找回密码
 注册
搜索
热搜: 活动 交友 discuz
查看: 2714|回复: 36

[原创] 长篇地下党小说 阴沉的宜宾城一侯局长和刘文彩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24-1-1 17:24:52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一九二六年五月。
“侯局长,本城的共产党在城里活动怎样?在政府当局的办公还是里。两个是当局重要人物在谈事情。一个是刘文彩,一个是警察局长侯四林。在谈到本成的治安情况,就谈到共产党。
侯局长说;"报告刘中将,本城共产党的情况还不明显。”
刘文彩显然不满意。声音严厉起来:“你作为局长又兼本城治安,我们绝不容许共产党的活动。他们处于隐蔽状态,是我们的威胁。不可大意疏忽。”
“是,刘中将。”
刘文彩进一步问;"你目前有什么线索,关于共产党的没有?”
“没有。这个情况很难发现。最好是:共产党里出了叛徒,否则是很难发现的。”侯局长为难说。
“不要指望人家出问题。还有,共产党这样及哦啊花,难对付,就用你干什么。”
“是,刘中将。”看见刘文彩发气了,侯局长害怕了。他担心,刘文彩一高兴把他警察局长跟撤了。
:“一定要把本城的地下党下党肃清干净。”刘文彩几乎喊道。
“是,刘中将。”

……
这是一九二六年春末4月的宜宾城。
的黄昏,一个29岁的身着灰蓝色长衫,一个方脸,身材健壮的中等个子人。他是吃过晚饭,在街边上散步,回到位于南城边的走马街。他在哪里住。
他从一南街上拐过来打算往上走马街走来。看见前面的街两边一色平矮瓦房,这里有各种不同的店铺,大多是一楼一底。都是木墙。下面是卖货物的,上面是睡觉的。有些木墙有细长红木支撑着,上面的窗子也是红木。墙面上挂了些用具:比如簸箕等。
有些房顶上一色的灰瓦,从上到下的一勾勾的,瓦楞下是一根细长红木板子。
有些房顶明显要高出一些房顶。而高出房顶明显往街边伸出来些,形成递进的样式,极为壮观!
街上,较少有人来往,偶尔有车子忽然开过。宜宾春日的黄昏,带有宜宾城特有的喧嚣和街上那种令人和平的气息,以及宜宾春日的城边温和黄昏风味。











 楼主| 发表于 2024-1-9 12:09:12 | 显示全部楼层
                                              二地下党员黄启俊
      


        这个29岁的人,是宜宾地下党的组织部长黄启俊。他在吃过晚饭后去街上散步。他沿着靠近金沙江河边的街道,绕了一圈,从南城回到走马街。
他打算回到自己在走马街的家里,休息了。
而现在,有一件事就是明天在公园和宜宾地下党的负责人老彭见面,是他期待的事。自从26年3月,中共宜宾特支成立就标志着宜宾共产党领导这里的人民反封建,反国民党的统治的斗争的开始,这是一个长期和艰苦卓绝的过程,包括黄启骏等共产党人将任重道远,

第二天早上近十点。
宜宾地下党的组织部长黄启俊提前来到平时的非常安静公园里。他眼前,只能看见空空的湖边,有花草的假山,有个 把人在游玩。
他走过来,他看见:彭书记已经在哪里等着了。
就马上走上去。at还再次机警看看四周有没有人过来,见没有,才开口:"老彭!’
听到自己侧身后有人在招呼自己,彭书记知道老黄到了。
两人在聊几句后,老黄问:“最近敌人有什么动向没有?”
“没有。”
“我想我们活动严密,敌人也找不到机会。”
“不过,我们还是要按照周恩来规定的地下党工作原则来工作,来进行革命斗争,要知道,敌人是十分狡猾和毒辣的,不能跟敌人机会。”
“嗯。”
“这段时间,同志们都非常安全,也没有发生危险的事。”彭书记说。
“那就好。”
“好,我们下次见。”彭书记果断说。显然。他和老黄不能老是呆在这里,不要忘了,这是国统区,任何麻痹大意都会跟党和同志们带来不可估量的损失!这是不好的有麻烦危险的事。
然后,老彭先走;老黄后走。


 楼主| 发表于 2024-1-11 20:18:27 | 显示全部楼层
                                                                三报考黄埔军校的卢德铭


