找回密码
 注册
搜索
热搜: 活动 交友 discuz
查看: 1416|回复: 21

[原创] 红军连长张成武和秀英(二十)回山里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23-4-12 16:19:42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成班长让两个女人把手搭在他抬起的右手心里和右手臂上。又说:“慢点走,这里有些陡。”
两女人说:“我们知道。”
“我知道你们知道。你们为我们红军送来粮食,我不能让你们摔一跤。”成班长说。还是坚决不让秀英、慧珍有一个意外。然后,他说:“好跟着我走,不要说话。”
“嗯。”
两女人往下走,红军班长成良海在黑黑的下土坎的小道上沉稳有力地扶着她俩,用自己满身的大力气护着她俩以至于不让其摔倒。并且,一步步把自己的脚向下坎的小道移动,还不时地叮嘱道:
“慢点,要小心!”他像是她们的大哥一样、关切、生害怕她俩摔了一跤似的。
“嗯。”
然后,成班长下到一段稍微平些的小道,才踏实些了。说:“要到村里了,你们小心!”
“我们知道。”
之后,成班长看到她俩进入了房子后面的黑黑的过道,就走了回来。   
       看到成班长把两个女人送下黑黑的土坎,又看到从村里静静而黛黑的房子里透露出来的零星的灯辉,使成班长肚皮上紧系着的宽皮带的带扣环发亮,在他走了上来时,爱开玩笑的万少山看见走近大家的成班长,就笑眯眯问:“班长,舒服不!”
成班长被弄的莫名其妙。又看见清黑略透明的树林里,万少山那神秘的煞有介事逗笑自己老实班长的瘦脸。问:“什么舒服?你说什么?”
“你自己干的,就不承认了。”
“你要我承认什么?”成班长急了。他觉得自己没有干什么,就傻傻地说,还规矩地站在那里,好像自己的连长等要查问他似的。
 楼主| 发表于 2024-3-31 16:48:35 | 显示全部楼层
二十二憨厚可爱的成班长


        曹宝,你看,搞了女人,还不是一个,就要耍滑了。”万少山转过脸,对站在身边的曹宝说。
“我搞了什么女人,我没有搞。”成班长被搞迷糊了,老实说,他还从未摸过女人,除了自己的老婆。
“你看我们班长老实,可是搞女人,就不老实了,他还挺有女人缘的。是呀,万少山,像你这样,也没有一个女人粘你。”
“主要是你长得丑了些。”彭晓亮说。
“当班长就是好呀,有人护着你。”万少山没趣地感叹。看着自己的非常俊逸勇敢而老实的成班长,挺羡慕的!
“我对她们没做什么。”成班长好像明白些,直直地说。
“不要说了,班长,你没有机会,想别的吧。”彭小亮说,他们都笑了起来。
“好了,别说了。咱们先睡一下,等梁营长派人来。”成班长说。
于是,大家就靠树睡下。
   回到山里的胡凯见到了梁营长。
“营长!”
看着喘着粗气、脸上被自己跟前搭在简易的棚里桌上的煤油灯光照得汗亮亮的胡凯,一时,嗓子发干,刚张嘴要说几乎被梗住,脸有些往颈子里缩,他就闭上嘴。
他(梁营长)以为张连长那里出什么事 ;可看到胡凯一时没有说上话,就立刻按捺住急切想知道的心情。
等过了会,胡凯才回答:“营长,我们一班长叫你再派一些人去。”
“为什么?”梁营长明白没有出什么大事,心就放松了。
“村里的老百姓跟我们红军送来了很多的粮食。”
“我明白了,就派高班长的四班跟你下山。”
胡凯就点点头。
然后,梁营长走到简易的棚外,喊道:“高班长!”
   这时和一些战士坐在黑黑的树林下闲聊的又高又健壮的高班长,回答:“有!”
有个战士说(他在高班长身旁):“班长,营长喊你,有事了。”
高班长没有回答,就马上站起来较快地走到站在简易的棚门边、并从里面照出来的背对着微黄煤油灯光亮的梁营长,以及照在他跟前幽黑夜色里的一些绿色的树子和叶草上。
“营长,什么事?”
“你马上带人到秀女村,帮张连长拿粮食。”梁营长对高班长说。
“是,营长。”
然后,高班长就走回来。
   战士们还在聊,觉得有事要做了。这个战士嘟哝说:“看来,一定有好事了。”
“也许是吧。今天傍晚,张连长不是带人下山找粮去了吗?”一个战士说。
“万一是喊咱们班长执行别的任务呢?”还是那个战士猜想说。
这时正当他们都处于不好猜测的情势下,高班长走过来喊道:“七连二排四班,集合!”
“看来,是有事。”
“别说了。”高班长还听到他们站在那里聊喊道。长得壮实的、心直口快、声音有些沙的严肃的高班长,说:“跟我走。”大家就跑到自己班长那里去,之后,他们就和高班长下山去了......





