找回密码
 注册
搜索
热搜: 活动 交友 discuz
查看: 1453|回复: 5

【醉里飞花令:时间】 大河傍续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9-4-13 08:29:16 来自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本帖最后由 碧云天下 于 2019-4-13 08:31 编辑

【醉里飞花令:时间】   大河傍续

作者:碧云天下


《古钱》一书收进了短文《大河帮》,后来有文友讲这个“大河帮”的“帮”字还是单人旁的“傍”好,至少有一个词“石傍岩”可以佐证的,想想也有道理的,对头的了事那就这般写了。
“大河傍”这个词,先大头小城人嘴边的叫法,特指的是沿河人家日常洗菜淘米汰衣服等共享用的较宽大的石码头,这喊法平素里还真是有别于小城人嘴边说的“码头”的。当然了,“码头、河傍、大河傍”本一回儿事,说法不同而已,只是这些词在小城人嘴里终是有着细微的区别,似乎以穿城而过的串场河为界,串场河东人们习惯上叫“海哩头”,串场河西则习惯上喊“西乡”。这小城一东一西的,“码头、去码头”,海哩头的普遍叫法,“河傍、上河傍”则差不离成了小城及小城西乡的喊法。至于“大河傍”的喊法,别看就多了个大字,当年的小城河多河傍坎子更是无其数,可着实够的喊上“大河傍”的,真不多。我说的写的那个“大河傍”就是个称的上名符其实的一个了,登瀛桥下,座落在竹藤社与轮船码头之间,宽敞敞的上下二十几级台阶大多是青石板大理石条石铺成的,小时候记得许多的石台价上都隐隐约约的刻过字,说白了,不知那朝那代的老墓石碑而已,只是成年累月“上河傍“的人们你来他去的,有什么字踏都踏平了。
小城人家没通自来水的那个年代里,大河傍的水也就是沿河而居的大部分人家的生活用水了。一桶桶一担担挑回家,倒水缸里用“明矾”打一打,沉淀后的水煮饭烧水全是它。“大河傍”上淘洗汰的你来他去,不成文的规矩,上游的水留着担水的,大河傍上有好几位专门挑水为生计的,想当年,我们这个大院里的生活用水,就全让孙爹爹包下的,一分钱一担还是两分钱一担的,记不清楚了,只是记得屋檐口下存水的大水缸又高又大,老太爷从不让孙爹爹一下子担个满,够八成足以,余下的,留着等天落水呢。
大约在上世纪的七十年代初期,大河傍上的水就已经大不如从前了,水混倒还没什么,只是河面上时不时地漂一道道洋油花子,轮船码头上的小火轮客船越发的多了起来,逆水而行的船身,浪头把本该顺流而下的点滴洋油挍乱,“大河傍”难免不沾光。没多久的事,水街八卦阵里也有人家通上了自来水了,暂没通水的几家大院里,兴起了挖个井往外压水,这井压的水是比“大河傍”上担的水清爽,还略略有点儿甜,当然了,也有人家这井没挖的好还是井底过滤没弄好,压出来的水有点儿淡淡的咸腥味,吃也能吃只是多半没人吃了,洗洗用用而已。
大院的六角门口原先长着一棵栀子花树,年年开花总清香好一阵子呢,那年安子哥见人家挖了压水井,自己也捣弄着焊了个压水器,让把六角门口的栀子花树移到堂屋的东山墙空地上,腾出地方也挖口压水井。好象是大六月星里,太太大姑奶奶都相帮着把移走的栀子花树栽种下,树也移了栽下,井也挖的个水坑大约一人一举手深,安哥哥井底铺上一层粗沙又一层石子籽,反扣上一只底上钻了个洞的荷花缸,长长的铁管子压水器安上,水泥浆抹上固定好,二天早上,泛出的清清井水已经淹没了荷花缸,于是儿把井填实压水器固定,浇上四仙桌大小的水泥地,几天后,压水器的把臂这么一上一下的压动,一汪汪清泉从压水口喷出,“甜水”,老老少少的手捧着井水尝尝,是有那一丝丝的甜,只是,出水量不是很大的,安子哥说,过阵子就会出水多了。小城这脚下,挖不了两尺深,就水汪汪的,要的甜水,非深点再深点才行。
那棵栀子花树,不知是伤了根还是赶上个六月星里大热天的移栽,终究没有活过来。那些天,院子里的大人们都忙碌碌的,太太帮忙移树,过去了两天吧,发现手上的一个小金戒指不知道什时候不见了,也许是移树栽树时滑掉了,也许是水盆里洗手后倒水倒掉了,想是想不起来了,水坑边东山墙刚移栽的栀子花树下,角里角落的找了又找也再没有找的到,念了几遍阿弥陀佛,“算了,没出门反正还在院子里“,心里则总有点牵牵挂挂的。
栀子花树枯萎后,秋天,东山墙的空地上挖了挖,太太大姑奶奶种上了胡萝卜,这胡萝卜长的泼辣的很,种子浅浅的松下土种下,发芽青青,嫩叶青青,茂盛青青,寒冬数九的青榜绿叶的。这秋去冬来春又还时,胡萝卜地都涨开了道道小缝隙,该收成了,太太和大姑奶奶赶一个好太阳,把胡萝卜一一挖了出来,足足装满了大半澡盆子,大姑奶奶打水太太洗着抹着,突然一根大胡萝卜上好象抹到一个小茝,水再漂洗了一下,原来是一根胡萝卜的中段套了个小圏圈,再这么个一抹,金光闪闪的,不是秋天移树载树时失落的金戒指又是什?惊奇的太太一声声阿弥陀佛,失而复得的事本不多,这根胡萝卜不知怎就钻套进金戒指而慢慢长大,瞧着胡萝卜身上那深深地一圈揑痕,太太那个高兴的不知用什词汇形容好了。
都是些成年古代的事了。这些趣话趣事说来看似乎与大河傍没多大关联,其实都还是与小城的水小城的大河傍小码头小城人们当年的生活丝丝缕缕分不开的了。小城的串场河水系改为内河后,那些大大小小的河傍都让两岸高高的石傍岩替带了,其实就算不彻这石傍岩,河水也早已污染严重,小城人家家家通上自来水,淘汰大河傍是顺其自然的规律了。如今的生活是越来越方便,只是河水的整治越发的紧迫了,也许有一天,满河的清爽水,人们又可以建一些大河傍享用享用这大自然的恩赐了。
发表于 2019-4-13 10:03:16 | 显示全部楼层
    娓娓的叙述中,淡淡地掠过了时光的画卷。原 来串场河为界,也分为海和乡,范公的年代,开放大道以东也曾是一片汪洋!沧海桑田就在这几百年间!
发表于 2019-4-13 10:29:44 | 显示全部楼层
文字朴实,乡土味颇浓。
 楼主| 发表于 2019-4-14 11:53:23 来自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是的,盐城临海,此时却离海近百公里,范公堤尽管已失去了昔日的样子,当年堤东可是苍茫的大黄海呀。沧海桑田,小城人最有说服力的。
发表于 2019-4-15 15:46:53 | 显示全部楼层
旧时的河傍,孩童的乐园,大人的家园
发表于 2019-4-23 13:05:15 来自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不一样的风景。大河的故事,值得一读!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QQ|小黑屋|手机版|Archiver|醉里挑灯文学网 ( 苏ICP备15038944号-1 )

GMT+8, 2019-6-26 10:51 , Processed in 0.082125 second(s), 10 queries , File On.

Powered by Discuz! X3.4

© 2001-2017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