找回密码
 注册
搜索
热搜: 活动 交友 discuz
查看: 579|回复: 16

[原创] 边防战士一 一九六一年云南边防部队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24-2-14 15:29:49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一九六一年你在云南边境的一个红河,驻扎了一个团。。
这是一个四月末的早晨,春日的阳光,从解放军营房驻地以山的一派青青的山上的,晴空,撒到了在一个大操场上,挨近山脚的五六做灰平房的青瓦房上,在解放军非常简陋的营房边,生长着一些有大,一批皮长长的香蕉树,还有叶子细尖长的椰汁树,挨用在斜斜瓦房,灰白墙的一大半的墙上。金黄黄色眼光照到一块拥护训练的土黄色地坝上,在地坝的前边,是有一道灰墙。那里有一个只抢的,戴着潜黄色是军帽,衣领上上一细想的一颗小小五角星,军帽正中是一颗蓝底的红五星,他腰间紧系着一更黄绿色皮带,脚穿解放鞋在站岗在解放军战士。
大药是七点多点,在青山环绕的这个处于云南边境的解放军营房,就想起一非常幽杨而催人起床军号身。
在一连一排的营房里,战士们都赶快起床,来自四川宜宾的农村的几个21岁的解放军战士,陈心元,胡凤勇,何栋。赶快地坐下来。
解放军新战士陈心元,和胡凤勇,何栋是今年一月从四川宜宾南溪农村石坝村参加的中国人民解放军到的云南边防部队。三个月过去了。他们三个新战士一直都过着部队里生活,如。出操,训练,高部队里生产如:种菜,喂猪。有时,部队还高训练比赛,或拉出去训练·等等。
这时,他们一班长,一个老战士,人是中等身材,身子非常的壮实,肩宽腰粗的,长方些的透着黄白的,有道理皱纹的脸,他戴着浅黄色的,有一个圆形蓝底红五星的军帽,严肃的眼睛,塔形的鼻子,一串尽管剪短的胡子到他的下巴,黑乎乎的,他是大胡子。
 楼主| 发表于 2024-2-18 12:00:11 | 显示全部楼层
    二解放军老班 长高守礼                     


       一根黄绿色的皮带紧系在他比较鼓胀的肚皮上,他身子挺拔粗壮,具有山东大汉粗狂耿直的性。他27岁,是老班长,看上去有32、3岁。他叫高守礼。他一进来。  
就大声喊道,好像不管战士要睡或还要睡的性子,  
“起来了,起来了。”他声音又粗有大。听了让人惊一下。  
战士们都畏惧自己的一班长。都赶快掀开被子,坐起来。好像慢了,就要被打耳光似的。  
陈心元也跟着起来,他旁边的何栋显得脸急,手微抖。  
  你抖什么,快起来了”  
要的(四川话;行)  
遇到两个战士就起来,穿浅黄色军衣,戴上军帽。  
在一排长郑强的一排里,有四个战士,我们要讲了一下。  
解放军老战士周家勇,长脸,体壮如牛。人热情帮人,29岁。解放军战士杨有权,25岁,长得眉清目秀,内心仁厚,解放军战士刘国强。25岁。苹果型脸,仗义而耿直,解放军战士26岁的于凯,健壮而开朗,解放军战士23岁,的王正虎,一个瓜子脸,爱说爱笑。张口被口,这个哥,那个大哥的喊。喊道战士们都高兴的。,  
五个解放军战士周家勇,杨有权,刘国权,于凯,王正虎,除了训练,巡逻外,爱在一起聊谈。  
这时,战士们都纷纷穿好的自己浅黄色军衣军裤,到隔壁的水管子,进行洗脸、漱口,完了,把毛巾,盅盅放在自己营房靠墙的桌子上,一排摆好了。  
然后,解放军一班长山东人高守力最后走进营房里,对战士们说道:“同志们,走,到伙房吃饭。”  
“是,班长。”  
然后,在高班长的带领下,大家向隔壁的饭室走去。  
“看看今天吃什么?”爱调皮的战士于凯一坐下半新的红木桌旁,就睁大他的叶子眼睛说,并把他的双手往桌上一放说。  
长得一副瓜子脸,而身材魁梧,样子英俊的、机灵的王正虎说:“能吃什么,还不是馒头、稀饭。”  
“哎,要是有一个我们家乡·河南的油饼,就安逸!”  
“你要不马上飞到河南去。”  
“哦,我说一句,王正虎,就顶我。”  
回复 支持 反对