 楼主| 发表于 2024-4-1 12:12:30 | 显示全部楼层
二十三高班长


       然后,高班长就走回来。
   战士们还在聊,觉得有事要做了。这个战士嘟哝说:“看来,一定有好事了。”
“也许是吧。今天傍晚,张连长不是带人下山找粮去了吗?”一个战士说。
“万一是喊咱们班长执行别的任务呢?”还是那个战士猜想说。
这时正当他们都处于不好猜测的情势下,高班长走过来喊道:“七连二排四班,集合!”
“看来,是有事。”
“别说了。”高班长还听到他们站在那里聊喊道。长得壮实的、心直口快、声音有些沙的严肃的高班长,说:“跟我走。”大家就跑到自己班长那里去,之后,他们就和高班长下山去了......
他们走了一个多小时的山路。一路上都不停地快走着,想早些到秀女村。他们到了秀女村的后坡黑乎乎的树林边,看不见人。成班长睡了近五十分钟,就起来,听到前面,隐约有人走过来的杂舀的脚步声。就立刻问:
“谁?”
“我高班长,营长喊我来的。”是高班长的声音。
听到是自己人。成班长立刻把睡在地上的战士喊起来。
“快起来,快起来,高班长带人来了。”
高班长和一些战士走近成班长,没有看见粮食在哪里?
“成班长,粮食呢?”高班长问。
“就在这里。”
“好咱们走吧。”高班长立刻说。
“万少山,你去秀英家里,把连长、小陈喊出来。”成班长说。
万少山就默然离开树林,过不了多久,就把张连长和小陈喊来,大家就扛着粮食,向黑黝黝的山里走去了......
 楼主| 发表于 2024-4-2 15:42:32 | 显示全部楼层



        二十四等着同志们回来


梁营长一直和哨兵呆在一起,时不时看着黑糊糊的寂静的山下。虽说,他看不清山下的路况,可是,他还是看着。张连长带战士下山筹粮到现在,他先是担忧,看到有战士回来喊多派人去搬粮,他就踏实了。他在指挥所里呆不住,想接筹粮回山上的张连长和战士们。因为,有了粮食红军就能生存下去,中国革命的道路就会有希望!
站岗的战士说:“营长,你就回去,等一有张连长的信息,马上来跟你说。”
“我还是在这里等着。”梁营长说。他觉得自己回到棚里,还不是忧心。小胡回来说,是没有事,可这以后呢?然后又过了一个多小时。
他才听到坡下有战士兴奋的说话声,他就知道他们已经到了,仿佛一个老人在盼望他的儿子回家似的。
小李也听到了。就非常高兴说:“营长,张连长他们回来了!”
“走,我们去接他们。”梁营长欣喜说,如他和小李是好伙伴,伸出手拉了一下小李的手,两人就下去了。
“同志们!同志们!”营长喊道:“你们终于回来了,一定累了吧!”
“是呀,营长。”有战士立刻回答。听得出来,他们也高兴。梁营长非常明显的感到:这是战士们回家的喜悦。
“同志们,走,上山去!”梁营长高兴地说。
然后,营长就把一个战士肩上扛着的大袋米非要拿下来,自己扛在肩上,就高兴和战士们走上一片黑越越的又非常静寂的山顶上去。这时,已经是深夜了。而大多数的红军战士还是依着树子早已睡熟了......
 楼主| 发表于 2024-4-3 17:10:54 | 显示全部楼层
二十五山里的早晨
  


