找回密码
 注册
搜索
热搜: 活动 交友 discuz
查看: 185|回复: 5

随笔四题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9-1-12 16:21:38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玫瑰在哪里》


        我越来越感觉到自已缺乏爱的能力,这到完全不是年龄的缘故。按道理,一个人刚到中年,他的爱应该更理智更健康,也更从容不迫才对。但生活所能给予的空间是那样狭窄,首先是牵绊太多,我一动全身都感觉到的疼痛的在压迫着我;这些看不见的,像绳索般捆绑着我的反抗。如果一个反抗就是一道结实的绳索,那么无数个反抗就是无数道绳索的捆绑,迫使我动弹不得。

      其实我们都生活在阴影下,那阴影下,有太阳的光,在水流的深处和表面嘲笑着我们。我注定是个失败者,因为太多的责任,因世袭的传统和文化;它们都是深藏在长袍下看不见的手,是钢丝、螺钉、木棍和刀子、、、。

      比起年轻人的爱就是爱,他们只为爱而活,爱就是燃烧,他和她就是光源的中心,爱本身就是动力。其它的一切,他们可以无视,年轻人的爱之所以让我们感到炽热而炫目,伟大而真实;就是来自于他们的单纯,单纯就是一种力量,无知就会狂热,盲从才会大胆,才会不计后果。只有他(她)们的爱才能称得上玫瑰。

      我为我活得衰老而羞耻,不是年龄,是人都会有老去的一天;就像树老会生虫一样,那是无法抗拒的。我羞耻,是因为我身上有着太多的杂质,太多的铁锈,太多的污浊和泥沙,太多的罪恶和忏悔。我愿我涅槃成一个新人,像一个婴儿,我要从头来过,那怕是那么无知,遭路人指责和耻笑;我也要来一场轰轰烈烈的爱情,我活过我爱着我不后悔。我活过我没有好好地去爱,对我来说,人生就如同监狱;我只不过是生活的囚徒和走过长街孑然一身的乞丐。自由在哪里,玫瑰又在哪里?

                                                           2016.7。21.





                              《我要成为他们中的一个》



        有时我觉得自已是个不谐之音,我总是踩错点,比别人慢半拍,相比于大街上走动的人群,我觉得我是个失败者,我不知道我为什么有这种感觉。那些人不见得比我有钱,不见得比我的工作轻松体面;但我总觉得他们生活得比我快乐。他们中有些是我认识的,就我对他们的了解,他们家庭的困难比我要多得多.我觉得他们能够在生活的夹缝中,寻找到快乐;有时,那怕是一些微不足道的事情,也让他们孩子似的手舞足蹈地快乐半天。比如一句玩笑,一家人付出的辛苦努力,最终得到的和他们所付出的一点都不成正比的微薄收获:却能让他们感到了阴云间希望之光的闪现。他们是值得尊敬的,因为他们真实地活着,在生活中容易满足。他们感觉不到人们的怜悯和睥睨,他们活在自已的目标和自我内心的深处;他们的标尺从来就不是我们所津津乐道的。

       我羡慕大街上所有的人,比如一个卖猪肉的,一个垂涎四溅在斤斤计较的菜贩,一个卖汽车零配件的老板,一个饭店的厨子、、、一个出租车司机此刻正奔跑在大雨中,这是一天中他生意最好的时候,好像他从早到晚就为了等待这一场大雨,这场大雨给他带来好运;他从那些大雨中奔跑过来的顾客手中,接过一张张钞票,那是他娇妻酥胸上挂着的明晃晃的白金,孩子手上在同学中炫耀的苹果手机、、、、、这一次次改变都让他们快乐而幸福地吹着得意的口哨。他们都是一群普通人,生活在最底层。我羡慕他们,就像羡慕大街上匆匆走过的所有人,我之所以和他们不同,是因为我没有更好地融入到他们中去,其实,生活既简单又复杂,如果你想多了,需求多了,你就会不现实,会被它们所累;这样反而让我们更多的无所适从,容易迷失。不如生活得简单一些,回归生活的主流,而不是从中孤立自已,从中分化出去,成为另类。

                                                              2016.7.22.





                       《这房子里的东西都是可以移动的》



        这房子里的东西都是可移动的,只有房子是固定的。沙发、桌椅、冰箱、电饭锅、书厨;书架上的几本世界地图、中国地图、巢湖地图;桌上的烟灰缸;大小不等,颜色不一的茶具;绿色邮筒似的茶叶筒;书桌上的电脑、电视机,以及挂在墙上的石英钟、小圆镜、锅铲、筷筒、汤勺;墙上的招贴画,窗户玻璃上贴的喜字、福字、、、所有这一切都是可以移来移去的。

       可根据需要移动,可根据审美移动,可根据心情移动,可根据当地的风情移动,可根据年纪大小移动。因为这间房子是个出租房;有时进来的是年轻学生,有时是女孩,有时是打工仔;有时是到附近疗养院疗养,为了每天能泡上温泉,经济拮据不得不节约开支,省去一笔昂贵的住院费,他们大都是中老年人,关节炎患者,皮肤病患者、、、如此说来,来这里进进出出的人,随着窸窸窣窣丝绸和布料的摩擦声,以及臀部扭来扭去晃动的人影,房子是舞台也是平台;而他们就像鱼贯而入,依次粉墨登场的生活演员。当然也包括这里的窗户的油漆,在不堪人鼻的气味中移来移去;据房东说他家的窗户几乎每年都要油漆一次,不知是湿气还是什么原因,他们的窗户在滴滴答答地剥落。

