找回密码
 注册
搜索
热搜: 活动 交友 discuz
查看: 521|回复: 6

[原创] 国军连长王义一北平在一九三七年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24-3-9 15:48:44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一九三七年七月一日黄昏,已经和自己战士进行了军事训练了一天的国军第29军37师219团四营一连连长29岁的王义,他是河北沧州城人。他身子墩实,略有些魁梧,苹果形脸,人长得非常的英俊.有一米八多点。他们的部队219团驻扎在宛平,是北平的一个县城内。而位于北平北部的宛平城它的正门出去就是往南有一条河叫永定河,呈东西走向,它两岸是大片平坦的、长满碧绿叶草的平地。永定河上有两座桥:一座是卢沟桥,而往东过来不远就是一座铁路桥。


现在已经是夏日的黄昏18点30了。今天,带着自己战士在军营的操场上训练了一下午大刀的王义连长,到了17点半就结束了。后18点吃了饭,王连长就想到位于城南的正门的卢沟桥上走走,他喜欢在傍晚去城里和桥上散步。这时,王连长从位于城南的军营里,闲散地慢步走了出来,身后跟着一个战士。他俩走到街上,看到从他身边少有的来去的人,和已经不在热闹的傍晚的沾有土灰的街上已经减少了宛平城的平时的喧嚣,还有在街两边的一些店铺已经较少有人进去光顾了,也显得非常的清静;有些店铺开始有店伙计在上发黄的门板了,看来要打样了。走过非常清静的街上,抬头望前看看:在他们前面两边的一些忽高忽低的房顶和木楼顶上,映衬在七月炎热的、有些橘红色夕阳傍晚的天空里,非常的恢弘,很迷人!
 楼主| 发表于 2024-3-10 15:40:48 | 显示全部楼层
“                                                          二国军连长王义




         连长,这吃了晚饭在街上溜达,真是安逸!”战士小胡感叹道。听到自己战士说这话,王连长心情也愉悦。可走了几步,心里还是遗憾。就侧回他非常英俊的脸说:“是呀,可是想到日本鬼子在我们周边就不安宁!”
“连长,你说,这日本鬼子占领我们的东北这么多年了,他们还想占领我们的北平吗?”
“难得说。”
“前不久听说鬼子占领了丰台城,他们要干什么?”
“不知道,”
“哎。”
“咱们别说这个了。你看,这天气多好看,我们去卢沟桥看看。”王义连长说。
"嗯,到那里就更好看.”
“是呀,我们走快点。”
“是,连长。”
两个国军官兵就往前面的街道,向位于宛平城门外的连接的在永定河上的卢沟桥走去……
渐渐地,王连长和20岁战士小胡走出了有灰色的城墙上正中写的两个字:宛平。
在洒有橘红色柔和夕阳光辉的城墙下的大门边走了出来,这时,也还是有点人在他们身边闲逸地进进出出。他两个就向两边的石桥栏上,都构筑一排排微翘着头,对看般的非常刚劲的石狮子的卢沟桥上并还是闲散地缓缓走去。

 楼主| 发表于 2024-3-12 15:15:01 | 显示全部楼层
                                                                     三美丽的黄昏

         在西边的天空上,在一些浅灰发白的散云间,落日的太阳的浅红光辉染红的天,并把它的浅橘红的光辉慷慨而庄严地洒在广阔的山河。
清亮的永定河上,洒满了艳丽的夕阳。河的两岸是一大片的铺满了宽广的碧绿的叶草,还有在远处河东的,还有在远处永定河上,显得青灰色的屹立在河上的铁路桥。王连长忘情地观赏这这美丽的永定河上的两岸风光。
一时,没有和自己的战士小胡说话,而战士小胡似乎没有这样好的兴致,他随便地看看。
过了很久,王义连长就把他双手叉在他灰蓝军衣的紧系着酱色宽皮带的腰间上,他十分英气的脸对着远处的铁路桥感叹:
“小胡,你看,多么好看的!”
小胡瞟了一眼自己的十分英俊的质朴的连长,觉得,这跟平时的黄昏不是一样的吗。就淡淡说:“连长,这和以往的不是一样吗,没有什么好看的!”
王连长说:”我觉得就是不错。”
小胡说:“连长说好就好。哎一一,想到目前,日本鬼子尽然离我们不远,就不安逸。连长,你说,他们到底要干什么?”
王连长才把他面对着远处的铁路桥的壮实的身子转过来,微靠在桥栏上说:
 楼主| 发表于 2024-4-12 16:10:27 | 显示全部楼层
                                                                                 四厌恶鬼子