        第二天早晨,山里的红军战士和指挥官一觉醒来后,都吃上乡亲们送来的白米饭。战士胡大刚闻到了炊事班长老李递过他脸旁跟坐在他身边的一个战士时的煮得香喷喷的一碗米饭,不由得眼泪都润湿了自己的眼眶,因为,近十多天了,山上的红军就没有看到过新鲜米饭。旁边坐着一个军帽下额头上包了一块纱布、还浸着干了点血迹的战士,在这个战士身旁的是25岁的二连一排排长,身子壮实、长脸、豪气,不管红军有什么事,都要去争的刚强勇敢的赵飞排长。他左手五指伸开,如捧一个粗碗,就好像要把碗夹紧不松手似的。赵飞排长边叭饭,边对还仰躺着睡在他坐下的身子侧边的老曾高兴说:
“老李,快起来吃乡亲们送来的米饭。”
这时的老曾,是一个26岁的红军老战士。昨天晚上一早就睡了。做好梦的老曾,直到早晨明亮的太阳从身边的树叶间照到他仰躺在一颗树皮发皱的树子旁的地上和他闭上眼睛的瘦脸上。他还想睡,根本就没有睡醒。双手放在他紧系着宽皮带的肚皮上,还睡得惬意!好像他躺在自己家里的床上睡觉似的。渐渐地他才被先起来的同志高兴的说话声、在他身边的长着绿色的叶草的地上走来走去的脚步声慢慢吵醒过来。这时,战士们开始吃饭了。他被赵排长喊醒。这时,红军炊事班长老李又端来了一碗米饭,喊他吃,他接住饭碗,张口就叭饭。
有些迷糊问:“怎么,昨天天不黑张连长他们下山畴粮,这么快,就筹到了粮食了?”
“嗯。”
“真的?”他还有些不相信,又说:“我怎么没有看见?”
“你早都睡着了,能看得见什么?”赵排长看了他一下,说他:“你多安逸,一觉睡醒,米饭进口。”
老曾一笑,还击他:“你不是吃现成的吗?还在那里嫌我。”
“你倒反应很快,到底是机枪手。”
老曾就把粗碗拿起放在嘴上,用筷子叭了两口,嚼也不嚼把饭吞下肚皮里后,有叭一口,才嚼了会,说:“二排长,我真没有想到,乡亲们会这样好,竟然马上送跟我们这么多粮食。”
“是啊,乡亲们对我们红军太好了。我们一定要好好打白狗子,这样才对得起他们。”赵排长不再说笑,这句话使他由衷地感叹道。
这时,营部通信员小梁步子有些快地走过来,





 楼主| 发表于 2024-4-4 15:36:33 | 显示全部楼层

二十六吃到米饭

        对赵排长说:“赵排长,营长叫你吃过饭,过来开会。”
“嗯,我吃过饭就来。”
然后,小梁就走开了。
“排长,这又要开什么会?”老曾非常关心问。
“不知道。”
“哎!”老曾叹息一声,面对着把碗放在被太阳照在紧系着宽皮带的肚子正面左手上而没有再吃的赵飞排长,说:“开完会,跟我讲一讲。”
“行。”赵排长说。就把饭马上吃完,就站起来,到炊事班的棚里把碗洗了,放在木板上,就去开会了。
大家都到齐了。还是在那间简易的棚里,张连长坐在梁营长的身边。然后,梁营长看到大家都到齐了,他习惯把双手放在用松木制成的桌子上。这时,在简易的木床上,还坐着李政委,何连长和蔡连长和排长等。他(梁营长)心情愉快地对大家说:
“同志们,昨天张连长带着成班长他们下山畴粮,我们的乡亲们很快就把粮送来了。现在这批粮食够我们吃一个半月,这对我们红军的生存,起了很大的作用。我们的乡亲们对红军太好了!”梁营长说。
坐在政委身边的赵飞排长感叹说:“多亏了老乡,不然,我们今天就要饿肚皮。老乡们一提到跟我们红军送粮都支持我们,是很难得的。往后,我们红军只有多消灭白匪军,多给他们一个安静稳定的生活。”
“赵排长,你这话说的好,如果没有老百姓的帮助,我们早就坚持不下去了。”梁营长颔首赞同。
赵排长说:“现在,我们粮食暂时解决了。营长,我们就这样一直呆在山上吗?”赵排长略有不满足:目前红军就这样老是驻扎在山里,本来就想打白狗子的26岁的他,无疑是呆不住的。
“目前来说,”梁营长听了赵排长的话,似乎不那么愉快了,脸上显得隐忧,“我们的伤员同志,伤还没有好,我们不适合与白狗子正面打仗,他们比我强,就是白沙镇,一个小镇都住有国民党的一团,远比我们的人多好几陪,所以,我们不能硬来。”
 楼主| 发表于 2024-4-6 15:46:32 | 显示全部楼层
二十七开会



