一连长张松的一排二班有一个矮壮、圆脸,22岁战士刘有德走了过来,他看到在路边矮坡上搭的团部帐篷,还有帐篷里的红亮亮马灯光照到矮坡边,也看到了有官兵在门口边走来走去,又看到了马灯那红红的光照到坐在门口边土堆上的何宏紧系宽皮带的腰背上。就走上前来:“何文书!”
“是你。”
“团长他们在忙吗?”刘有德问。
“是啊。不像我们说休息就休息。”
“团长他们也累。”
然后,杨有德又说:
“明天、后天我们就到太原了。我想,我们就到了抗日战场了。”
“我是羡慕呀!”何宏说。
“什么?”
“你们士兵还可以上战场打鬼子。”
“你的文书工作也重要。”
“哎。”
然后两战士就在门边被马灯红红的灯光照得微亮的土堆上坐着继续聊。

……
 楼主| 发表于 2023-3-23 16:41:41 | 显示全部楼层
(四)秘书何鸿


         在临时团部的帐篷里,团长胡耀东和参谋长坐在空弹药箱上,一副标准军人身材的胡团长皱着他清黑眉毛,林参谋长问他:“团长,你怎么这样忧心?”
“你是晓得的,我们这支川军自九月从川出发,走了两个月,现在是十一月初了,我们每一个士兵、军官身着这样单薄的军服在冬天里,该怎么过……”
“邓(邓锡候)司令不是已经向第二战区司令长官阎锡山要求提供我们给养吗?”
“你看,这都到山西已经二十多天了,二战区也没有跟我们川军什么补给呀!”
“哎呀……”林参谋长非常迷糊一开口就闭上嘴。
“你看他阎锡山是要帮我们的样子吗?”胡团长持怀疑口气说。
“团长……”林参谋也情绪迷惑。
“我只是忧心,这冬天是一天比一天冷了,我们的川军官兵怎么受得了!”胡团长满脸忧愁地咕噜道。
两人就在那里沉默了。毫无疑问,在越来越冷的冬天里,穿着这样少,怎样打仗?怎样和日本鬼子拼呢?打仗川军是不怕的,他们正等着好好教训日本鬼子……
……
 楼主| 发表于 2023-3-24 11:07:33 | 显示全部楼层
(五)何文书和小杨


         团部文书何宏和战士小杨聊了很一会。两人闲走到队伍前面,看到在路边上,多处在黑莹莹的夜色里,火红色的篝火旁,坐着多个被积极往夜空上蹿起的火而被火映得紫铜色的脸的战士,以及挨着在聊谈的战士而睡着在地上的一些战士的视角。他俩看到了张连长和一排长胡强。
团部文书何宏招呼他俩:
“张连长!胡排长!”
两个人就侧脸过来,看到是:何宏和小杨。
胡排长问:“文书,你来干什么?”
“胡排长,我们和小杨到处看看。”
“小杨,你怎么跑到团部去了。”长得矮壮的一排副排长24岁的周开文问。
“副排长,大家睡了,我睡不着,就跑去找文书聊聊。”
“张连长,胡排长,你们怎么不睡?”何宏问。
“睡不睡不要紧。连里的事也多。”被火光映的一个长脸发亮,紧系在张连长肚皮正中的宽皮带的皮带扣环也映得亮晃晃的,一排长胡强也是。
“连长,我们都到山西了,看来离战场不远了!”小杨说。他和自己厚道的张连长亲近,说话也不分外。
“是呀。”
“看来,要快了。”
“就在这四五天。”胡排长说。
……
他们就这样聊了很一会。何宏觉得这样够了,因为,战士们走了一整天了,该休息了。就说:“张连长,胡排长,天晚了,你们还是早点睡吧,我回团部了。”
“那好吧。”
 楼主| 发表于 2023-3-27 17:14:44 | 显示全部楼层
(六)第二天