         “这谁又知道呢?”
“连长,我一想起日本鬼子我就心烦。”
“是呀。看来,他们占领了我们的丰台,还不知道,以后会干出什么来。”王义说。
“鬼子也真坏,进入中国派兵进去就一下不走了,这使我们也没有什么反应。听说,日本人不会满足在丰台镇驻军,还在我们卢沟桥附近搞演习。”
“是呀,谁知道会啥样。六年前,日本鬼子进攻沈阳,蒋委员长喊不抵抗,结果张学良将军就下令不抵抗,日本鬼子就占领的东北。”
“日本鬼子没有死多少人,就一下占领了东三省,”说到这里,小胡有说,“不要以后,日本鬼子处处得逞。”
“这样的事,应该没有了。”
“连长,你这样想。”
“嗯。”
“你看有些当官的怕死,就不想打仗。”
“在危难时,我们会挺起来,日本鬼子想占便宜,必须拿命来换。”然后,王连长说,“好了,我们不说这些。”
“对,我们说点别的事。”
 楼主| 发表于 2024-4-25 17:49:56 | 显示全部楼层
                                                               五回到部队驻地见到林营长


          王义连长就想闲聊,这时,在他过去的城边方向,快步走来了一个战士,他招呼自己的连长。
“连长一一一”
王连长听到了,就转过他十分英俊的方脸来,看到是自己战士小徐。就转过来问:
“小徐,你有什么事?”
“连长,有一位军官找你。”
“他是谁?”
“他说自己以前是东北军的。”
王义连长明白了,这是东北军的一个营长,以前在北平军部举行的一次会议上他俩认识                                                                                                                                                        ,那时,是在九一八以前,现在很久不见。
然后,两个战士就跟着自己的连长回城里的军营去了。
王义连长和这个在东北军当营长的林镇海,去年没有见面,尽管林营长在北平带呆了一段时间都形同至亲的战友,后来王义连长还到北平火车站去送他,后来的情况,就不太知道了。现在,他很想见到林营长,这个感觉非常强烈,和急切,他似乎觉得:自己和林营长更亲近。
五六分钟后,他两人见面;不是亲人,就是亲人。林营长告诉王义,他就是在当时,沈阳北大营,从北平回去后,就调到了那里,当了一连营长。后来又撤军,他还说,他的一个战友参加过喜峰口抗战斗,自己还是在东北,王义连长一直对九一八感到迷糊。就非常有兴趣。问“
 楼主| 发表于 2024-5-8 18:09:01 | 显示全部楼层
                                                                                 六林营长的回忆