           脾气急的赵排长说:“我说的是,我们可以袭击这伙白匪军,让他们知道红军还在,让他们不得安静!”
“这只有等机会。不过,我们现在还是呆在山上休整,等以后情况好些了,在看情况而定。”梁营长沉稳说。没有要在眼下采取军事行动的意愿。
然后,他看见坐在右侧边的双手放在桌下双腿上,坐得挺直的没有说话的张连长问:“张连长,你怎么不说话?”
张连长就眨了眨眼睛,抬起头来说:“营长的话,我认为符合目前我们的处境。”
赵排长把眼光转在张连长的身上,不快地问:“我们要等到什么时候?”
张连长看到性情急的,冲着自己,眼光逼着自己,一脸正直又心急的赵排长,感到:赵排长马上就去打白匪军似的。张连长就没有作答。忽然,赵排长声音大地对张连长说道:“你的意思是,我们不打了。”
营长把他左手伸过来,拍拍右手都捏成拳头的赵排长:“别着急,有得是机会。”
政委也说,希望赵排长冷静。
这时,梁营长说:“张连长带回一个情况。”他似乎才想起。
赵排长立刻问:“什么情况?”他马上意识道:这可能是除打仗以外的一件事、或一个行动。
“他说秀英告诉他,村里的宋大爹为了帮助红军,被李司令抓起来,打死了,还把他的家人抓起来,关在镇上。我想了,我们红军不能不管。”
“对,”耿直的赵排长说:“乡亲们为了我们红军,又送粮,又为我们而死,我们已经对不起他们了。如果知道了,不去救,我们还算什么红军!”
“赵排长说得对。如果我们扔下帮助我们的乡亲们不管,他们会对我们失望的,那我们还有什么脸面对他们。”梁营长说。他已经决定了把这一件事当一件大事来做。
“好了,别说了,营长,我去救宋大爹家人。”心急的赵排长霍地站起,心急地一拍桌子主动一喊。他说做就要马上干。
“这次,你就别去。”营长干脆说。
“为什么?”
“赵排长,你呆在山里,让张连长去。”
“哼,怎么,我救不来人吗?”赵排长盯着营长,感到营长小看他,就索性朝营长喝问道。
“你适合打仗。”
“你妈的,这样说老子。”赵排长张口就喊道,营长知道他是这样脾气,就不计较。
之后,大家就散会了。到了黄昏,张连长和成良海班长带着两个战士下山去秀女村。。。。。。。
 楼主| 发表于 2024-4-7 12:09:10 | 显示全部楼层
二十八天黑去秀女村


         张连长和心肠好、忠诚、英勇的26岁红军班长成长良海、两个战士小孙和小肖在入夜不久,到了村子,来到了秀英的家里。秀英开了门,看见额头、脸上都是汗津津的腰里紧系着宽皮带非常英武的红军官兵,就有一种来自内心里的对红军的喜爱、亲人般的喜爱。张连长在这时趁机,在秀英看着他们几个走到桌子那边去的成班长他们,张连长就转过身,把门关上,插上门闩,才回过身来。看见两把乌亮的驳壳枪斜插在他紧系着宽皮带的壮实的肚皮上,和英武的腰身,秀英就更加喜欢。她还在看着张连长,好像对于张连长的到来,还是更本没有想到似的。感到出现在自己面前的张连长,更加的英武性感。
   这时张连长问:“秀英,你怎么还站着?”
这时秀英才恢复过神来。立刻说:“成班长,你们坐嘛!”
开朗的肖广打趣说:“秀英姐,你不喊我坐吗?”
坐在他侧边的成班长,憨厚脸就微动一下,说肖广:“你不要没有大小。”
他一说,张连长直直地看着秀英,好像要把她看全似的,使秀英羞涩地低下脸,并看了成班长和战士。然后,张连长的眼光也跟着看过来,成了在同时看着两人的情形。
“连长,你看着我干嘛,你们本来就......”成班长说,还把两姆指一竖:“两口子嘛?”
秀英一下脸就绯红,张连长就微笑,脸动一下,意思是喊成班长别说了。
老实厚道的成班长就连连说:“好,好,我不说了。”
“班长,平时看你这样老实,没想到你还会恋爱。”肖广笑着说。
说得自己班长一脸发红,就立刻停止笑,略低下头。秀英马上把水倒在一个木盆里跟脸上有些汗亮亮的红军战士洗脸。
 楼主| 发表于 2024-4-9 12:18:15 | 显示全部楼层
二十九秀英


