找回密码
 注册
搜索
热搜: 活动 交友 discuz
查看: 12015|回复: 30

[原创] 另类怀念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2-9-26 16:45:00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本帖最后由 远东河马 于 2012-9-25 22:47 编辑

另类怀念(随笔)


     怀念是令人伤感的事,就人的生理和心理而言,怀念使人苍老、颓废以至衰亡!“忘记过去等于背叛”多愚不可及啊!

     人类已失去自我的精神家园,美好的童年记忆,历经成长后也面目全非,或面目可僧!我向来就不相信怀念性的文章,若要从中找寻真实可靠的记忆,唯有鲁迅先生的《故乡》和《记刘和珍君》了,而其代表作品《阿Q正传》中阿Q是不真实的,中国历来就没有一个农民对政治及革命愚痴到阿Q的程度;若说人的劣根性在阿Q身上表现得最彻底,那只是书斋中人的一厢情愿,或读书人的韬晦之心罢了!像童年一样,所有的怀念是个可疑的东西,我们在寻求真实的同时,真实已离我们远去……

     朋友闲谈,问他怀念什么?他毫不犹豫地回道:一个妓女。我表示不解?他解释到:这并不是我想把怀念邪恶化,因为妓女对我来说最为真实,不仅是感官上快慰,而是这关系的明朗,不会陷入那费精费神、缠绵悱恻的感情之中,虽说这不是理想化的男女关系,但现实中真正的柏拉图式的情感又在哪里?你也许认为我是“杯水主义”者?或及时行乐?实非如此,我更不想开脱自己,快捷如飞的年代,所有的高雅与脱俗乃是用金钱维护的,所谓的高尚和纯洁是不真实的,那些淑女和脱胎成白领的女性,她们典雅华贵衣衫里面是藏污纳垢的思想,在她们彬彬有礼的笑脸背后是对贫穷的冷漠和对权钱的淫荡,她们的身上找不到值得信赖的东西,连起码的女人气温却没有。我问道:你是不是受到过伤害?他坦然一笑:你看像吗?我不是穷人,不过对一个妓女的怀念依然是真切的、自然的。有时觉得这样挺荒唐,但最终还是把握不住自己的思想,切肤般的痛苦,我想我完了?就像这大街小巷的男人一样,是一群行尸走肉,拿什么来拯救我们的灵魂呢?听完他的话,我像吞一只木塞,胸口透不过气来,望着他身着名贵衣衫的身影消失在高大的楼群里……

     此类话题,交谈最难深入的就是那种从思想到行为都扮“酷”的少女。她们表面冷漠,内心较为复杂,思维不可捉摸,弄不好被她们一刷顿,全身腥膻。我在某酒吧遇到一位在师院读大四的女生,她来自外省,叙谈中我问:成长至今你最怀念什么?她久久地呆着没有立刻回答,后反问我:你失过身吗?我感到她的话不可名状:错了!我是男人,谈何失身?她一脸坏笑地说道:我最怀念失身的时候!我惊异地望着她:这种感怀不是很堕落吗?她怪味地笑:啧!堕落?名作家都“怀念声名狼藉的日子”!我相信自身的感受,初次痛苦的幸福感,新鲜刺激的灵肉撞击刻骨铭心,你不是女人,不知女人天生就有被强暴的欲望?这种欲望是无以言传的,至于后来,与男人们所经历的性爱都平淡如水的,甚至令人乏味,丝毫找不到激情飞扬的感觉,有时性完全成了应酬男人的一种手段;有时不过是男女相互满足一下兽欲而已,充实其间是虚伪的做作和自私的矫情,完全找不到真实?性爱的目的,男人除了满足就想占有,女人目的更明确委身男人就是想全部的占有。我看她那张娇好的脸慢慢地冷酷起来,冒昧问:你是不是有受虐倾向?她举着盛着红酒的高脚杯在我眼前晃动:先生,这杯中的酒与血都是红的,渴的时候都会喝下去,这就是本能,我该回校了,后会有期。她狠狠喝干杯中的酒,微红着脸站了起来,我问道:你在那个系?她指指胸口,我玩笑着:胸怀系?她向外走去,昏暗的灯光下露出颗灰白的虎牙笑:先生你搞错了,我学的是心理学。我迷惑似地呆坐着,不知什么时辰?酒吧里响着《回家》。

      怀念是避世的最好借口,我们在理想主义的教育中长大,而真实的我们并没有生活在理想世界里,我们只好把怀念当作一种空谈,一种过期的理想,这就是“意识繁衍”,比“生殖繁衍”更可怕!看到一本书“怀念一个没有去过的地方”,始觉好笑,想没有去过的地方无非是天堂和坟墓,值得怀念吗?细读后明白作者本意并非如此,只是搞得文过饰非,犯了矫情和做秀的通病,再回头看,不过是一个空想主义者的自唱的挽歌罢了!无可厚非。

      我们生活的这个城市,每天都见到泪流的女人,虽然她们的悲泣来自不同的不幸,但有一点是共同的,她们都易于伤感,怀念如潮。一日,偶见某妇人沮丧,便问:你为何伤心?她泪流不止说:想念死去的‘小贝’,我问她:孩子几岁了,她悲泣:两岁多,去年得狂犬病逝了。我好奇地问:这么小的孩子怎么被狗咬着?她止住了泪:不是被咬的,是我忘了给它打疫苗才染病而死的。我明白过来:你在怀念一只狗呀?她死板脸冷冷地问:不怀念狗!难道还想什么人吗?人是冰冷的动物,他们除了会呲牙相互嘶咬之外,还不如一只狗,狗懂得温驯和温情,我本来就没有对人寄予多大的希望,如一位诗人写:“我已看到人类的尽头”。所以贾先生写了部《怀念狼》正表明了这种声音。我深切地点头:我赞同你的感受,不过有些……?我刚开口,她轻蔑地瞟我;先生,你不必多说,我听多了这样的劝世良言,我不是个悲观主义者,但我们面对的世界往往是悲惨,那些歌舞升平永远属于嗜血的阶级,与贫血阶级无关,我与动物间的亲密不是什么“小资产阶段的情调”,更不是“玩物丧失的人性堕落”,而是人和动物在这温和的依存之中、感怀之中活得温暖,说完像受伤的母鹿一样消失在水泥森林中。