        然后,何宏就离开了他们,向后边的团部走去。后来,他在团部的帐篷里睡觉,可能是刚才和张连长他们聊了天有些兴奋还睡不着;他就仰看着自己身旁上些的一个布方窗子外那一片柔黑寂静的夜空。想到过了几天,就到了山西战场,想到了日本鬼子,他就憎恨!他想自己一定要挑选点机会,打击日本鬼子。渐渐地他慢慢地睡着了。
一连长张松看到团部文书何宏走了。想到明天一早还要往前方战场进发。就说:“一排长,小杨,早点睡吧。”
“是,连长。”
然后,两人去睡了。
       第二天早晨,睡在帐篷里的团部文书何宏迷迷糊糊听到了一些喊声,他知道,战士们已经起来准备吃饭了。他就起来,他知道再过一小时不到,吃了早饭的部队就要出发了,
向着此前山西有日军和国军的战场前进。事实上,他的工作是清闲了,就是为团部写作战报告总结为战士们写信。还有,他也想打日本鬼子,可是团长是不准的。他就起来,这时,通信员小杨跟他拿来饭。
他很快吃了饭。等着部队出发。
之后,有团部士兵来收拢帐篷。何宏的装备简单,就是一个背包,没有枪。但是,他心里向往着此时山西战场,一定有不少的国军战士在和鬼子打仗,他仿佛感到自己离他们不远,仿佛听到了双方开枪的枪声。他觉得自己不能仅仅当一个文书就够了,他很想跟一个普通的战士一样,上战场。
何宏所睡的帐篷已经收拢,原先由团长等川军指挥官睡的路边土堆上,现在恢复到原样。他这时的心主要在马上就要离开这里的部队上。他看到前面路边都是一团的人马,在路边蹲着、坐着或站着吃饭。他再看看天气是阴天,云层多高的,看来不会落雨。他坐在一块土堆上看着,这样,他才感到,没有接近战场的士兵是那样的清闲,也许这个时候,可能是他们最平安的时候……
过了很久,他听到了出发的集合哨。就看见身后的帐篷里,团长等人出来了,看来,是准备出发了。
“文书,走了。”团长说。
“嗯。”
然后,何宏跟着团长走下去了。
 楼主| 发表于 2023-3-29 12:02:19 | 显示全部楼层
(七)有国军来了


        国军连长张松刚吃过饭不久,几分钟后,就走到呆在路边土地上的战士们喊道:“兄弟们,集合了!快集合了。”
在他喊声下,一连的战士们马上就拿起放在地上的步枪,把吃过的碗略甩甩放进口袋里,然后,积极跑到路边集合。同时大家也听到在他们身后一段距离的路上有二连长肖长忠,一个中等身材厚实、具有军人特性的川军连长肖长忠,他的声音也大声,也在非常明快地集合自己战士。
一连战士们很快就集合好,张连长果断一喊:“出发!”
于是,战士们就向山西东部战场前进。这里是不会听到枪声的,至多在三四天后,就能看到或听到。
在一连长张松的战士们刚一走,接着二连长肖长忠的二连也紧跟着一连队尾出发,接下来,还有别的部队……

……
川军走了三天,这时的时间是1937年11月6日,距历史记载是山西太原会战期间。
已经走了一个下午的川军,非常累。这时,走在前面的张松连长和胡强排长边走边说:胡强问:
“连长,这又走了四五天,我们已经看见了一些城市了。”
“是呀,看来这些城里没有日本人。”
“也许这里是山西的中西部,鬼子还没有到这里。再往前,就是东部战场了。”
“这样,我们离战场就近了。”
“嗯。”
这时,在他辆继续聊时,胡强排长看见前边很远的大路上的拐弯处,出现了些喧嚣声,是人的声音。
胡排长觉得迷糊,看见有很多的国军官兵开始往他们这面急急跑来。
连长,你看,有很多的国军。”
 楼主| 发表于 2023-4-4 17:36:46 | 显示全部楼层
(八)从战场上溃退下来的国军



       嗯。”
“他们怎么往回跑?这里又没有日本人?”一排长胡强非常疑惑地咕噜道。
“是呀。”张连长也感到疑惑不解。
在八九分钟后,他俩和战士们都非常疑惑在这样的情绪中,这些国军慌乱地跑到他们身边,又纷纷从他们的身边过去,有一种大难临头的感觉,都急于逃过对于自己和部队无能为力的战斗。
张连长立刻上前,问一个老军人:“大哥,你们这么多人往哪里跑?”
“别说了。太原城失守了,日本人占领太原了。”老兵一脸颓唐、低沉,绝望地回答。
“那阎长官呢?”
“不知道。你们这是往那里去?”这个非常颓唐的大个子国军老战士问。
“我们是川军。准备到山西打日本鬼子的。”
“你们快撤吧。日本人凶的很!他们有飞机大炮,当官的都跑了。我们国军完了。说不定,鬼子正向这儿追来?”
说完,这个国军军人就和他的兄弟们向张连长的后面匆匆走去,好像在避开战祸似的。
张连长冥茫了。胡排长问:“连长,我们怎么办?”
“这样,我去报告营长再说。”张连长说。就回身,向后面些的叶营长快走去;然后,听了张连长的汇报,叶营长去团长那里汇报跑去了。