         老黄和宜宾地下党领导彭书记见面后,觉得目前,党的工作在正常进行,没有什么事。他就向自己在走马街的家缓步走去。
这个时期,中国革命的风暴在广东广州,趁宜宾的革命处于隐秘和平顺的时候,我们需要对在广东的两个宜宾革命青年的革命战斗的故事进行描写。先写卢德铭。
一九二四年二月。在去广东遥远的山路上。
一个一边走着的的进步青年宜宾人,19岁的卢得铭和一个人提着箱子,往遥远的广东走去。
“卢德铭,我们这一去,不知要好久到广州。”这个青年问身边的义气风发,革命理想的白净瓜子脸的卢德 铭说。
‘’不知道。”
“不是说二月要考试吗?”
“是呀。”
“看来只有走快,就能赶到才好‘’
“嗯。”
两个宜宾进步青年就加快步伐往前面急急赶去。
在这样的长途步行中,多天后,他两个到了广州,已经是天黑了。只好在街上客栈住宿一晚上。第二天,天刚亮,两人在街边买了一个馒头吃,就问路到黄埔军校。

看见几个头戴圆盘帽,身着灰蓝色军服,腰间上紧系着酱色宽皮带,肩膀挎着步枪在大门边站岗的革命军战士。此时,革命军人非常的英武可爱!
卢德铭就上前问:
“请问,这黄埔军校吗?”
“是。”
“我们是来报告黄埔军校的
“三天前,就考完了。”
这个军人看见两人是四川来的青年,来报考黄埔军校,觉得他们运气不好。
只好又说:“考试错过了,没有关系。你两个 ,明年来报考黄埔军校。”
卢德铭非常不甘心,他想自己一要试试。于是,从自己衣服内的口袋里,拿出一封由同盟会老会员李筱亭写跟孙中山关于他的推荐信跟这个战士说:
“这里有一封信是跟孙先生。请你把这封信交跟先生好吗!”
“你等着。”
然后,这个战士就拿着信,转身进身后的乳白色大门里去了。












 楼主| 发表于 2024-1-21 19:46:07 | 显示全部楼层
                                            四孙中山准他人黄埔军校


         这个革命军战士走到孙中山的办公室里。
  “报告!”
在里面的孙中山就看见他,就说;" 进来。小赵。”
战士小赵就走进来,到站在红色办公桌边的窗子下的孙中山面前,向他敬了一个军礼说:
“先生,这儿有一封信是跟你的。”
然后孙中山接过信,一看。一会抬起他白净苹果型脸就说:“ 这个卢德铭还在吗?”看的出来,孙中山非常对信中提到这个人感兴趣。
“在,先生。”
‘’快请他来我这里。”
“是,先生。”
然后这战士就出去。一会儿,把卢德铭领到先生面前。
看到卢德铭一脸英气、正直,孙先生感到这个四川青年或许是一个军事上有前途的人或是他需要看见一个希望的对象。
他就跟这个四川人出了一道考题:《中国未来的革命道路》。
“你就回答这道考题”
“要的。”
卢德铭说。
就接到考题看一遍,就坐下,在办公桌上埋头提笔答题。

……中国革命的未来,要以孙先生民生,民注,联合工农共产党的形式进行革命。只有在心里有了人民,为了人民的利益,去除帝国主义列强打败反动旧军阀,才有真正首先是工农当家做主的新天地……

二十多分钟后。
卢德铭把答卷,拿到孙中山面前。孙中山拿上一看,被文中这个四川青年的革命理想和未来的理念所欣赏,认为这是一个未来有军事革命前途的军事人才,就答应把他进黄埔军军校,被分到步兵科。
从这后,卢德铭在校里努力学习军事知识,严格刻苦进行军事训练,人非常聪明,跟军事教官留下好的印象。
 楼主| 发表于 2024-1-21 19:47:47 | 显示全部楼层
                                                           五在黄埔军校,军事训练

        这是初夏的一个早晨。
为了练好军事本领,卢德铭不把军事训练看着是一种烦人的事,而是必须要做好的事。
他早上七点左右就醒来了。
睡在靠窗子过去些两层架子床上。他看到一抹太阳光从窗子外一片蔚蓝色晴空里照在自己脸上,把他身边的白墙照的发亮。他深深地吸一口气。神志觉得清爽。他翻过身看见外面的一个宽大的操场上,洒满了黄微微的静静太阳光。还有操场边围墙下的一排的杨柳树子。
想到等一会就要起床洗漱,在7点半去食堂吃早饭,8点就开始进行正常军事训练,卢德铭就极为期待。
不久,就听到起床号在酣睡中的军校生,赶快起床,穿衣和军裤,完了后,就拿上放在窗台下桌子上的一排盅中去洗脸和漱口。后在7点30分,去食堂吃早饭。要到八点,大家就在宿舍里呆过十多分钟。接近八点,操场上军事训练集合号响起,又大声又催人。于是,军校生就马上扣好扣子,穿上军鞋子,紧系宽皮带在腰间,再整理军帽军衣服肚皮上的皮带,才跑到门边一整放好的步枪旁马上拿起匆匆抛出去,在操场上集合并进行军事训练。此时,两个教官已经早到哪里了。其中一个叫黄海成的32岁的教官,非常英武,充满男性阳刚之气。他头戴圆盘帽,衣领工整有些鼓胀的肚皮紧系着一根酱色宽皮带,方正的鼻子,黑乎乎的胡子剪得短短的。看到大家都到齐了,他说:

“下面,今天我们开始继续匍匐训练。”
“是,教官!”
“开始!”
他喊道。非常的果断而干脆!
于是,军事训练开始。

 楼主| 发表于 2024-1-27 19:57:11 | 显示全部楼层
                                                         六黄教官



        卢德铭的动作做的准确而标准,滚爬也快而敏捷,就在这一边的黄教官非常喜欢他。站在战士身后的黄教官先是一度是注视着卢德铭的举止。在满意中。他看到别的人不怎样,就冒火,他喊道:“二班,你们连这样简单举动不会吗?以后这样在战场上,你们对付的了军阀吗?”
没有战士说话。他觉得让卢德铭做一下示范。
这跟那些战士有一个好的效果?于是,他对着前面的趴在地上的卢抿说:
|“卢德铭!”
“教官!”
“你出列。”
“什么事?”
“你跟他们示范一下。”
“是。”
然后卢德铭站起来,走到二班前面,趴下。
黄教官说:“你们跟着卢德铭做。”
“是。教官!”
然后卢德铭在前面,趴在地上,带领大家往前滚爬。
他双手有力往前一伸吗,紧系着宽皮带腰背的健壮身子就往上进。然后,他双脚往前一蹬  ,   腿部有力而快。这样,来回几次,战士们有些会了。
“好,很好!”站在一边的黄教官一直是把他右手扣在他紧系着宽皮带的肚皮上。非常英武!并喊道:
“停!”
于是大家就停息,卢德铭看见黄教官到了他跟前。
“卢德铭,好样的!”
“我这不算什么。”
“不要谦虚。
然后,他们继续进行军事训练。







 楼主| 发表于 2024-2-3 19:50:37 | 显示全部楼层
                                                  七国民革命军连长卢德铭
   

        卢德铭继续他在黄埔军校的学习。到一九二五年二月,他参加讨伐对陈炯明的东征战争,还多次化妆到敌人那里去侦查,获得肯定。后,毕业,留在学校政治部做事。十一月,调人国民革命军四军,  叶挺独立团担任四连连长。此时处于北伐革命的浪潮中,全国人民拥护北伐,打倒反动腐朽的军阀。二六年五月,北伐军从广东肇庆出发向湖南前进。
   一个月后,就是六月初,他带领国民革命军四连战士们在湖南安仁县城往北绿田镇对付敌人。我们需要向全国亲爱的读者讲讲这个故事。
  “同志们,快把工事修好,敌人要不了好久就要来了。”卢连长对刚到街边的战士们说。是呀,在敌人来攻打他们前,做好一切的防御工作是重要的
  “是,连长。”
此时,卢连长头戴灰蓝色的圆盘帽,一根酱色宽皮带紧系在他健壮的肚皮上,一把驳壳枪斜插在他紧系在宽皮带里的肚皮上,非常英武!
说完,卢连长马上卷起衣袖子,就往身后堆了一堆麻袋走去。他一个人把一沉重麻袋拖过来,到工事边。抱起麻袋到已经放好麻袋工事上。他还想再来,就看见一19岁身子单薄的战士一个人往后面的工事拖一个麻袋,而极为吃力。刚把麻袋抱在工事上的卢连长忽然看见了,就毫不犹豫马上走过去。
“小陆,你放下,我来。”
“连长,这怎么行?”
“你还小,去歇一下。”
“连长,我不累。”
“听话!”
卢连长口气大了些,小陆就只好服从自己好人连长的命令,
到一旁去歇歇。
然后,卢连长一个人弯下腰,把那一沉重的麻袋拖到工事下,把它抱起在工事上,理了一下,
然后,也不歇息,继续干……

 楼主| 发表于 2024-2-6 20:20:33 | 显示全部楼层
                                            八战斗在湖南绿田镇

