找回密码
 注册
搜索
热搜: 活动 交友 discuz
查看: 1367|回复: 8

[原创] 陈记绸布店(一)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7-6-27 10:18:25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一九二九年,在国内革命战争时期。江西苏维埃红军根据地的山区。今天是五月的一个下午15点多钟。
在江西山区的一条山道上。这是一条不平的小道,在坡边到处是一片绿油油的野草。从高耸在山坡上的蓬勃树林上,天空是那样的蔚蓝,那样令人舒爽!在山路边上都是茂盛的叶草。在葱茏愉悦带着夏日气息的山间小道上也还有一些点和星状的鲜艳的野花。在道边,一竖而上的绿得仿佛要流下来的叶草相杂期间。凉爽的山风时不时吹来,吹到人的脸上,令人感到非常舒适、爽朗!
这时,从山道上走来两个人:一个是身着灰色长衫,一个是普通的粗布衣服。身着灰布长衫、带着蓝色旧毡帽,看上去非常的机智、和善,脸略长,剪短的胡子,略尖的鼻翼,额头上有点疤痕的是红军连长王广成。他带着红军战士小刘要到江西宜阳县城,根据红军团长杨成武的指示,为目前红军与国民党军队在打仗中,出现的红军官兵大量伤亡,因严重缺乏药品造成许多官兵死于抢救的手术台上的状况而到县城里去采购药品。要在敌人占领的城里,在敌战区获得这些药品,毫无疑问,是十分困难的!王连长虽然满脸轻松,内心里非常的不平静。到了城里,还要和地下党的人取得联系,再通过他们的帮助来完成红军团长交跟自己的采购药品的任务。

他俩走过山道,又走了二十多分钟,往江边走去,准备在前面的江边赶船到宜阳县城。
“连长,你看,已经有人等在那里了。”小刘忽然站住在山路上,指着斜斜的山脚下前边些的一条河边说。
“好。我们只要上船,要不了一个小时就到城里了。”王连长说。也站住。
“看来到城里,都要天黑了。”
王连长没有回答小刘的话,就说:“走。”
“是,连长。”‘
王连长先往前走了几步,就站住。他回脸对小刘说:“等会儿,在人的身边,叫我老板。明白吗?”
“我知道。连长!”
然后,他俩就走下了河边,等着在这里乘船到江西的宜阳县城为红军采购药……
后来他俩上了船,船就往非常远的宜阳县城开去。
王连长和小刘上了轮船,走在船舱里有几排长木凳上坐下。
坐在靠近船杆旁的板凳上的王连长,看着在自己身边船下出去些的非常清亮的江面上,在不断翻起的白色泡沫,往船尾后面匆匆流去的青青的河水。还有两岸,蜿蜒和绿色的山峦,心里也感到轻松些。渐渐地,他就想起了这次奉红军团长杨成武的指示,去城里买药的事,因为最近,第二次次反围剿,敌人对红军进行了凶猛的进攻,总想灭掉实力弱的、还不成气候的红军。特别是前天,王连长带着他的四连,在广昌和敌人进行看的战斗,令人惊心动魄!那么,就让我们回到1931年5月2日的清龙山阵地……
    就在三天前,处于第二次国内革命战争时期的江西广昌红军苏区,被国民党多个部队攻击。在红军苏区根据地正面往南的一个高地上,由红军连长王广成带领的四连在阵地上与反动军队在进行无休止的战斗。他们已经在这块阵地上和敌人打了三天三夜了。这时是下午一点半多钟。红军战士们在二十多分钟前已经打退了敌人的进攻,在做下次打仗的准备。就有团部通员跑来报告:
“王连长,(杨成武)团长让你带着一部分人赶快到青松山保卫团部。”
“这是怎么回事?”坐在战壕里在抽烟、一张方脸有土渣、已经非常疲乏的王连长听了,非常迷糊问。
“在团部附近发现了敌人。现在警卫排长胡永江在带人阻击敌人。就是人手不够。杨团长让你马上去。”
“好。我马上去!”王连长知道也明白了,现在我红军指挥部有可能被狡猾的敌人偷袭。也知道团部的人手都不够。但是,为了红军的革命利益,他必须坚决执行。
“二班长,带上你的人跟我走。”王连长非常果断喊道。
“是,连长。”
然后,王连长对身边的凌志光副连长说:“副连长,这里由你负责。”
“我明白。你快去吧。”长的有些魁梧、脸略胖,非常坚毅的凌副连长回答。
然后,王连长就带着二班长,一个打仗非常顽强,连命都不管,体大而壮实的红军老班长和他的二班15个战士就走了……
这时,红军二团的团部就离阵地两公里不到的一个树林里。王连长知道杨成武团长身边就有一个警卫排,那么,向红军团部进行偷袭的应该是国民党的一个连吧。
他们急匆匆跑了近三十分钟,要近了,听到了前面树林里传来的急急枪声。听到枪声,王连长很是着急!,他不想看到自己的杨团长有不测。
“同志们,快!快跑!”王连长喊道。看得出他非常英气的脸一下急起来,仿佛敌人在对着他和他的战士们攻来。
“是,连长!”
15个红军战士就像冲刺般,迅速跑进了树林。这时王连长看见在一个指挥房子的西侧边的树子下,有红军战士趴在地上在全力和离他们有六十多米的敌人作出近在眼前的战斗。