           “林营长,九一八到底是怎么一回事?”
“我自己经历过。当时,我是二营长。“
“林营长,你跟我讲一讲。”
“行。”
……
……
          一九三一年九月十八日晚上,19点,在沈阳城的一家叫大和旅馆的一房间里,住有四个日本军官:一个方脸,目光发阴,身子壮实,他46岁,他从日俄战争时期,就是1905年到中国,他就是板垣征四郎。生于1885年。是一个渴望在军事领域内,建功立业的日本军人。他身边的是日本参谋:石原莞尔,这个瓜子脸的军官,生性不安分。鬼点子多,具有狂野的赌徒心态。两个日本关东军的高级指挥官是坚定的日本军国主义的狂热死硬分子,十分的阴毒,擅长搞阴谋和冒险,为了达到目的,所有事都在他们的选项中。
都渴望在不久的将来进行对中国沈阳的军事行动,干出一番惊天动地的举动的人。他们已经计划好了。在今天晚上派出人在沈阳郊区的柳条湖炸毁铁路,并把这事污蔑是中国军人干的,以这个借口趁机进攻在沈阳城内的中国东北军北大营,擅长贼喊做贼的日本军政人物:板垣征四郎和石原莞尔意识到如果他们不多的部队对比他们多好几倍的东北军直接打仗是危险的,但是,两人一赌徒的大胆秉性,决定这样做,为日本侵略中国东北获得不是机会的机会。而现在,离晚上22点还早,让我们利用这一段时间,回到几天前的关东军本部。
 楼主| 发表于 2024-5-19 18:26:35 | 显示全部楼层
                                                                   七三个日军军官


          几个日本关东军的高级军官板垣征四郎、石原莞尔,黑川美志郎在一间作战室。
坐在一张摆有沈阳地区的图的方桌旁
,几个十分不安分,相当阴毒的,具有赌徒心理的军官,一致决定在8月27深夜,攻打沈阳成。
而现在的对中国沈阳成的作战在军事条件上,还不具备,因为,在沈阳城外周围的关东军才几千人。
一副尖下巴的板垣征四郎说:
六月份,我们已经命令队伍在沈阳城里进行演习,看来这两个月了,支拿人已经见惯不惊了。”
这样,对我们有利。”石原说。
“现在离我们在二十七日进行进攻还有近十天,要把这次行动做成,就要找一借口。“板垣征四郎说。显然他的话题才开始
“什么借口?”
“我认为,在我们日本控制的一条铁路上做文章就幸好。“
“这个好办。可是,我还是有些顾虑。”
“什么?“
“根据特高课的人侦察到的情报,有一点,不能被忽视。”
 楼主| 发表于 2024-6-2 18:26:30 | 显示全部楼层
                                                         八三个总想毁掉中国的歹毒恶棍


      “什么?”
“我们还没有足够的实力,你想,我们关东军才五六千人。而城内的东北军就有十多万人。这情势,不好!”
“还有一点,如果,城内的军民联合起来,我们就危险了!”
具有赌徒心理,和大胆。爱冒险的石原莞尔没有这样认为,两人有一致的观点:采用冒险的手法,进攻沈阳,
不考虑别的
他无疑是不在乎这些对日本不利的信息。就如,一个赌徒明明钱都不够,他还是要跟庄家借钱来堵,把自己的输掉的钱翻本一样。
“我们必须要把这个行动做下去。”
四个军官,具有同样的堵的心理,只是,感觉不一样。只有板垣征四郎和石原莞尔最坚定。日本的这些军官们在他们的一生最重要的时间里,都不甘愿白白地浪费自己的建功立业的大好时机,因为,他们什么都干不了,就会极力搞阴谋和暗算,心肠恶毒!
现在,驻扎在沈阳城三个方向的关东军是:虎石台独立守备队,沈阳城北四公里的文官屯川岛中队。
就是说:关东军已经囤积在沈阳城的郊外,只要上面一下令,就可以执行对沈阳城的攻击行动。
“看来,东京的参谋本部和最高司令部,还没有下定打仗的决心。”板垣征四郎说,他显得,颇不以为然,他认为“东京的要等攻击的条件成熟了,才下令进攻,他不这样认为,他反而认为用赌徒的手法,一定或也会达成他们期望的结果。他桀骜不驯地想道: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QQ|Archiver|手机版|小黑屋|醉里挑灯文学网 ( 苏ICP备15038944号-1 )

GMT+8, 2024-6-14 10:50 , Processed in 0.046971 second(s), 11 queries , File On.

Powered by Discuz! X3.4

Copyright © 2001-2021, Tencent Cloud.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