     我结束此文时,有一报社记者来电告之陪他去采访一位正服刑的厅长,我推托不过,同赴“××省监狱”准备采访那位厅长,当我跨入牢房那一刻,乃想退出采访组,我不想与当官的接触,说是看不起他们是假,实则是害怕他们的盛气凌人、不可一世的夜郎像;怕他们不负任何责任、模棱两可的滑头样、更怕他们虚伪和贪婪的嘴脸,与此类披着画皮的怪物打交道难道不怕吗?但今天采访的对象与我们隔着一堵铁栏,便放下心来了。他卷宗上的罪名是受贿、索贿,财产来历不明,但真正引起我们关注的一条非罪名:“生活极度腐烂”,就此话题我们进行了深度采访,采访开始,他神情比较紧张,看上去他老实本分,不像玩弄过一百多个女人的好色之徒,随着谈话的深入,他也慢慢地放松了思想,畅说欲言。不经意中我问他:你身陷囹圄,外面有值得留恋的东西吗?他沉默片刻盯着我看:你想听真话还是假话?我立即回道:当然是真话。他惨淡地笑:我说惯了假话,听惯了假话,能有人听真话是欣慰的!我以前一直生活在虚假的空壳中,为了维护领导者的尊严和自尊,天天伪装,人性受到了极大的压抑,想有点放纵,有点自由,还得偷偷摸摸,还是那些女人给了我真实快乐。有人说我生活腐化,是“吃不到葡萄叫葡萄酸”,至少这种征服感使我迷恋!即是那天我死了,我值!现在我成了反面教材,但我话是内心的,如果你想写我,望你变换一个角度,因为这社会容不下讲真话的人,他佝偻着思考什么?我接着问:据说你在与女人发生不正当关系时都不厌其烦地纪录下当时的感受和情景?作为一名高干,你这样做不觉得变态吗?他尴尬地干笑:我想得到补偿,我从小生活在贫困的农村,婚姻是包办的,至踏上仕途,人身自由就被剥夺了,我内心空虚,无所依托,如果说变态,高尚的作家写出的性爱过程难道说他变态吗?我倒觉得为官之道是真正的变态行为!你也看到机关中那些人,个个活得像太监似的,阴阳怪气、唯命是从、捧上压下,夹着尾巴做人,你说这不是真正的变态吗?谈话无法进行下去,我们撤离那里时,外面透进来的细微光线已经很暗,他无比忧伤地看着我们离开……

     有时,怀念可怕地存在我们的头脑中,我们没有刻意地去关注它!当它释放时,我们神化了一切,或说我们不能自持,更不能稳操胜券,像一个可怕的吸毒者,最迷恋吸毒那一刻的感觉,因此死亡之神找上门来。怀念如此虚无而痛苦地缠绕着我们,我们该怀念什么呢?听:上帝死了,我们还是怀念上帝吧!


                                                                2012.9.25改于沪上

评分

1

查看全部评分

发表于 2012-9-26 20:29:29 | 显示全部楼层
中国人活得不真实,个个有面具,口是心非,说一套做一套。
发表于 2012-9-26 22:16:35 | 显示全部楼层
我不另类,我常常怀念我的童年,那些无忧无虑的日子……此文有很深的社会现实意义,赤裸裸的直抵人的灵魂,欣赏。
发表于 2012-9-26 23:48:25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斜阳 于 2012-9-26 23:58 编辑

文章确实写得好。写得好的重要原因之二是我看懂了,当然原因之一还是您写的好。
          说实话,这样的“另类怀念”有时也是挺让人羡慕的。因为能制造这些“怀念”的人绝非一般人能比。别人信不信我不管,反正我信。
          再有,读过一些您的文章,有时感觉在天上,有时感觉在地上。-----也不知怎么的,您千万别往歪处想啊。
 楼主| 发表于 2012-9-27 08:23:34 | 显示全部楼层
谢谢楼上各位!祝双节快乐,阖家幸福!,
 楼主| 发表于 2012-9-27 08:25:05 | 显示全部楼层
回复 3# 林慧妮

谢谢你!祝双节快乐,阖家幸福!,
发表于 2012-9-27 08:50:04 | 显示全部楼层
这个浮躁的社会失去了太多的纯真,才有这另类怀念!
发表于 2012-9-27 11:29:41 | 显示全部楼层
我要模仿文中那位女士的动作,然后说——另类怀念,指向内心。
发表于 2012-9-27 13:21:40 | 显示全部楼层
从社会的各个角度来分析,相当透彻!学习了。
发表于 2012-9-29 13:57:37 | 显示全部楼层
怀念!

怀念一个没有去过的地方!

怀念声名狼藉的日子!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QQ|小黑屋|手机版|Archiver|醉里挑灯文学网 ( 苏ICP备15038944号-1 )

GMT+8, 2019-11-12 06:43 , Processed in 0.067560 second(s), 12 queries , File On.

Powered by Discuz! X3.4

© 2001-2017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