        并立刻为红军做饭。后来,吃了饭后,张连长就对秀英说:“明天,你和成班长到白沙镇打听一下宋大爹的女人被关在哪里。这事,主要由成班长去做,你就在一边等着。”
“嗯。”
张连长又对成班长说:“你要根据当时的情况看,一定要打听到宋大爹的女人被关押的地点?”
“明白,连长!”成班长的脸还是有些红。听了连长的话,就点点头,也不插嘴。他知道自己连长还有话要说,因为张连长是尽量把自己对这事的不好的一面想到,这样对自己战士的行动是有益的。
“尽量要沉着,要小心。”张连长叮咛道。
“嗯。”
“记住,有意外你一定要保护好秀英。我们红军宁肯自己作出牺牲,也不能让老百姓有风险。”
“嗯。”成班长说,还是点点头。他的脸是那样热忱和忠诚,含有一种非常正直勇敢的特性,他就没有再说了。他从不在自己连长营长面前,拍着自己的胸部说大话,保证一定要完成任务,总是实实在在,踏踏实实地倾力完成,也不和自己战士争风耍脾气。
他们就聊了一会,然后,就早早地睡了。
   到了第二天。红军班长成良海换上了一身农民的服装,腰间的宽皮带里插着驳壳枪。然后,就和秀英出发去村外有三里路远的白沙镇。
 楼主| 发表于 2024-4-18 12:01:22 | 显示全部楼层
三十白沙镇


           正好,今天是镇上赶集的日子。红军班长成良海和秀英就走入几乎就到只有四条街的白沙镇正街上。
   白沙镇有近两百年的古镇。街上两边是,陈旧发黄的木板墙,居民的门上方由用竹子编的还刷了白色的灰泥墙面。房顶是瓦房。一间比一间高出一些微阴的房梁。大街两边是卖饭的酒家,生活用品的店铺和总是坐满了附近来这里喝茶的乡民的闹哄哄的茶馆等。街上的地是灰土地,到了雨天就溜。
   这时,秀英不清楚到底是谁去打听宋大爹家人的下落,就问:“成大哥,我们该怎样做呢?”
“秀英,你就在那个卖莴笋的大嫂旁边去卖蛋,我去打听他女人关在什么地方。”红军班长成良海,一到了执行任务时,他一张忠厚俊逸的还透点红的方脸就显得机警。你能感到:在他的脸上和身上都透露出勇敢和敢于担当的红军指挥官的特性。也就在这个时侯,红军班长成良海更显的稳重而干练,根本与那个诚实厚道的红军班长是两个样子。
“成大哥,监狱就在正街偏西的尽头,你要小心。”秀英说,还是为成大哥担心。这一刻,厚道、诚挚、十分勇敢的成班长感到秀英温和、理解人,就觉得她跟自己的亲妹子似的,使自己感动。
成班长就嗯了一声,点点头。
之后,秀英就在卖东西的穿着破旧的蓝灰土布的乡民中,坐在一块成良海跟她搬来的石头上坐着卖鸡蛋。而红军班长成良海没有让秀英到那个卖莴笋的大嫂身边,可能是顺便这样做。然后,成良海在秀英旁边呆了大约很久,他看着来往的乡民,在想自己怎样才能完成这一侦察任务。后才离秀英而去,看来是有了办法了,慢慢地在一些拥挤的乡民中,向西侧街尾走去。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QQ|Archiver|手机版|小黑屋|醉里挑灯文学网 ( 苏ICP备15038944号-1 )

GMT+8, 2024-5-25 09:28 , Processed in 0.038707 second(s), 11 queries , File On.

Powered by Discuz! X3.4

Copyright © 2001-2021, Tencent Cloud.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