  








 楼主| 发表于 2024-2-24 11:22:55 | 显示全部楼层
三战士们吃饭的情景


        “看看今天吃什么?”爱调皮的战士于凯一坐下半新的红木桌旁,就睁大他的叶子眼睛说,并把他的双手往桌上一放说。
长得一副瓜子脸,而身材魁梧,样子英俊的、机灵的王正虎说:“能吃什么,还不是馒头、稀饭。”
“哎,要是有一个我们家乡·河南的油饼,就安逸!”
“你要不马上飞到河南去。”
“哦,我说一句,王正虎,就顶我。”
这时,高班长一坐下说:“吃饭吧,同志们。”
于是,战士们就伸手到一个大的白盆子里几下就拿起还有余温的,一个个非常饱满而圆鼓鼓的白面馒头。
在二十分钟内,每一个战士都吃完了早饭。走出饭桌,回到隔壁的一班营房。
王正虎看到,三个四川籍战士,开始在准备,上操场了。就说:“你们慌什么,还有一会。”
陈兴元说:“反正都要出操的。”
“是呀。”
“你们·倒挺积极的!”
“革命战士都要进步。”
对“王正虎就坐在座位上说。
看来,他们都似乎做早点进行训练。



 楼主| 发表于 2024-2-25 15:58:13 | 显示全部楼层
四解放军战士王正虎

        四到了八点,他们的一班长长得高大的具有山东大汉的高守力就在营房外,一下吹起了哨声。
这时,在他们身边硬板床上的战士,就马上从床上跳下来,赶快穿衣,扣纽扣,紧系皮带,戴上军帽。
看来早他们一年、两年来当兵的,他们非常熟练做着准备。这有这时,多个战士拿起步枪,就往比较宽大的操场跑出去。
“哦,你们三个新兵,这么快就出来了。”高班长把他嘴上的口哨拿下来,对三个最先跑出来的新兵表扬,他纯朴的大红团脸上一下就非常满意。
还伸出手,在陈兴元的肩上拍了一下。
这后,他看到其他老兵才跑出来,就一下,把他带爽快笑容脸一收,不满意说:“你们老兵,比新兵还慢。”老兵林方正停下,回自己高班长的话说:“他们三个新兵,一到营房,就开始准备了。”
“你们就不慌,要到临时集合了,才抱佛脚“高班长说他。
林方正就不好和自己班长对嘴了。
“好了,快去集合!”“高班长不忘正事喊道。
然后,老兵就跑到操场上,看到敞开着红木门里,已经没有人跑出来,高班长才把口哨吊在他非常丰满的胸部上。他转身,非常敏捷地快跑到已经集合好了队伍跟前。


 楼主| 发表于 2024-2-27 16:00:06 | 显示全部楼层
五训练开始


         这时,一排长郑强已经站在那里了。
高班长看见一排长都到了。就走到站在战士们一边的一排长跟前,向自己的排长敬了一个非常熟练而有力的军礼,问:
排长同志,可以开始吗?”
“可以。”郑排长回答。
然后,高班长走到九个挺胸威武站在跟前的一班战士们面前,把他那双严肃又明亮的眼睛再次看看战士们,好像他要肯定他们是处于最好状态后,才把他双手垂放在他紧系着黄绿色皮带的腰间下的大腿上。他提高精神,声如洪钟一喊:
“立正一一”
然后,每一个战士听到他气沉丹田般的洪亮喊声,就马上把左脚(右脚)并拢,照令而行,绝不迟疑!