警卫排的战士小刘喊道:“排长(胡永江),王连长来了!”
正蹲在一处石头旁的团部警卫排长胡永江,26岁,身子壮实,非常忠厚。胡排长看到了28岁的王连长从东侧边来了。就踏实了。
他立刻侧身,停止射击。往过去弯着腰跑近王连长他们。“王连长!”
王连长马上蹲下,对身边的二班长说:“二班长,快上去!”
“是,连长。”
二班长回答。就带着15名战士跑上去,挨着在警卫排一边的土堆上马上趴下,进行战斗。
“王连长,你看到了。敌人就在我们的前面。他们想袭击我们的团部,破坏我们的反围剿成果。”胡排长说。他想在很短的时间内,用简短的话说明现在的情势。
“我知道了。”
王连长马上说:“走,先打敌人。”
“好。”
两人马上跑到土堆上和战士们战斗!
打了几枪。王连长想知道杨成武团长的情况。他问:
“那现在团长呢?”
“杨团长和政委、林参谋一起。”
王连长看了一下,觉得双方就目前这样的对射情况不好,起码对红军不利。就说:“胡排长,这样吧。我带部分人,从侧边绕到敌人后面去打,你继续在正面打,吸引敌人。”
“行呀!”
“二班长,带上五六个人跟我来。其他的留在这里和胡排长他们打敌人。”王连长马上做出布置说。
“是,连长。”
然后,二班长带上五六个人随自己连长弯着腰往西北边的林子绕过去……
发表于 2017-6-30 22:55:31 | 显示全部楼层
部分语句上不是太精炼,一些情节描写有生搬硬套的嫌疑。战争题材的小说看上去好写,实质不容易。
发表于 2017-7-12 06:55:26 | 显示全部楼层
拜读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7-7-12 10:11:45 | 显示全部楼层
需要找些战争方面的书看看。
 楼主| 发表于 2019-12-1 17:08:43 | 显示全部楼层


       陈记绸布店(二)