       还有这里的门窗也在移来移去.房东是一个干瘪的小老头,他咳咳巴巴手指从不离烟,唠唠叨叨:“从他爷爷手上门窗就换过好几次!”先是木窗木门,历经风雨,年久失修,木窗木门相继腐烂;后来换成铁窗铁门,惊动过一个个焊工。有几次刮大风大雨下大雪,墙体坍塌过几次;房上的屋瓦也被摔碎。就连屋外的光线也随晨昏暮晚,飘忽不定地移来移去。

        包括这里进进出出、闪闪烁烁的人;他的爷爷因为不堪年迈,在没有迈过这道门坎之前,一跤跌死。他的父亲因为前来和一个租房客搞传销的年轻人,为了付不起的房租动起手来,激动之余得了脑溢血,一句话上不来就被送进医院;现在他只能靠轮椅移来移去。还有那位女大学生,因为恋爱,最后想不开,用一根绳子和凳子把自已移到房梁的高处,成了绝命鸳鸯。他的小姑妈,那个小脚女人;为走娘家来看她的兄弟,在夜晚一觉醒来,在床头以外看见了,那个披头散发伸长舌头的死者;失声尖叫,娘家成了她最后的驿站,她把自已移到了土里。

      总之,这房子里的东西没有不可移动的,包括日夜逡巡在房子四周呜咽的风,大风阵阵窗外扬起的黄色烟尘,以及在光与影的逆动中,那些死去的冤魂;它们都成了在时空中移来移去的物质。时间是无形的,然而生命在时空的移动中是有形的。它们在看见和看不见的的移来移去中腐朽,也在移来移去中发挥着作用、价值和意义。有时候,他们生命的短暂即是永恒。然而,无论是短暂还是永恒,他们都是时间的见证者和参照者;没有他们作为参照物;时间就像流沙一样没有意义,空间的存在也没有意义!

                                                        2018.1.13.





                              《蝴蝶是轻的》





       蝴蝶是轻的,它不转弯。它的轻相等于一张撕碎的纸片,只不过它比纸片更易把握住平衡。如果真要用纸片来比喻的话,它就是两张对称的纸片,可以折叠,可以用来飞翔。

      相对于其它昆虫和鸟类的飞翔,蝴蝶是轻盈的,也是不堪负重的。它的飞翔是流线型的,翩翩起舞的。出没于花丛、苜蓿地、小竹林和带有栅栏的菜园。和其它昆虫和鸟类的飞翔比较。它的飞翔是飘动的,显得散慢而缺乏张力。比如鸟能在风暴中逃遁,瞬间唧喳的冲人树林。而蝴蝶在一阵风中就不能逆向而行,更不要说风暴、阵雨过后,泥泞、水洼中,你会看到到处都是它们折断的翅膀,颤抖的尸体。碎纸片般同那些水中的浮生物、毛虫一起,溅起微波。

       蝴蝶的轻,同搏击长空、大起大落的雄鹰相比,它至多只能算一首轻盈的小诗,同一首宏大、厚重的叙事诗比较。抑或是一张练习本上,几尾小草丛生在青石旁,浅浅的水边游动着三两只小鱼小虾的水墨画。蝴蝶的轻,同脆弱、死亡、爱情、悲剧常常联系在一起的。同其它昆虫和鸟类之比,蝴蝶有它独特的美,故事丛生。梁山泊与祝应台的故事,可为家喻户晓,千古流传。再比如庄周梦碟,被当今的文人,在诗词歌赋中一再引用。因而蝴蝶的意义,就不仅仅是字面和生活意义上的轻。而更多是一种文学意义上的缠绵、凄婉的美,与飘忽不定的梦幻有关。美总是脆弱的,就像精美的瓷器,需要精心呵护。然而它最终还是在惊叫的失声中被打碎。梦幻也在有形和无形中,形影不定。是梦就有醒来的时候,这就让蝴蝶朦上了一层神秘的面纱之外;在生活中,多了一些悲剧意识。无怪乎中国文人的多愁善感,浮想联翩,也不仅仅是蝴蝶的外行轻盈惹得祸。蝴蝶不仅仅是生活中的,更多是文学上的。可以毫不夸张的说:在所有的昆虫中,只有蝴蝶这只斑斓的昆虫离文学最近。
发表于 2019-1-12 21:17:20 来自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生命的碎片,几乎可以略去的碎片,因为文字的组合,有情有感,离文学近了。
发表于 2019-1-12 22:04:16 | 显示全部楼层
     您的文字当中有卢梭的影子,尤其是开头一题,好像是另个《忏悔录》。
发表于 2019-1-12 22:05:31 | 显示全部楼层
文笔太优秀了!
 楼主| 发表于 2019-1-13 14:26:26 | 显示全部楼层
感谢碧云天下,问好兄弟!
 楼主| 发表于 2019-1-13 14:27:24 | 显示全部楼层
感谢斜阳的提携和鼓励,致敬!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QQ|小黑屋|手机版|Archiver|醉里挑灯文学网 ( 苏ICP备15038944号-1

GMT+8, 2019-3-27 09:53 , Processed in 0.228462 second(s), 11 queries , File On.

Powered by Discuz! X3.3

© 2001-2017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