         当战士们在街上做好工事时,卢德铭连长让大家好好歇歇。因为也不知道好久,敌人要来进攻了。
他想先让大家好好歇歇,喝一口水养养精神再说,就忽听到在前边街上放哨的两战士
突然急急跑回来喊道:
“连长!连长!”
刚想坐下歇歇的卢连长,听到两个战士急跑来紧张的声音。
“敌人来了!”
是,敌人来了,卢连长想道。一点不发慌显得沉着。
“快,过来!”卢连长显得非常沉着。他意识到在自己战士们面前作为一个连长都慌乱,那还得了。
他没有马上趴下在工事下,直到两个战士跳进工事,趴下在一排过去战士们中。不一会,卢连长看到敌人匆匆拐过来到街口朝他们简易工事急急跑来。
看到敌人威风凛凛跑来,卢连长马上喊道:
“同志们,准备战斗!”
“是,连长。”
于是,在他身边的战士们都趴在简易的工事下,端起步枪,上子弹,快快上膛,待令开枪。
卢连长没有这样做,他显得非常沉稳。
当敌人要近了。
战士小陆,注意到自己连长蹲在工事里,看到自己连长那斜插在他紧系着宽皮带里的肚皮上驳壳枪
随着他肚皮的一起一伏,能看见他皮带上的驳壳枪几乎贴近胀鼓鼓的麻袋。他看到自己连长的眼睛又沉着又机智,跟一个具有丰富打仗经验的连长一样。
当敌人又近了。
他看到卢连长把他放在工事上的右手抬起往自己怀里的紧系着宽皮带里的肚皮上的一把驳壳枪伸去,左手也放下,拔松他肚皮正中的斜插有一把驳壳枪在宽皮带里的皮带,抽出驳壳枪来,马上大喊一声:
“打!”











 楼主| 发表于 2024-2-10 20:02:22 | 显示全部楼层

                                                   九英勇的卢德铭连长

        刚刚近身的军阀被打倒打死不少,马上有经验的军阀就当地趴下,向简易工事上的革命军战士还击。在卢连长身边过去的两个战士被打中:一个打中胸部。
前一个战士额头被打中。他身子猛抖一些,手里的枪弹出来,摔落在工事前面的地上,人往后仰倒。
还有一个眉毛粗黑,眼睛,身子宽大的战士,他厚实的胸部被打进两颗子弹,顿时感到自己宽厚的厚实的胸部里,如被裂开般剧痛,仿佛胸部要裂开,他身子猛一晃动,手里的枪落工事里,他双手马上捂住冒出血来的胸部,人就扑到在工事上。
卢连长听到自己战士被打中,心里难受的很!他听到自己战士的声音,两只眼睛因为悲愤而冒火;一个鼻孔极力扩张,向近前敌人开枪射击。
看见不少军阀,极力猛攻他们简易的工事,看的出来:这些军阀是有不少的战场经验,而自己战士要差些,或者多。
他也注意到:有些军阀趴在地上,向他们非常主动还击。
卢连长先打了一会,觉得这样打好像不行。就把手里的驳壳枪往自己怀里的紧系着宽皮带里的肚皮上伸去,左手马上抬起,把肚皮正中的宽皮带拔松,把驳壳枪插进他紧系着宽皮带里的肚皮去。就拿起放在工事上的多颗手榴弹拉燃,向趴在地上,或力图往前攻击的军阀投去。
“轰!轰!轰!”
一声比一声响的爆炸声。多个敌人被炸死,被飞上火红红烟层里,有身子断开,有黑和有血的肚肠落在卢连长的工事上,他一点不害怕。
 楼主| 发表于 2024-2-13 20:11:23 | 显示全部楼层
                                                                           十保护自己战士


       等爆炸声已过,眼前一片夹着滚热温度的蓝黑色烟子
在战士们的近前浮动、散开。卢连长知道敌人还会猛攻的的。他两眼叮着在身前在烟子后的敌人,有敌人爬起来,力图进攻。并本能把投手往自己怀里斜插有紧系在宽皮带里的肚皮上驳壳枪伸去,左手抬起,把从肚皮正中宽皮带拔松,抽出驳壳枪来,,
“敌人上来了。快打!”卢连长喊道。
在喊时,卢连长看见敌人朝他们攻击,他紧急射击把近前的敌人打倒。可是,马上有敌人就趴下,向他们还击,有敌人力图进攻。刚上来多个敌人被卢连长和战士们打倒。敌人多,卢连长不停射击,直到子弹打完,他马上换上弹夹又打。这时一子弹向他射来,他侧脸被子弹擦伤,一股温热的血从他左侧脸流下来。
一个战士看见连长脸受伤,血流下他左侧边得脸,好像卢连长无所谓,就说:“连长,你侧脸受伤了。”
听到自己战士说,卢连长淡淡说:“不要紧。”
”连长,1我跟你处理一下。”
“没有什么。”
卢连长又回脸连来说:
“小刘,我没有什么,死不了的。快打敌人。“
“是,连长。”
刚说完。
卢连长看到自己战士们危险,是小刘。
他身子很快扑过来,张开左右手,把小刘按倒。
同时,
他感到:子弹从他头上些急急飞过去。
还好,要不是他,小刘就被打死了
他继续指挥战士们战斗。
十一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QQ|Archiver|手机版|小黑屋|醉里挑灯文学网 ( 苏ICP备15038944号-1 )

GMT+8, 2024-7-17 04:57 , Processed in 0.018292 second(s), 11 queries , File On.

Powered by Discuz! X3.4

Copyright © 2001-2021, Tencent Cloud.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