        6岁的王广成连长带着部分战士从侧面绕到敌人身后边去了。看到了有些树叶遮住的那边,身子趴在地上一溜长、正在积极地向胡排长他们狠狠地射击的敌人。
看到这里,王连长想了一下:我怎么做呢?看来,有四十个敌人。想到这里,他觉得自己应该突然攻过去,解围红军团部。就说:
“同志们,拿出手榴弹。”
“是,连长。”
然后二班长和战士们拿出手榴弹来了。
看到战士们拿出来手榴弹。王连长非常明快地短促一说:
“冲。”
于是,王连长就跑向敌人,手里的驳壳枪立刻射击,他跑的更快,战士们跟着自己英勇的连长跑去;王连长即刻说道:“扔手榴弹。”战士们就边跑边向敌人投手榴弹。看到了红军从侧面跑来,一时搞不清情况的敌人就慌了,红军战士们及时投来的手榴弹在敌人中爆炸,敌人大乱了。然后跑近的王连长立刻打死两敌人,他看见一个拿机枪的敌人,立刻开枪,打倒了这个敌人的机枪手;又突然跑过来,把驳壳枪插进他紧系着宽皮带的肚皮上,弯下腰抱起机枪,就向大乱的敌人射击,打死了眼前和一些敌人。
突然在敌人后面出现的袭击,已经使得敌人无法形成对红军的威胁。
然后,王连长立刻跑去,看到敌人就打。这时,有些敌人就慌忙,跑开了。王连长就跑去,见敌人就射,非常的有应变能力。
看到这一面敌人的慌乱。对边的主要保卫红军团部的红军警卫排长胡俊昌也带着战士们冲过来,敌人被红军两边夹击,很快被打败了。
这一下,王连长就解了红军团部指挥所的围。然后,团长杨成武就表扬了王连长,并让他立刻回到原阵地,然后,他们就马上回去。
后,他们回到了原来的阵地。
红军林排长看到了王连长带着部分战士回来了。
就迎上来握手。
“连长,你有办法呀,去了不到一个小时,就回来了。”
“这没有什么,你来更好!”
“我不行。”
王连长不想说这里些,非常关心问:
“林排长,现在这里情况怎么样?”
“我们打退了敌人一次进攻,就在你刚到的十多分钟前,打死了一个敌人的军官,敌人退下去了。”
“很好!”王连长说。
“看来,你这一仗还是打的不难。”王连长又说。
“连长,可能下一仗就难。”
王连长知道:打死了一个军官,敌人会马上安排另一个人来指挥的。
“没有什么好怕,来就打!”王连长说。
“我没有害怕。”
“咱们看看阵地。”
“连长,你才回来,坐一下吧。”
“也好。”
“来,抽烟!”林排长拿出一支水烟说。
“好,我也来一只。”王连长就坐下,接住烟,要抽。
“我跟你点火。”
“好。”
林排长就跟自己连长点烟,就听到一个战士一喊:“连长!排长!敌人进攻了!"林排长立刻把火吹熄。问:"到哪里了?”
“往山上来了。”
“不管他。还有一会。”王连长说。就不抽烟了。他把烟放进他紧系着宽皮带的腰间下的军衣包里。
王连长和林排长立刻起身,看了一下几乎满山的敌人在向他们据守的山上面攻击,这非常清楚地显示:比先前还严酷的、无情的战斗到来了
这时,王连长知道情势的凶险,看来,一场比一场敌人人数多的、敌我武器上有差距的战斗在不可避免到来。
王连长再看看自己战士已不多了一一一最多有六七十个。这一对红军不利的情势,几乎是被灭顶的感觉。
可是红军,是中国人民的极度英勇的军队,他面对死亡慨然应承,为人民的利益而战斗














 楼主| 发表于 2019-12-3 17:10:55 | 显示全部楼层

       陈记绸布店(三)