 楼主| 发表于 2023-4-6 17:26:56 | 显示全部楼层
(九)心情沉重

       决心出川抗日的川军连长张松,看到有大量的国军从战场退下来,尽管他从未打过仗,但是,他意识到可能要打仗了,因为,这么多国军后面可能一定就有日本鬼子。四川军人向来是不怕凶的,他相信,只要叶营长跟团长报告了,团长会下令和鬼子决意决战的。
叶营长跑过了非常关注的站在土路上停止前进的二连长肖志伟和他的战士们,这时,也看到有很多的国军脸上和身上是伤,有额头上包有浸透血的白纱布;有边走,一只脚疼的不能着地非常痛苦的国军战士等。他们神态慌乱,脸色发白,情绪低落都急于想脱离这战败的战场和极有可能有凶恶的日本鬼子的无情追杀。这个时候,谁都不想死在恶毒的鬼子之手。
当然,还有在同伴的搀扶下走来的国军战士。
一个个心情颓唐,神情惶惶不安,纷纷从他们的身边走过。
“叶营长。”
“肖连长。”
“你要去报告团长吗?”
“对呀。看来前线的国军败了,可能会有鬼子追来。”
“看来是。”
“我跟你去了。”
“要的。”
然后,两人向后面骑在马上的团长跑去,向他汇报了这一情况。当然,团长也看见了。
 楼主| 发表于 2023-4-12 17:01:28 | 显示全部楼层
(十)看情况

         团长和身边的参谋长下马来在旁边谈着,他俩一定在商量着将怎么办。
“国军后边一定有鬼子。”参谋长作出判断。
“看来是。”团长认为是这样的。
“我们必须和他们打一仗。阻击他们追杀我们的部队。”团长又说。
“就我们一个团。”
“先这样。我们到时再看情况。”
“可是我们什么情况都不知道。”参谋长顾虑说,看着跟前在非常清黑的眉毛下,胡团长坚定的眼睛。
“来不及想别的了,我们一定要雄起(四川话:加油)。”胡团长更为利落说
“要的。”
胡团长看一下这一片山地,认为可以和敌人打一仗。就马上说:
“一营,在前面的矮坡上,迅速进入阵地,构筑防御工事。二、三营作为后备。”
之后叶俊江营长带着张连长、肖连长等三个连分别在大路南北边的矮坡上去,开始构筑工事,准备等着鬼子来。  
   尽管已经到了山西,这里是抗日战场,有日本鬼子的地方。尽管在路途中,偶然遇到了溃逃下来的国军。自从川军团长喊就地阻击日军,战士们还是感到了仓促,处于一直在行军中的他们,没有想到,自己就真的要打仗了。在一阵躁动的思绪里,既然自己团长已经下令了,战士们还是马上在大路两边的矮坡上去准备打仗。
 楼主| 发表于 2023-4-12 17:05:14 | 显示全部楼层
(十一)下令打仗

         张连长和自己一连的战士们在公路边的北坡上,是离路只有一百米。看来,只要日军向他们进攻,只要四五分钟就会攻到他们的矮坡下,就是说是容易攻下他们阵地的。二连长肖志伟在南边一矮山上,已经离马路太近;还有后面的部队作为预备队。
张连长和肖连长已经带领他们连队一到路边不远的矮坡上,就命令战士们马上挖战壕。
尽管战士们都抱着出川抗日的决心,可是,这种说打仗就打仗,还是那样的突然,还是令一些战士来不及接受这一现实。
张连长不断催战士们挖战壕,有些战士显得在梦里里,迷蒙着眨着眼,如应付般在挖战壕。
张连长走到两战士面前,看见他俩挖的懒散。就喊道:“廖国亮,刘会声,你们是在挖工事吗?”
“是呀,连长。”
“我看你们没有心思。”
长得盘子脸的刘会声问:“连长,我们就打仗吗?”
“是呀,你以为团长喊你们在这里做劳工呀?”
“哦。”
“刘会声,你好像没有适应?”张连长说。
“是呀,连长。”
张连长往他军帽上轻轻打一下,喊道:“你不要梦游,马上就要打仗了。日本人随时会来,来了我们阻击他们。晓得吗?”
听了连长说,他才恍然梦醒,才紧张起来,开始挖战壕。






 楼主| 发表于 2023-4-18 16:42:51 | 显示全部楼层
(十二)挖战壕


        然后张连长往前面正在挖工事的战士们的身旁走过去。  
日本鬼子就要来了,至于是多久,张连长也无从知道,但是,他知道只有尽快地挖好战壕,才能有利于保护战士们自己和更利于打仗。  
他走到这边来,看见战士姚刚、胡天林、丁光道三个战士在那里,边聊边挖得慢;就一下,走到他们的跟前说:  
“快点挖,少说话。”  
“是连长。”  
“日本鬼子说不定就要到了;到时,战壕还没有完好,你们的命就难保了。等打完了仗,你们再好好摆谈。知道吗?”  
“明白了,连长。”  
三战士就停止聊谈,及时挖起来,是认真挖起来;看到他们这样做,张连长才放心地往前面走去。  
四,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QQ|Archiver|手机版|小黑屋|醉里挑灯文学网 ( 苏ICP备15038944号-1 )

GMT+8, 2023-9-28 09:24 , Processed in 0.023284 second(s), 10 queries , File On.

Powered by Discuz! X3.4

Copyright © 2001-2021, Tencent Cloud.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