“稍斜!”
战士们把左脚往一侧一出,动作刚做成;即刻又听到高班长一喊:“立正!”
又不得不把左脚合拢。紧接着,高班长又喊了一次:“稍斜!”马上又喊:“立正!”
战士们听到这急急训令,动作匆匆跟进。

 楼主| 发表于 2024-2-29 16:26:39 | 显示全部楼层
l六四川籍战士陈兴元


     
      “向右看齐!” 高班长接着喊第二声,声音在洪亮中带一点略拖长的声音。
“向前看。”一声顿而短促喊声。
战士们就把他们非常认真而全身心都凝神精神集中的脸,正看自己的高班长。
“稍斜。”
这声依然的短促。
然后,高班长才看看战士们魏然不动地站在那里。说:“下面,让排长跟大家讲话。”
郑排长就走到战士们的跟前,也非常认真说道:
“同志们,我们今天先进行障碍训练。后是匍匐训练。我希望大家用最大的热情,进行这两次训练。”郑排长说完这话,带有一种期望的神情又看了看大家。
“是,排长。”
“好,开始吧。”郑排长说。
然后战士们向非常宽大的操场去了。
这是一个普通的军事训练的日子。
 楼主| 发表于 2024-3-2 16:03:50 | 显示全部楼层
七滚爬训练


       早上,就是战士们吃过饭后,这时,金黄色的太阳明晃晃地洒在非常干硬宽大而平整的训练场上。大家一到操场上,高班长马上就让每一个解放军战士进行匍匐训练。一时间,在自己班长身边,每一个战士非常认真、积极地从西侧的地上朝东侧边的有些灰墙青瓦的营房过去的地上爬去。
身材非常方大的一班长高守礼站在自己九个战士身边,嘴里含着口哨,一张发红而润泽的团脸,非常严肃!他的两只如老虎的大眼睛,仿佛也不眨也不闭,又圆又大的眼睛瞪着每一个在爬动的战士。
他先是把双手背到他紧系着黄绿色皮带,在他非常壮实略鼓胀的肚皮上的白色皮带带扣环,时不时,随着他的举止和动作就发出非常白亮的光,这使他非常的英武十足!
新战士陈兴元、何栋在爬动的过程中,看到排长在看着他们;而自己班长双手扣在他腰间的皮带里,仿佛厉害的逼视他们,就心都提紧了。动作马上快起来。新战士陈兴元一急,帽子都碰偏了。
在他身旁爬动的何栋愣了一下。“你怎么了!”
心情又紧张的陈兴元回答:
“没什么。”陈兴元回答。也没有马上把他已经偏了军帽弄正;看到两人停止往前爬,目光厉害的高班长看见他俩在一起朝前面爬去的战士们中停下。就立刻走上前一步,问:“你俩怎么了?”
何栋马上回答:“班长,没有什么?”
“你俩以为我没有看见吗?”高班长说。
“班长。”
“跟我出列!”高班长马上喊道。
 楼主| 发表于 2024-3-8 11:54:42 | 显示全部楼层
八严格的高班长


        然后,两个战士从地上爬起来,如两个调皮不听话的学生被老师喊出自己座位到讲台边站住一样,站在一边。高班长对在侧边已经停止爬并回脸看着他们的战士们喊了一声:“你们继续。”
战士们就继续爬。接着,高班长就转回脸来,喝问:“你俩为什么停下?”
两人没有回答,更加难堪!
然后,高班长喊道:“在军事训练时,不能思想不集中,不认真练。出现这样的情况,是不容许的。我没有跟你俩说过吗?”
两人还是站着。
看见他俩不回答。高班长本想还骂他们几句,他想道:也许自己没有说过吧。算了,他俩是新兵。我就当面提醒他俩了。要是老兵就不得行。想到这里,高班长又看了看两个犯了错,而非常难堪不安的样子。高班长在心里想:自己这样是不是吓着他两。算了,人家是才来不久的新兵。自己也不能老是这样。想到这里,他才显得温和些,说话也微和起来:
陈兴元,何栋,你俩记住我的话。好了,回战士们中去,继续训练。”
“是,班长。”
然后,两战士回到战士们中,继续训练。