        后来,敌人就进攻了。当然来犯的敌人,红军会毫不犹豫地打击。在打了一小时后,敌人退回去了。十多分钟后,又向红军进攻,有些红军战士战死了。而已,还有些,受了伤……  
情势对王连长所带领的一连更不利。  
“连长。一排长受伤了!”王连长身边的战士喊道。  
王连长马上问道;“肖排长,是怎样受伤的?”  
“连长,我在打枪时,看到他马上起身,就看到他肚皮中弹了。看见他肚皮在流血,倒在地上。“  
然后,王连长就到肖排长那里,看到战士小杨,在帮他把皮带解开,在帮他包扎他的流血的肚皮。  
王连长问:“他的伤怎样?”  
“有些重。“  
“肖排长,你就好好休息,等打完了仗了。我们把你抬到战地医疗室去。”  
“连长,我还要打敌人。“  
王连长说:”一排长,你就好好休息。”  
然后,王连长起身继续战斗。  
王连长身边的机枪手,也姓王,叫王福兴,他看见白匪军要攻近了,就一下站起来,他想这样做,也许更能打死更多敌人。  
王连长非常担心他,马上喊道:“老王,不要站着打,快趴下!”  
“是,连长;。”  
王福兴答应,就要趴下,被一颗子弹击中他紧系着宽皮带下的小肚皮。”啊!“  
红军机枪手王福兴,紧系在他宽皮带下的小肚皮马上就流出血来。王连长看见他还站着,就马上起身,把红军战士王福兴赶快扑倒在浅浅的战壕里。  
突然,在他俩头上边,有子弹带着声响从他俩的战壕上面如电流版般急飞过去,简直令人心惊!红军连长王广成就从扑倒的机枪手的背上抬起身子。他看到了躺在身下的王福兴的紧系着宽皮带下的被打烂的军衣上,有几股细细的血从紧系着宽皮带下的小肚皮里如小喷泉涌出来。  
马上就喊道:  
“卫生员!卫生员!”  
没有人回答。  
王连长知道,这时,阵地上的红军战士伤亡大,卫生员就只有一个,就立刻对身边的一排副排长赵玉章说:  
“副排长,你跟我看一下。”  
“连长,我来跟他包扎。“  
“就这样,”王连长说,非常的果断,现在没有卫生员来,他就要为受伤的战士包扎。然后,他马上蹲下,把小肚皮受伤的战士王福兴为他包扎,  
然后,红军一排副排长赵玉章,身子魁梧,有力,人也十分英勇,他打起仗来,两个圆眼睛一直盯着阵地下的敌人,举止急昂。他见敌人,向敌人开枪时,他紧系着宽皮带的腰身总是前倾,仿佛要用尽浑身力气来打败敌人。他一对明亮的大眼睛,不时闪动,握着驳壳枪的右手,一边打,还擦一下他性感略尖的鼻翼。  
他听到了自己连长的话,就马上转过他紧系着宽皮带的厚实有力的腰背,  
看到阵地下的白匪军,一下这么多人,就马上抬起左手,把他肚皮正中的皮带拔送,即刻把他驳壳枪往怀里的宽皮带里一插,就说了一声:  
“老李,把机枪跟我。”  
“是,副排长。”另一个在机枪手王福兴受伤后,就接替他操作机枪的老红军战士李水田回答。就停止向白匪军射击,把机枪抱跟赵副排长。  
接住机枪的赵副排长把机枪架在阵地上就向下面的白军猛射……  
 楼主| 发表于 2019-12-5 17:05:21 | 显示全部楼层

      陈记绸布店(四)


       但是,在接下来的时间里,尽管红军作战非常英勇,由于实力弱,武器差,被国民党军队占据上风和优势,红军已经出现了更多伤亡……  
阵地上在射击的红军战士26岁的李连土看到身边有战士伤亡,由于战士受伤后已经失去了再战的能力,所以,他注意到:由我军打出去的子弹,已经弱了,对渐渐冲近的白匪军几乎失去了威胁。  
黄排长就是一排长看见,又有很多敌人就要攻到他们的阵地下面有三四米的距离了。  
黄排长非常急,他喊道:“李连土,跟我机枪!”  
“是,排长。”  
听到自己排长喊,红军机枪手李连土起身,就想把机枪抱跟在身边的黄排长。在此时,由白匪军打来的一颗两颗子弹就射来了,就被打中了胸部。他嗯了一声,就往战壕里倒下去。黄排长看见了,就马上跑过来,他没有马上拿起机枪而是对于自己战友被打中,心里非常悲愤!  
“李连土!李连土!”  
胸部受伤了李连土在难受的疼痛中,声音弱了,他说;'排长,快把机枪拿着,打白狗子,”  
“嗯。”  
黄排长想,老李已经不行了,我一定要赶紧打下白匪军的攻击,为你报仇。想到这里,黄排长抱起机枪,就马上起身,向下面的白狗子猛射不止。  
黄排长非常急!因为白匪军已经到阵地下,要不了一会,就会攻上红军的阵地。我军在人员伤亡大的情况下,抵挡是非常困难的,只有尽量用大杀伤力,把白匪军打下去,阵地才能不至于到这样地步。黄排长已经不管自己被打死的危险了,就身子往阵地下,一跳就人和身子如鱼,跃扑出去一样。  
出了阵地的红军排长黄战,这个名字是团长为他取的,他翻滚下阵地,就还没有起身,即刻就射击了。他,这一非常意外的举动,使他下面只有四五米距离的、还在进攻的白匪军非常惊楞!黄排长紧急射击1打死多个白狗子。  
王广成连长就喊他:  
“一排长,快回来!”  
黄排长觉得打死了这么多白狗子,应该缓解了红军的压力,就抱着机枪,回身往战壕跑回去;同时,他听到王连长喊了一声:“快掩护一排长!”,马上,有战士向他后面的白匪军射击,有战士马上投下来手榴弹。黄排长在战士们的掩护下赶紧跑回阵地来。  
四  
白匪军被打退了。但是过了二十多分钟分钟,敌人的攻击来临了,就马上向我军进攻,看到,比红军多出来数倍的敌人。弹药不多的红军,依然坚毅地打击着人多他们的白匪军。  
红军战士小彭看到自己身边过去些的红军班长黄永强,他刚才,刚打了一会,就不知什么时间,班长移动到了他身旁。黄班长看到白匪军一多,压制不住,总要把他身子抬高,好多打死白狗子。  
此时,他打了几枪,身子就抬起,身边的老战士陶凌就喊道;:  
“班长,你这样危险!”  
黄2班长好像把这话没有听到似的的,就又开枪,可能由于他的身子太高,脖子就被即刻猛飞上来的子弹打中,黄班长身子一晃,感到自己脖子非常痛,一股血流下脖子进他的军衣领里。  
战士陶凌看见自己的班长受伤了,就说:  
“班长,你受伤了。”  
脖子痛的黄班长没有说话,  
陶凌拿出布为班长包扎,心里愤恨的班长把他的手一下甩开,就站来打击白匪军。正要开枪,突然有几颗子弹就斜射上来,打中了黄班长紧系着宽皮带的肚皮,他闷哼一声双手捂住肚皮仰到在战壕的地上。  
 楼主| 发表于 7 天前 | 显示全部楼层

        陈记绸布店(五)