……
这样,到了11点多钟。一排长郑强对高班长说:“高班长,我看训练的差不多了。可以结束了。”
“好的,老郑。你看下午训练什么?”
“我看,训练过障碍。”
“这运动量大……”高班长听了后,有点犹豫。
“所以,多让战士休息,到了下午,才好有精力来训练。”
“好。“高班长说。就把他绯红的团脸,侧过些,对还在地上爬动的战士们喊道:“同志们,训练结束了!”   
这时,和战士们在地上爬动的陈兴元听到了班长又大又响的喊声,他仿佛觉得是高班长站在自己近处在喊,他还觉得,好像是对着自己喊。这时,有些战士就纷纷从地上爬起来,拍拍系在他们黄绿色皮带上下的肚皮和胸部上的灰土,感到自己的胸腹上如盖了一层灰似的。这时,战士王正虎看到陈兴元还没有起身。就走过来,伸出手拉起他,说:“陈兴元,你咋还不起来?”
陈兴元没有说话。






 楼主| 发表于 2024-3-10 15:38:22 | 显示全部楼层
“九战士的谈话

        你是不是被班长骂了,心里生气?”
“我没有。”
“其实,这没有什么。我过去,也被咱们班长骂过、说过。我们班长就是这个样子:严厉,在生活上还是挺照顾战士们的。嗯,他看见他对你俩算是客气的,要是我们这些老兵他会骂过够的。”
陈兴元还是没说话。王正虎看到大家都走到前面去站好了。就马上说:“好了,不说了。咱们快去集合吧。”
然后,两个战士就跑上去,挨着站好的战士们侧边战成一排。看到战士们都站好了。高班长说:“今天的训练同志们做的很好,”他说到这里,就不知道什么原因,没有提陈兴元胡凤勇。
“希望大家总结经验,在下午的障碍训练中,训练的更好。好,现在马上向营房回去。”
然后,战士们下山去了。
回到了有点远的部队驻地。快要到开饭时间了。
战士们到了营房,有些躺在床上,实在太累了!他们肚皮也早饿了。
一到自己床边,于凯一下就躺在上面,好像累的很凶!
王正虎看到他马上躺下去。就逗他:“于凯,你体力这样好,怕没有这样累吧?”
“你说老子是装的。”躺在床上的于凯也不起来,不高兴地咕哝道。
“就是。”
“反正老子累的很!”
“你累吗?”于凯反问。
“老子当然累!”
然后,于凯侧脸喊道:“王正虎,跟我倒水。”
“你倒不的吗?”
“我累的起不来了。”
“哈!哈!”身边的战士大笑起来了。
 楼主| 发表于 2024-3-11 15:39:38 | 显示全部楼层
十快乐的战士们


          然后,心地善良的王正虎跟他倒水,于凯还躺着喝。喝了后,这时,高班长就步伐又重又快地走进来。他好像见不得战士们这样倒在床上,非常不成体统。马上喊道:“谁喊你们躺下的,你们又不是才来的。”他这话,显然是对六个老兵说的。他说了后,把脸扬起来,即刻喊道:“老兵起来!”
躺在床上的新战士,尽管高班长没有喊他们,他们还是起来了。看到战士们按照自己意思做了。高班长脸色就平和起来。他说:“好,都到隔壁伙房吃饭。”
“走,吃饭了!”王正虎非常高兴喊道,好像只有吃饭才是更惬意的事,其他事令他心烦。
战士们就来到饭室。眼前是一个红的大桌子,上面就摆有一大碗咸菜,一大盆炒白菜,一盆菜汤。
看到这,战士们都不奇怪了。都各自找座位坐下吃饭,他们训练了一个上午,几乎是大运动量的,肚皮早就饿了。
王正虎和于凯一坐下,看到每天大家都吃这些,他就发发牢骚:
“天天都吃这些!”
在一边的高班长听到了,就不快!当面说他:“王正虎,你怎么又说。你不要忘了,现在是一九六一年,三年自然灾害期间,全国人民都没有吃的,都在饿肚子,他们宁愿自己不吃、挨饿,都要把粮食拿跟我们解放军。你还在那里抱怨!”王正虎不敢说话了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QQ|Archiver|手机版|小黑屋|醉里挑灯文学网 ( 苏ICP备15038944号-1 )

GMT+8, 2024-4-20 00:08 , Processed in 0.028331 second(s), 11 queries , File On.

Powered by Discuz! X3.4

Copyright © 2001-2021, Tencent Cloud.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