        白匪军被打退了。但是过了二十多分钟分钟,敌人的攻击来临了,就马上向我军进攻,看到,比红军多出来数倍的敌人。弹药不多的红军,依然坚毅地打击着人多他们的白匪军。  
红军战士小彭看到自己身边过去些的红军班长黄永强,他刚才,刚打了一会,就不知什么时间,班长移动到了他身旁。黄班长看到白匪军一多,压制不住,总要把他身子抬高,好多打死白狗子。  
此时,他打了几枪,身子就抬起,身边的老战士陶凌就喊道;:  
“班长,你这样危险!”  
黄2班长好像把这话没有听到似的的,就又开枪,可能由于他的身子太高,脖子就被即刻猛飞上来的子弹打中,黄班长身子一晃,感到自己脖子非常痛,一股血流下脖子进他的军衣领里。  
战士陶凌看见自己的班长受伤了,就说:  
“班长,你受伤了。”  
脖子痛的黄班长没有说话,  
陶凌拿出布为班长包扎,心里愤恨的班长把他的手一下甩开,就站来打击白匪军。正要开枪,突然有几颗子弹就斜射上来,打中了黄班长紧系着宽皮带的肚皮,他闷哼一声双手捂住肚皮仰到在战壕的地上。  
他身边的战士看见自己班长受伤了,就在那边喊:  
“连长!连长!”  
在正面阵地的王连长在全神贯注地打击白匪军(国民党军队)。他听到了身边过去那边的战士喊自己,他知道在东侧过去的阵地又有人受伤了,他听出战士的喊声中,口气非常的急!就停止打枪,侧过脸喊道:  
“怎么了?”  
“连长,班长受伤了。“  
听到这里,王连长只能大喊:“卫生员!卫生员!快去跟班长包扎。”  
卫生员是男的。他从西面战壕里跑过来,就对倒在战壕里的,在黄班长紧系着宽皮带的在流血的肚皮上开始为他包扎。  
看到卫生员为红军班长黄杰包扎。王连长就放心了,就用驳壳枪及时地向敌人开枪。下面的白匪军尽管怕死,还是被他们军官威逼着上来。而军官就站在后面观察,  
他是不管,他人的死活。  
这时,看见正面火力不大,这军官就一个人跑到一叶草下,专门向上面的红军打冷枪。  
由于红军的子弹在渐渐减少。而子弹充足的白匪军就觉得是机会了。  
红军连长王广成看到那边阵地下都有多个敌人猛攻上来,就大喊:  
“老张,快打!快呀!“王连长觉得机枪手老张,会在他喊了后,就会打死不少的白匪军,就把精力放在这边的。他喊过后,立刻向敌人开枪,他也看到有一两个白匪军被打盅,倒下,心里就感到,好呀,只要多打死敌人,就是一个好事,王连长打了一会,似乎感到自己身边过去的老张的机枪没有响,好像没有听到机枪声,他觉得奇怪,就转过身去,看见机枪手老张气急的脸,就问:  
“老张,你怎么不开枪呀?”  
“连长,没有子弹了。”  
“什么?”  
“打了这么久,子弹已经少了。”  
王连长气得把拿起的驳壳枪往阵地上一动。就看到;老张跳起来,他看他想获得什么,就被白匪军射来的五六子弹打中他紧系着宽皮带的肚皮,他双手捂着肚皮,人仰倒到在战壕里。  
“连长,张大哥受重伤了。“身边的一个红军战士喊道。王连长听到看到了,就赶紧一喊;  
”小周,快更老张包扎!“  
“是,连长。”听到自己的连长的话,小周马上回身来,跟仰倒在战壕里的红军老战士张向前,据说是团长为他取的名。他原来就被人为二娃。小周知道连长喊他帮老张做伤口的紧急处理,因为,此时的卫生员忙不过来了,伤员太多了。小周马上包扎张向前鲜红的血如泉水涌出来的肚皮,血很快就把老张紧系着宽皮带的肚皮上的军衣一下染得湿红红的。红军老战士老张是肚皮右侧被五六颗子弹打中(是肝脏)。三四分钟后就死了。  
小周的心都紧压缩了,过了一会,他好像才回到现实中来。这时,阵地下和耳边的枪声在激急地响着。这时。王连长向攻近阵地下十米的白匪军打了一会,他还是记挂在老张的伤,就侧过脸来问:  
“小周,老张的伤包好没有?”  
刚恢复神智的小周好像没有听清,因为,此时的枪声大。就问:  
“连长,你说什么?”  
“老张怎么样了?“  
“连长,张大哥死……”  
王连长就马上回身,弯腰,到被小周遮住些刚死几分钟的红军老战士张向前的身边,看到老张已经牺牲了。一阵悲愤的王连长马上就喊道:  
“同志们,跟老子狠狠打!”  
……  
后来,红军战士一直打到天晚。眼看要和敌人拼持刀了,来了一个红军连队。王连长就带着战士们撤回到了驻地,第二天,红军团长赵柄忠把王连长喊到团部。  
五'  
“王连长,喊你来有一件任务,让你去完成,“赵柄忠团长说,他是红军非常年轻的团长32岁,  
“团长,你说。”。“现在,红军的战斗非常的频繁,每天有很多的战斗。战士、指挥官受伤多,伤员在增加,红军医院的药,如消炎药,青霉素,麻药都基本已经用完,现在,有大批的红军伤员都没有药用,他们生命受到威胁。你明天去城里,必须在三四天之内,把药买齐,运回到根据地。”  
“是,团长。“。  
“你到了宜兴城,去位于城边的合江街陈计绸布店,找石玉芳,通过她找到地下党的负责人何明吉,他会帮助你的。这是接头暗号。”说完,赵团长就把条子交跟了王连长。  
“好,你回去准备把,明天下午去江边赶船,进宜兴城,”  
“是。“王连长回答。向赵团长敬了一个军礼就走出了红军团部,  
……  
。现在在船上,王连长回忆到这里,就抬起脸看到,江西城市宜兴就要到了。  
发表于 4 天前 | 显示全部楼层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QQ|小黑屋|手机版|Archiver|醉里挑灯文学网 ( 苏ICP备15038944号-1 )

GMT+8, 2019-12-14 04:30 , Processed in 0.065161 second(s), 9 queries , File On.

Powered by Discuz! X3.4

© 2001-2017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